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回家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068 2019.08.20 23:06

  下午三点,夏仁开着朱有钱的雪佛兰来到小区门口,正要进去的时候,他注意到保安大爷啧啧称奇,同时饱含八卦的眼神,犹豫了,他于是只蹭了蹭,没有进去。

  跑车还是太招摇了一点,容易引人注目,在大爷幽怨的眼神中,夏仁将车开到附近的停车场里,自己从侧门走了进来。

  夏仁是怀着目的前来的,中途没有任何停留,径直来到了自己家门口。

  好巧不巧的是,楼上邻居大姐又提着一袋东西经过,看见了他。

  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中,夏仁驾轻就熟的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果然。”

  刚一进客厅,夏仁看到眼前的景象,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外卖盒子随便仍在茶几上,摞了几层高,裙子、衣裤在沙发上到处都是,都没有能坐的地方,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移开一看,是面膜的包装袋。

  “这样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啊。”

  夏仁有些头疼。

  以往他在家里的时候全都收拾的干干净净,这才几天,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旁边靠墙的景物架上,摆放着一张大大的黑白照片,是夏仁的遗照,在遗照前面,有一个木制的盒子。

  “这就是我的骨灰了吧。”

  直面自己的遗像,这种感觉还蛮奇怪的。

  他走到近前,掀开盖子看了看,里面竟然是空的。

  将手指伸到内壁划拉了一下,半点灰尘都没有,说明里面没有盛放过骨灰。

  总不会有人把骨灰盒用完之后还拿回家洗洗吧?

  “摆一个空的骨灰盒在这里做什么?”

  他没有多想,转身打算回自己卧室把静静家的钥匙先拿出来在说。

  推开卧室门,夏仁愣住了。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他砰的一声把门关上,等了两秒,再次打开。

  “这还是我的卧室吗?”

  只见地板上袜子、凉鞋、运动鞋丢的满地都是,床上也零零落落的扔着几件穿过的女性内衣,要不是这些内衣和鞋子他都认识,都要怀疑夏秋冬是不是趁着自己去世不在家赶紧把空房子租出去了。

  旁边的书桌更是狼藉不堪,零食袋子和未吃完的零食以一种非常均匀的方式混合着,几乎看不到下方的桌面。

  睡在他的卧室也就算了,还弄得这么乱,拥有轻微洁癖的夏仁简直不能忍,他就要返回客厅找到拖把收拾收拾,就听到门外突然响起了什么动静。

  “别扶我!我自己,能……走。”

  是姐姐夏秋冬的声音。

  她喝醉了?

  当务之急不是这个,门开了,有人走了过来。

  怎么办?夏仁四处张望,这个时候跑去客厅肯定不行,他低头望向脚下,一个闪身躲到了床底。

  卧室门被推开,夏仁看到两双脚。

  其中一双穿着女士高跟鞋,另一双则穿着皮鞋,看来是个男的。

  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这个时间段姐姐应该在上班,怎么会喝醉被人带回家?

  “真乱。”

  男人的声音。

  随后“咯吱”一下,夏秋冬被对方放到了床上。

  “小夏?”

  男人尝试性的喊了一句,没有反应,看来醉的程度不清。

  夏仁心想着接下来你就该去哪去哪吧,我也赶快把房子打扫打扫,床底下都是灰,待着怪难受的。

  让他猝不及防的是,男人非但没有离开,房间里反而出现了松皮带的声音。

  “我TM……”

  夏仁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手推着地面,一个平移,从床底下滑了出来。

  大腹便便的男人已经一只膝盖顶到床上,蓦然看到地板上出现一个女人,满脸抑制不住的怒色,像是厉鬼一样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当即吓得大叫了一声。

  “滚!”

  夏仁看着对方匆忙逃脱的背影,心情糟糕极了,他回过头,床上的夏秋冬衣衫凌乱,脸颊红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差点被人强奸了知不知道!”

  他揪住夏秋冬的衣领,压低了声音怒吼道。

  “夏……仁?你回来啦。”

  夏秋冬微微张开双眼,因为醉酒,她的眼神有些迷离。

  “不是夏仁,不是我家的夏仁……”

  看到是一张女性的面孔后,夏秋冬嘴一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眼看着对方像个孩子一样大哭的样子,夏仁心中的怒火顿时消去了大半。

  “该死的。”

  他这一句也不知道是在骂谁,心情前所未有的烦躁。

  “夏仁,你去哪了?姐姐离不开你,你快点回来吧……”

  夏秋冬拽过旁边的枕头抱在自己怀里,梦呓似的一遍一遍呼喊着他的名字,眼泪不停的流。

  夏仁坐在床边,手中的拳头握紧又松开,脸上表情变换,终于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傻女人。”

  看姐姐的样子,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他也不那么着急离开了,拿着拖把将客厅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回过头打算整理卧室的时候,却发现夏秋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吐了自己一身,衣服床单全都是难闻的呕吐物。

  “不会喝酒还跟别人喝这么多,亏你当初还总是叮嘱我。”

  夏仁皱着眉看了半天,把她抱到浴室,拿毛巾将身上的脏污都擦了一遍,又找出一套干净的睡裙给她穿好,丢到她自己的卧室床上。

  床单换掉,地板拖干净,又把四处乱丢的衣服都捡起来,丢到洗衣机里,设置定时。

  做完这一切,已经是下午五点。

  家中仿佛焕然一新,终于恢复了熟悉的样子。

  他最后回姐姐的卧室,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我才离开几天啊,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

  “夏仁,别走,别留下我一个人……”

  夏秋冬拽住他的手臂,她是闭着眼的,这只是梦话。

  “不会走的。”

  夏仁安慰了一句,看她半天没有动作,轻轻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

  正打算站起来离开。

  “夏仁。”

  她突然又喊了一句。

  “我在呢。”

  有些心疼,有些难受,说不出来的滋味。

  要是他在家,绝对不会出现今天的状况。

  “你说过你会娶我,你会的吧?”

  她接着问道。

举报

作者感言

白胡子的猫

白胡子的猫

感谢白猫背后的男人的打赏!谢谢支持!   话说这个ID,怎么感觉菊花一紧呢(警觉!)   说说更新的事,算上今天,我已经连续两天一更了,欠下两章,一个星期内给大家补上,白猫身为一个萌新作者,还是第一次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还要多谢大家的厚爱。短短半个月内,我已经连续三次爆更了,最近要重新梳理一下大纲,尽量确保质量越来越好,最后也欢迎大家对该作品提提意见,多多发言,白猫是真的很想抄书评啊!

2019-08-20 23: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