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人偶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432 2019.08.02 23:23

  “从孙爱红的态度和目前状况来看,里面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尤其是刚才电视上那一幕,怎么看都像是感染体在警告我,万一打开之后是开门杀怎么办?”

  夏仁犹豫了。

  “不管了,想要封存感染体,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得知他宿体的经历,然后对症下药,现在机会难得,孙爱红换衣服的时间不会太长,我必须要抓紧。”

  他神经紧绷,一直手握住胆小鬼的挖耳勺,心里预算好了最糟糕的结果,轻轻转了转把手,出乎意料的是,门竟然是锁着的,根本打不开。

  “时间来不及了,她马上就要出来,只能再寻找别的机会。”

  小心翼翼地坐回到沙发上,夏仁还是想不通。

  “在医院的时候孙爱红主动跟我说过,她怀疑自己女儿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可是如果她真的疼爱女儿,应该会着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而不是搞这些暧昧的东西拖时间。”

  “她是不信任我,还是另有隐情?”

  “还有她刚才进屋换衣服前的说的话,如果不是我意识过剩,那一鞠躬和不反锁卧室门很可能是在故意勾引我。”

  身为人母,她的生活常识肯定要比他这个刚大学毕业两年的人丰富许多,夏天穿短袖鞠躬会风光泄露这种事她不可能不知道,尤其是和陌生男人独处是换衣服竟然不反锁房门,该说是心大呢,还是……

  夏仁摇摇头:“但愿是我想多了吧。”

  他刚将这个可怕的念头抛出脑海,接下来发生的事,却令他猝不及防。

  卧室门开了,孙爱红穿着一身清凉的衣服慢慢走出来。

  的确很清凉。

  清凉到夏仁都怀疑这是不是商家故意省布料或者她衣服买小了。

  孙爱红一头长发束了起来,侧边的额头上别了一朵百合花发卡,上身还是短袖,只不过颜色和领口的高度都有了极大的变化。

  她笑了笑,靠着夏仁身边款款坐下,顿时一股好闻的味道扑鼻而来,无形之间撩动着夏仁的心弦。

  她应该是特意喷了香水。

  夏仁有些拘谨地往旁边挪了挪屁股,与她保持着一个恰好的距离,表面上尴尬而不失礼貌,心中则是冒出了一万个问号。

  “她想要做什么?画风怎么突然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不过好在他还牢记着自己此次来的目的,尤其是知道这间屋子不止他们两人,还有一个感染体,真要是做点什么,等于是全程直播。

  他默默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道:“孙女士,你是什么开始察觉自己女儿身边出现异常的。”

  孙爱红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全部都是因为一个人偶。”

  “人偶?”

  夏仁回想起他们离开医院的时候,自己在五楼窗台上见到的那个。

  “对,就是一个人偶。”

  孙爱红语气肯定:“欣欣正在上幼儿园,我为了更好的照顾她,特意辞了工作,每天都自己去接她上下学。”

  夏仁松了一口气,是正常的对话,没有暧昧的苗头,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只是,心底为什么会有点遗憾呢?

  孙爱红眼睛看着夏仁放在茶几上的杯子,说道:“我每次都提前半个小时到地方,那天也一样,可是一直到别的小孩都差不多走光了,我也没有看到欣欣的身影,去找了老师,老师却说欣欣已经被一个高年级的男孩子接走了,可是欣欣哪里认得高年级的学生,我当时就懵了,很害怕,立刻和幼儿园一起报警,然后到处去找,结果没过半个小时,下班回家的丈夫却打来电话说欣欣已经到家了。”

  夏仁眼角抬了抬。

  她在撒谎。

  幼儿园老师怎么会让学生跟着一个不认识的高年级男孩子一起离开呢?没有经过家长的同意,出了事情怎么办?

  “你继续。”

  他没有戳穿对方。

  孙爱红点点头:“我火急火燎地赶回家中的时候,见到欣欣一个人在房间里玩,手里就拿着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偶,并且叫它哥哥,我当时还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就没太在意。”

  她像是回忆起了恐怖的事情,语气有些颤抖:“我第一眼就觉得那个来路不明的人偶充满了邪性,可是欣欣喜欢,我也就没去管,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欣欣就总是碰上意外,走路会莫名其妙被绊倒,在家时桌上的东西好几次都在没人碰的情况下突然下来砸到她,甚至有次我带她去超时买菜,低头挑选的功夫她就不见了,幸好发现的及时,找到时她差点被锁在库房里,我问她为什么要进去,她说哥哥在叫她。”

  “我当时就联想到了那个人偶,回家赶紧扔掉了,任凭欣欣再怎么闹也没有心软,可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看到欣欣还在抱着那个人偶睡觉。”

  “我吓坏了,欣欣不可能半夜偷偷出去将人偶捡回来,那它是怎么出现的?之后我一次比一次扔的远,甚至尝试过用火烧,可即便是亲眼看着人偶化成了灰烬,第二天的时候它还是能够完好地出现在我女儿身边,直到昨天,我带欣欣出去玩的时候,一个没留神,她就跑到了马路中央,再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欣欣住院,头上裹着的纱布,就是她出车祸所造成的。

  还有那句将夏仁吸引过来的大叫声,也是因为看到人偶再次出现在女儿手中的原因。

  “看来她当时是把人偶扔到楼下了,可是等到我过去看的时候,人偶又消失不见,系统估计也是在同一时间给出的提示。”

  只是,听孙爱红的描述,那个人偶怎么看都像是收容物,然而系统只说发现了一类感染体,难道感染体还有这种能力?

  还有医院的感染体,和房间里的感染体是同一个吗?

  他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惊讶地发现孙爱红趁着聊天的机会,身体已经不知不觉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同时双手也已经搂住了自己的手臂。

  大姐,你这是要闹哪样?

  “孙女士,我是个正经人。”他不动神色的想要抽回被搂住的手臂,却受到了阻力。

  “夏仁。”

  直接喊名字了。

  孙爱红抬起头,眼中已经酝酿了一层水雾,“你不知道,这些天来欣欣这个样子,我这个做母亲的有多心疼。”

  说着两行眼泪就流下来了,配合着她精致的面庞,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夏仁“……”

  “你不知道自从有了孩子之后,欣欣他爸这几年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差……”

  她开始诉说自己和丈夫之间的各种不愉快,言语中尽是婚姻失败的意思。

  夏仁听明白了,他不是笨蛋,眼前的情况理解起来再容易不过。

  可身为一个正人君子,怎么能被眼前的美色所诱惑?

  “孙女士,你想包养我就直说,我愿意!”

  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强行噎在了喉咙里。

  因为有第三人在场。

  或许不能称之为人。

  一个七八岁的大的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沙发旁,他浑身肤色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苍白,眼神死一般冰冷,正默默地注视着他们。

  小男孩的脸距离夏仁只有不到半米,近在咫尺。

  感染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