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舔狗第一步(二更求推荐!)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3223 2019.08.15 15:48

  夏仁真是日了狗了,竟然被一个还没有自己帅的男人搭讪,以前还不觉得,但换个视角来看,这些所谓的情场老手,其目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好吗?也不知道那些被骗的妹子脑回路究竟是什么样的。

  超市营业比较早,收银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妈,应该也兼职老板娘,问起隔壁拉面馆时,对方显得比较意外。

  “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是他儿子的朋友,过来看看。”夏仁解释道。

  “那混小子什么运气,竟然能认识这么漂亮的姑娘。”老板娘小声嘀咕了一句,说道:“面馆早就关门了,你要是知道刘建在哪,就告诉让他赶紧回来,别在外面疯了,他爸都找他找半个多月了,现在估计还在外面发传单呢,你要是有事,我可以帮你打电话叫他回来。”

  原来小青年叫刘建。

  “那麻烦你了。”

  夏仁说道。

  电话那边一个浑厚的声音,听到老板娘说他儿子的朋友来了,显得很是兴奋,连忙答应说半小时内就回来。

  等待的这段时间有点无聊,夏仁买了一瓶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老板娘期间还想跟他聊两句,但是见姑娘眯眼望着外面的街道,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她也就不自找没趣了。

  不过由于夏仁站在超市门口,这段时间生意都好了不少,进来的全是男人,这倒是令老板娘挺开心的。

  没过多久,一个中年男人跑了过来,老板娘介绍道:“这就是你儿子的朋友。”

  他刚看了一眼姑娘,气还没喘匀,就听对方说道:“我有点事要和你单独讲,关于你儿子的。”

  刘父楞了一下,擦擦额头的汗,跟老板娘客气两句,对着夏仁说道:“那跟我来吧。”

  他掏出钥匙,拉起面馆的卷帘门,领着夏仁走了进去。

  这个过程,他脸上的表情从兴奋,逐渐到不安。

  他注意到了,面前这个姑娘要说的,大概不会是好事。

  店内许久未曾营业,里面的桌椅板凳都落了一层灰尘,刘父拿来毛巾想要给夏仁擦拭干净,被后者阻止了。

  “我来就是简单说件事,说完就走。”

  刘父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能把毛巾攥在手里,问道:“是我家儿子的事吗?”

  夏仁本来想告诉他你儿子死了,现在就可以去警察局认领尸体,但话到嘴边,忽然有些犹豫。

  根据刘建的年龄来猜测,面前的刘父顶多也就四十多岁,可他的头发已经全白,脸上满是沧桑之色,看起来倒像是五六十岁的人。

  夏仁想了想,从随身携带的钱包里掏出一张被荒置的银行卡,递给刘父。

  “这是……”

  “钱,里面有五万。”

  封存一类感染体获得50成就点,兑换成盟币,正好是这个数值。

  “你给我钱干什么?”刘父连连摆手,想要推辞。

  夏仁说道:“这是我之前借刘建的钱,一直没有机会还,后来打听到他家住在这里,就转交给你吧。”

  刘父望着她手中的银行卡,嘴唇颤动,不妙的预感仿佛被证实了。

  儿子的品性他知道,借别人还换不上呢,哪里有这么钱借给面前这个姑娘。

  “那刘建他……”

  夏仁又掏出那张纸条,将地址撕掉,剩下写满文字的半页,和银行卡一起放在桌上。

  “东西我送到了,你儿子就在警署,去了就能看见。还有,别赌钱了,打牌的话,在企鹅上也能打。”

  他说完,转身离开了面馆。

  刘父呆愣半响,才鼓起勇气拿起那张纸条。

  “爸,我对不起你,这些年让你操心了……”

  是遗嘱。

  刘父发了疯一样冲到店外,却怎么也看不到刚才的那个姑娘,他抱着头,蹲在地上,四十多岁的男人,挺了这些天,第一次哭了出来。

  ……

  ……

  夏仁没有回家,而是径直打车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古辉烧烤。

  昨晚的梦境中,尽管由于角度原因,他看不清那个小伙子的样貌,但是对方的声音,他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而且五点多开着面包车前往食品批发市场,想来想去,也只有餐饮行业的人。

  只是,会有这么巧吗?

  现在时间刚接近正午,烧烤店里没有客人,推开门,看到古辉父子和他的侄女小慧正在里面穿着肉串。

  对于夏仁而言,他们再熟悉不过,然而对于他们而言,现在的夏仁,却是怎么也不可能认得出。

  “姑娘,我们现在不营业,要吃烧烤的话,等到下午四点再来。”

  古辉扯着嗓子朝他喊了一句。

  “我找古铭。”夏仁回到。

  古铭就是古辉的儿子,也是这家烧烤店的下一任接班人。

  听到有姑娘找自己,还是这么漂亮的,刚过二十岁的古铭带着疑惑走到门口。

  夏仁没有弯弯绕绕,直接问道:“七月十四号那天凌晨,是你自己开车去进肉的吧?”

  古铭挠了挠头:“你谁啊?”

  “是或不是。”

  夏仁仰头望着对方,她的身体虽然娇小,但却有种不可违抗的气质,让古铭感觉到压力很大。

  “七月十四号……”古铭眼神向上飘,回忆道:“我月中的时候确实自己一个人去进过肉,那段时间我爸感冒,不过具体是不是十四号,我也记不清了。”

  “你那天是不是走到井子街的时候,停车扶过一个老人?”

  “这个倒是有……”

  他话说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该不会是那个老头反过来要讹我吧!我可是好心的,一直搀着他走完我才开车。”

  果然是他。

  “放心,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不会讹你钱的。”

  “那就行。”

  古铭松了一口气。

  “只是,有人因此想要杀你而已。”

  夏仁接着说道。

  “哈?”

  古铭没能理解:“你说的杀我……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看。”

  夏仁掏出笔记本,翻到方斌最后书写的那一页,给古铭看。

  “你该死,你该死,你该死,你该死!”

  上面扭曲疯狂的字迹让古铭莫名胆寒,他后退半步:“这不是真的吧?我明明什么也没做啊?”

  “这个你同样不用担心,因为想杀你的人已经死了。”

  “什么?”

  古铭都快被她绕糊涂了,这一波三折的,是在给我讲恐怖故事吗?

  夏仁收起笔记本,看到古辉和小慧正在偷眼朝着这边看,一边看还一边笑。

  他整理了一下顺序,说道:“你应该不知道,当时被你堵着的那辆车,车上正载着一个羊水已经破了,而且正在大出血的孕妇,因为你故意耽搁的时间,孕妇没能抢救回来,死了。”

  死了这两个字从夏仁嘴里说出来,轻描淡写。

  古铭睁大了眼睛。

  真的有孕妇?

  “当时开车的就是他的丈夫,他之后一直想要杀了你,不过你比较幸运,那个路口正好没有监控,躲过一命,几天后,丈夫精神崩溃,也上吊自杀了,所以,你现在是安全的。”

  “多好,你让一个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绝户,现在还能好好的生活,感激吧。”

  夏仁已经走了,古铭还楞在原地。

  他无法分辨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但,

  万一是真的呢?

  “我杀了三个人?”

  古铭望着手上因为串串子而粘上的肉末,只觉得血腥无比。

  最后一段话,是夏仁故意说的,至于或产生什么后果,他没去想,也不在乎。

  至此,给两个感染体的承诺,他都做到了。

  夏仁一直信奉着一个比较偏激的想法,做任何事,都要准备好承担其后果,不论是你主观的,还是无意的。

  夏仁离开烧烤店后,没有选择坐车,而是步行,并且专往偏僻的地方走。

  跑车的轰鸣声在身边响起,一辆黑色的帕加尼轰着大油门,从夏仁身边慢悠悠的开了过来。

  起初夏仁还以为对方是路过的,结果发现自己走多块,他就开多快。

  车窗降下,从里面伸出一张帅气的脸,朝着夏仁喊道:“美女,外面太热,进我车里凉快凉快吧。”

  夏仁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说话。

  “喂,别用那种看劣等生物的眼神看着我啊,很伤自尊的!”

  朱有钱委屈地大叫道。

  “你应该换个声音小点的车,而且敞篷最好。”

  “为什么要换敞篷?”朱有钱不解。

  “因为这样,我看到你的第一时间就能躲得远远的。”

  朱有钱并不介意,反而厚着脸皮笑道:“那行,下次我就听你的,换个敞篷。”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这个女人!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到看到她被我征服后那种小鸟伊人的样子了。

  朱有钱在心里大吼。

  到他这个地位,根本没必要卑躬屈膝的给自己找不自在,但怎么说呢,人都是贱骨头,伸手即来的东西多了,就会感到厌倦,从而想尝试点更加刺激的挑战,朱有钱现在的心理状态就是这样,

  而且,这女人,啧啧,是真的漂亮啊!

  夏仁则很无语。

  怎么回事这个富二代,是总裁文看多了吗?自己的态度都这么明显了,还不肯放弃。

  而且,我他娘的是个汉子!

  紧接着,夏仁眼前一亮。

  或许……可以利用他一下也说不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