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我的骨灰盒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075 2019.07.31 00:37

  脚踩在地板上,没有触感,也没有脚步声。

  随着愈发接近,房间里的音乐声更加清晰,同时,夏仁还隐约听到里面有人在互相交谈。

  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声音有些熟悉,另一个则完全陌生。

  手触碰到房门,然后轻轻推开,即便知道是梦,他还是免不了紧张。

  房门被推开一半,他终于能够看到里面的场景,然而就在这时,天花板上洁白的灯光映入他的眼中,不断扩大,不断变得明亮起来,直到占据了全部的视野……

  夏仁醒了。

  刺眼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睁开眼的时候一阵炫目。

  “就差一点。”

  他有些不甘心。

  明明已经看到了一丝轮廓,可偏偏就在这个关键点断掉,就像对着电脑看着视频撸着串,马上剧情就要到高潮,突然停电了一样。

  带着些许烦闷,他洗了把脸,然后锁上屋子出门去了。

  简单找了个小店吃完早餐,夏仁今天打算直接回家和姐姐摊牌了。

  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大不了找个理由搪塞过去,然后光明正大的搬出来住,总不能因为这个一辈子不回家和夏秋冬见面,而且万一对方以为自己真的死了,把他的户口注销掉,在科技高度发达做什么事都要个人信息的现代,没有身份证,他打个网约车都困难。

  顺着记忆没走半个小时,夏仁成功回到了以前所居住的小区。

  有些意外的是,明明是星期天,这个时间点姐姐放假,应该会在家里睡懒觉,可怎么敲门都没有反应。

  人不在家。

  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自己失踪的原因,她在外面找也说不定。

  没办法,夏仁只能先在门外等着,他正打算拿出手机拨通姐姐的电话,就碰上了一个楼上的邻居。

  “你是?”

  提着菜篮回来的中年女人看到夏仁站在门口,略一迟疑,便主动问道。

  虽然同住一个小区,但大家平时要么待在屋里,要么出去上班,很少见面,所以就算是楼上楼下,互相不熟悉也很正常。

  “阿姨,您知道住在这儿的人去哪了吗?”夏仁问道。

  “你是说那个女的吧?”中年女人打量着他,突然问道:“你和她什么关系?”

  见对方反应有些奇怪,夏仁留了个心眼,说道:“朋友关系。”

  “朋友怎么能不知道。”中年女人小声嘀咕了一句。

  “知道什么?”

  夏仁好奇的样子。

  中年女人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方才说道:“她家里死人了,好像是她弟弟来着,前天下午回来的时候哭得啊,路都走不动了,还是同事搀着进屋的,整个小区都知道。印象中他弟弟好像才二十出头,挺帅一个小伙子,个头好像跟你差不多,只是没有工作,整天待在家里,虽然不争气吧,但说没就没了,还是……唉。”

  夏仁听得一头雾水。

  他虽然发病症状比较严重,但好歹从医院跑出来了,没有见到尸体的情况下,怎么也应该是先想到失踪吧,按照姐姐的性格,肯定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判断自己已经去世的。

  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岔子。

  “那她今天去哪了?”

  中年女人想了想,不确定地说道:“我出门的时候见到她了,看她离开的方向,应该是去火葬场了吧。”

  “去火葬场干什么?”

  夏仁满头的问号。

  中年女人一瞪眼:“还能干什么,领她弟弟的骨灰呗。”

  “骨灰……”夏仁傻眼了,“怎么可能,她弟弟有尸体?”

  “得病死的,又不是失踪了,怎么没有尸体。”中年女人感觉他有病,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匆匆上楼了。

  “我被火化了?”

  夏仁站在原地,不信邪地拿手掐了掐自己的胳膊。

  嗯,确实挺疼的。

  那么问题来了。

  夏秋冬哪里来的尸体火化?就没有人发现不对吗?

  顿时,一个恐怖的念头从他心底升起。

  “我真的是夏仁吗?”

  他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身份来。

  仔细回想一下,疑点确实挺多的,他前天苏醒的时候是在大街上,当时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而且失去了大部分记忆,然后赵明月出现,将他带到景宛小区。

  事后经过刘老太证实,当天傍晚她只看到了自己一个人,并没有看到赵明月。

  系统给出的检查结果,他和刘老太一样,都是一类感染体。

  一类感染体……

  【接触污染物的人类会被扭曲神智和身体,死后会有感染体借助宿体降生……】

  【可选择兑换项:增加自身5/100污染值……】

  “我真是感染体?”

  这个结果令他无法接受,因为这意味着真正的夏仁已经死了,自己只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冒出来的拥有他记忆的未知生物而已。

  印象中木星市有两家火葬场,夏秋冬一定会选择最近的一家,他冲下楼去,迫切的想要验证自己的猜想,然而还没等他走出小区,就远远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姐姐,她回来了!

  一瞬间有些慌乱,夏仁本想直接迎上去说明情况,但还是下意识地躲到了一边的凉亭里。

  她手中正捧着什么东西,身边还有一个女人在搀扶着她的肩膀,这个女人夏仁也认识,是姐姐的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

  近了,夏仁背过身去靠着柱子,心脏砰砰直跳。

  他看到了,虽然用布包着,但夏秋冬手里捧着的,是骨灰盒。

  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该怎么说我没有死的事情,该怎么解释你手里捧着的可能不是我,该怎么让你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情?

  “小夏,这都两天了,你总要看开点,不吃东西身体可扛不住……”

  交谈声渐渐远去,夏仁始终没有勇气跳出来表明自己的身份。

  他失了魂一般,瘫坐在酷热的凉亭里。

  夏仁已经死了,至少在大家的认知了,他已经死了。

  没有身份,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这是他将要,或者说正在面对的状况。

  “系统,我死了吗?”

  这是他唯一可以询问的对象。

  然而回应他的,却只有绝望的沉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