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220 2019.08.23 22:09

  “嘶——”

  将出租车司机封存后,夏仁再也坚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跪倒在地上。

  胸前两道长长伤口仿佛被什么东西腐蚀,不断传来灼热的痛楚。

  他将衣服撩上来,借助手机的亮光查看伤势,发现伤口并不深,只是划破了皮肤,露出了一点肌肉组织,但在伤口两侧,却出现了一些黑色的纹路。

  夏仁皱着眉看了看不远处的门诊楼,心中闪过一丝犹豫,但随即他就放下衣服,走出了医院。

  “这不是一般的伤势,二类感染体的能力绝对不止长指甲这么简单,上面很有可能附着有其他东西,若是让医生来处理,恐怕会使对方遭受到污染。”

  他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车还没开动,司机通过后视镜看到他胸口全是血,不由得有些害怕:“这位乘客,旁边就是医院,我感觉,你还是找医生看看比较好。”

  “我刚从医院出来,而且血是别人的,你不用担心。”

  夏仁随口解释了一句,也不管对方信不信,催促道:“去景宛小区,快点,我赶时间。”

  听到这话,司机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开车的速度要比以往快了许多。

  小区比较老旧,很多路灯都已经损坏,也没有物业来修,夏仁手捂着胸口,摸黑回到家中,刚一进门,就倒在了地板上。

  伤口处的灼热愈发严重,不知是否因为疼痛,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夏仁不敢耽搁,顺着破口一把撕开上衣,露出沾满鲜血的胸膛。

  最不妙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洁白的灯光下,那两道伤口周围,密密麻麻遍布着深紫色的纹路,如同细碎的蛛网般向四周延伸,已经占据了他小半个胸口。

  夏仁忍痛拿衣服擦掉上面覆盖的血迹,发现纹路形状不像是毛细血管,反而更像是某种人类不能理解的文字。

  按理来说这么浅的伤势,过去半个小时应该已经开始愈合了,但是猩红的鲜血还在不断从伤口中渗透出来,丝毫没有凝固结痂的迹象。

  “这不是一般的伤势,沈华的指甲带有强烈的污染,如果不能找到方法控制伤势,我极有可能死在失血过多上!”

  他想起抗污染液,既然是伤口是污染造成的,那么系统兑换出的药剂肯定管用。

  封存沈华的奖励他选择了兑换成二百成就点,在商店花费一百后,他成功兑换出一瓶带着淡淡绿色荧光的液体。

  拖了这么长时间,他的污染值也已经从28/100涨到了30/100,一瓶抗污染液总共有三滴,他没有吝啬,全部倒在了伤口上。

  随着抗污染液和伤口接触,蔓延出的深紫色纹路仿佛有生命一般,急速回缩,扩散范围一下子小了许多。

  很快伤口就不再流血,那种灼烧的痛感也一并消失了,但是紫色的纹路却还存在,牢牢攀附在伤口周围,看着像具有暴力美学的纹身。

  夏仁从地板上爬起来,为了以防万一,他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当看到污染值那一栏时,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用了一瓶抗污染液,怎么污染值还是30/100,一点都没有下降?”

  感觉到问题有些麻烦,他赶紧询问了系统,得到的却是这样冰冷的答复:

  【一级抗污染只对一级污染有效,宿主污染程度已达二级,请使用二级抗污染液进行纠正。】

  “怎么会……”

  二级抗污染液足足要七百成就点,他拿什么来换?

  “为什么之前不提醒我!”

  系统这次没有回答。

  夏仁也知道是因为自己贪心造成的后果,若是没有想着攒点数兑换两件神器,事情怎么也不会到现在这种地步。

  “二级污染……”

  夏仁看着污染值后(理智扭曲)四个字,感觉到浑身发凉,他害怕自己也有一天会变成二类感染体那样,不知不觉间,对人类产生憎恨,变成怪物。

  而事实上,回顾最近发生的事,夏仁已经发现了不对。

  他开始变得比以前暴躁,冷漠,行事更加我行我素,甚至不断利用朱有钱也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好吧,这一点换成是没有接触的夏仁也不会产生愧疚——他的性格,已经开始被扭曲了。

  “怎么办?”

  夏仁找不出快速解决的方法。

  只有继续攒点数,然后兑换二级抗污染液,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对了。”

  夏仁一拍手。

  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每次封存完感染体之后,系统给出的奖励中还会有消除一部分污染值的选项!

  而且只要找回一个出逃的收容物,系统就会直接奖励一千成就点,还有一个古梦片段,虽然目前不知道古梦片段到底有什么用处,但成就点却是他现在实打实需要的东西。

  正巧的是,他知道悲剧人偶和答愿镜已经在木星市出现。

  夏仁当即洗了澡,然后自己扯出几张布条把胸前的伤口简单包扎一下,紫色纹路还在,不过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前往在医院时问出的小男孩的家庭住址。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但是总要赌一赌可能性。

  到了地方,房门却是锁着的,夏仁只能站在门外干着急,这个时间他也不敢强行撞门,触手在这种环境下毫无用处,蓦地,他想起兜里的挖耳勺。

  “收容物总该有些特殊的能力……”

  他掏出胆小鬼的挖耳勺,插进锁孔里,拜托道:“你在里面动两下,看看能不能给震开?”

  挖耳勺“……”

  过了几秒,门锁依旧完好,挖耳勺纹丝不动。

  “你不会开锁?”夏仁将它拿到眼前。

  后者一顿轻颤,传来抗拒的情绪。

  夏仁目前为止遇到的所有收容物好像都有着自己的情感,不论是悲剧人偶,还是面前的挖耳勺,好像只有一个无面者面具,从上面感受到不到任何波动。

  “不会可以学嘛。”

  夏仁露出和善的笑容:“如果实在学不会也没有关系,上次你企图躲起来不愿跟我出门的事我还记得,我也不为难你,顶多就是以后无聊的时候拿你来刮刮指甲里的灰,哦,对了,是脚指甲。”

  “!”挖耳勺。

  “会了?”夏仁关切地问道。

  挖耳勺流露出一往无前置死地而后生的坚决情绪。

  夏仁将它重新插进钥匙孔内,挖耳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抖动,跟个振动棒一样,都快抖出残影了,随后就听“咔哒”一声,锁已经开了。

  “真棒,以后开锁就用你了。”

  夏仁将虚弱的再也表达不出任何情绪的挖耳勺放回兜里,拉开了房门。

举报

作者感言

白胡子的猫

白胡子的猫

这样下去不行,要找个机会日万一天。

2019-08-23 22: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