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不能说的秘密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112 2019.09.02 22:01

  中午热闹的自助餐厅里,没有人注意到,一双充满了嫉妒与怨恨的眼睛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玻璃外。

  贺志很生气。

  非常非常生气!

  这个女人,明明对我说着现在不想恋爱结婚之类的话,转头就找了别人相好,昨天的那个老头也就算了,至少有钱,这个年轻人有什么?不就是长的帅点吗?

  正想着呢,有人在背后戳了戳他。

  “喂,痴汉,你这是在犯罪知道吗?”

  “哪个不开眼的?”

  贺志怒气冲冲的回过头,结果看到这个人正是刚在还在店里吃饭的小白脸。

  他想要发火,突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

  “你能看到我?”

  夏仁没回答,心想什么白痴问题。

  贺志却以为他是在害怕,笑了。

  “我还没有找你,你却主动找上我了,真是自寻死路!”

  他今天上午从医院回来后,莫名其妙失去了一段记忆,醒来后就发现了自己的异常。

  所有人都看不到自己,并且就算走到马路上被车撞,身体也不会出现一点损伤,而他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他的人,比如撩裙子什么的。

  ‘我大概是死了’

  贺志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但是一点都不难过。

  他身上负债几十万,而且父母也早就被他掏空了,正想找个富婆分担一下,死了反而更好,尤其是在死后,他也能做一些事情。

  贺志狞笑着就要上前,结果还没走两步,就看到对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一根又黑又长的东西。

  物理上的东西本来应该伤害不到自己才对,可是他却从这根撬棍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顿时犹豫了。

  “你要上就快点,自助餐有时间的。”

  夏仁催促道。

  贺志目光在撬棍和他脸上徘徊了几秒,转头就要跑。

  他本来就挺怂,好不容易死后无拘无束,可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再死一回。

  没想到刚一转身,还没来得及跑,他就发现自己的腰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低下头一看,他顿时惊骇的长大了嘴。

  “这是什么鬼东西?”

  一根小臂粗细的组织,上面遍布着可怖的吸盘,正在自己腰际蠕动。

  贺志大脑一片空白。

  “触……触手?”

  刚冒出这个想法,触手就猛地回缩,连带着他也一起拖了回去。

  夏仁将他举高高在自己面前,问道:“别跑,我问你几个问题。”

  他对于感染源的问题一直很疑惑,昨天那个跳水的倒霉鬼因为要逃跑匆匆处理了,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当然要好好盘问一下。

  顺便以后散播污染记的时候还能多水点字数。

  “你是什么怪物?放开我!”

  贺志看着触手就从对方脑后伸出,情绪异常激动,但不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而且他能感觉到,这触手上的吸盘正在慢慢分解吸收自己!

  “你是怎么死的?”

  夏仁问道。

  贺志不愿意回答,紧接着触手就一阵缩紧,他感觉到自己身体都要被挤压蹦了,立刻大喊道:“我说,我说!”

  夏仁放开了一些力道。

  “我也不知道,一醒来就这样了。”贺志弱弱地说。

  “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触手再次用力。

  贺志痛苦的大声嚎叫,但是除了夏仁,没有人能够听见。

  “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我就是找不到平诗晴后从医院出来……”

  他说到这,突然止住了。

  “之后呢?”

  夏仁问道。

  随后他发现对方的样子不太对劲。

  贺志张着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看他神情,也是非常着急。

  “你怎么了?”

  夏仁以为是触手的问题,松了些,没想到对方的反应更加严重了。

  贺志脸上青筋暴露,像是有人在掐着他的喉咙,他的眼珠上翻,只露出眼白来,双手不停的抓挠着脖子,模样狰狞可怖,直到脖颈处的皮肤外翻也扔在继续。

  紧接着,不过短短几秒间,他的身体仿佛开始融化一般,皮肤一层一层的大片掉落、崩解。

  眼前的场景只能用惊悚来形容。

  夏仁反应及时,在对方未完全消解之前,抢先一步用触手封存。

  “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变化是发生在贺志讲述他今天的经历开始,难道是因为他后面要说的内容?

  到底是有什么不可说的,能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

  本来以为只是简单封存一个一类感染体,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麻烦。

  接连两天遇到污染源未知的感染体,而且就发生在自己身边,要说这里面没有问题,夏仁自己都不信。

  “是什么东西在活跃?其他感染体,亦或是收容物……”

  蓦地,他想起面前的情况,好像在哪里见到过类似的。

  杀了入室盗窃小偷的那对夫妇,也是在暴露后很快自杀了。

  夏仁起初以为他们单纯是为了保守什么秘密,现在看来,有没有可能是某些东西控制了他们,为防止自己暴露,所以杀人灭口?

  尽管出门一趟就收获了五十成就点,夏仁依旧开心不起来。

  他感觉到了危机。

  “这个世界,已经这么不安全了吗?”

  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内,他就封存了这么多感染体,同处于一座城市的夏秋冬他们,也有可能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惹上灾祸。

  “清空完污染值后,就尽快兑换一枚旧印出来吧,既然说明上可以重复兑换,那么除了我自己以外的其他人也应该能够使用。”

  他收回触手,重新整理了一下心情,从后门回到餐厅。

  自己盘子里已经放了一大堆烤好的肉,平诗晴拿筷子在炉子上拨弄着,见他回来,又夹了一块给他:“赶快吃吧,都要凉了。”

  “你这是喂猪呢?”

  夏仁有点后悔跟她来了。

  好不容易将一堆烤肉全部解决完,他感觉自己的胃都涨到了嗓子眼。

  刚一出餐厅门,平诗晴就说难得请一回假,自己要找朋友叙叙旧,先溜了,留下夏仁一个人站在小巷里。

  感情带他过来就是为了出一口气,吃自助餐吃回本?

  好像被当成工具人了。

  夏仁挠挠头,自己打车离开。

  他打算到医院附近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贺志的死亡线索。

  就在他走后,一辆保险车停在巷子外。

  高乐从车上下来,舔了舔嘴唇。

  肉。

  他渴望肉。

  大量的……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