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鞭数十,驱之别院。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334 2019.09.01 13:29

  “噗!”

  夏仁听到休息室里面传来压抑不住的笑声,随后“咔哒”一声,门开了了一条缝,平诗晴从里面探出头来,左右看了看,确定楼道里没有其他人后,才招招手,示意夏仁进去。

  “你这是怎么了,弄得跟地下党对暗号一样。”

  夏仁一边摘掉口罩和墨镜,一边说。

  “你瞅瞅你的打扮,好意思说我吗?”

  平诗晴回击道,接着想起了什么,脸上又是止不住的笑意:“话说有朋自远方来,鞭数十,驱之别院,怎么想出来的?”

  “感觉比较顺口。”

  夏仁胡扯了一句,打算解释昨天的事情:“昨天在街上……”

  “啧啧,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

  话说到一半,平诗晴忽然眼神略带嫌弃的看着他,像是在看什么新奇的生物:“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和孙爱红还有一腿。”

  “……”夏仁。

  他对孙爱红是有点心理阴影的,闻言反驳道:“喂,说话要有依据,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我可是有证人的,我家老头子都说了,有个叫夏仁的年轻人陪他下棋,结果目的是为了打听孙爱红的消息,而且我昨天对了对日期,那天你也跟我提到过孙爱红,我还亲眼看到你跟她一起离开医院了。”

  平诗晴越说越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那天过了俩小时你才回到医院,这还是我打电话催了一下,要是不催……不对,根据传闻来看,你长得这么帅,该不会被她带回到家中做什么羞羞的事了吧,这么说我那个电话不是打扰了你的性致?”

  夏仁不得不佩服她的脑洞,竟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过对方带他回家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做什么羞羞的事情。

  那天孤男寡女,软香入怀,孙爱红搂着他的手臂,一边楚楚可怜,一边言语中又疯狂暗示他,就在自己心神激荡之际,突然在沙发边儿出现了李轩那张苍白的脸,

  夏仁每次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一哆嗦。

  也幸亏是他,换成其他男人,恐怕从此就要一蹶不振了。

  见他不回答,平诗晴意外道:“难道真的被我说对了?”

  “对个头!”

  夏仁很想给她脑袋瓜子上来一下,“你怎么会对孙爱红这么了解,就算她女儿是你的病人也不至于吧?”

  “因为我们住在一个小区啊。”

  平诗晴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她也是借着这层关系才来我们医院的,我对她当然了解。”

  “你和孙爱红住在同一个小区?”

  夏仁摸了摸下巴:“那岂不是说,你和那个张教授……”

  “想什么呢?”

  平诗晴撇撇嘴,一脸鄙视:“那是我爷爷。”

  “可是,你们都不同姓。”

  “我爷爷年轻时候入赘到我家的不行吗?”

  平诗晴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她不愿意在这方面被夏仁误解。

  “话说回来,当天下午我就听说孙爱红被警司带走了,好像是有人举报她家暴,那个人该不会就是你吧?还真是拔吊无情。”

  对此夏仁无力狡辩。

  平诗晴接着提了一嘴:“我昨天在街上碰到你女朋友了,长的挺漂亮,估计是她回去应该跟你说了,你才想起来找我。”

  这句话听着怎么像‘死鬼,你还知道来找我’的味道?

  夏仁过来想解释的就是这件事,但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觉得自己要是说那个女朋友和他自己其实是一个人,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想想还是算了。

  他干笑了两声:“最近忙活着拯救世界,所以没有时间。”

  “切~”

  平诗晴对他这个蹩脚的理由明显不信,不过她也没有追问为什么你女朋友和我是一样的名字,而是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问道:“你吃饭了吗?”

  “你还没有吃?”

  “那找个地方吃饭去吧,你请客。”

  夏仁有点意外:“你不上班了?现在马上都一点半了。”

  “不上了。”

  平诗晴烦躁地揉了揉眉心:“我请了半天假,对了,你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一个身体挺壮实的男的吧?”

  夏仁顿时明白她为什么会躲到这里,开门还需要暗号了。

  “那个贺志又在骚扰你?”

  平诗晴抬头瞥了他一眼,“你女朋友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

  她脱掉身上的白大褂放到一边,推开门。

  临走之前,夏仁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你先等等,我要去住院部一趟。”

  平诗晴眼神疑惑:“去那干什么?”

  夏仁没有过多的解释。

  他们来到五楼,夏仁顺着记忆,找到当初那间病房。

  透过门上的玻璃,能够看到最里面,靠窗户的床位上,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半躺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本书发呆。

  “果然长的一模一样。”

  但是,完全感受不到感染体的气息。

  这种情况,夏仁遇到过类似的,

  就是那天早上吃早点的时候碰到的‘于静静’,也是察觉不到任何污染。

  这就是答愿镜的能力,完全复刻。

  “他们俩,是同一个人吗?”

  系统没有给出发现收容物线索的提示,夏仁没有办法确定。

  “喂,痴汉,人家还未成年,你这是想要犯罪吗?”

  平诗晴在旁边忍不住说了一句。

  从她的视角来看,夏仁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然后爬在病房门上,偷窥人家小姑娘,一边看还一边喃喃自语些什么,怎么想都不正常。

  夏仁回过头,脸上没有尴尬,只有疑惑:

  “你认识里面的这个女孩吗?”

  虽然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平诗晴还是回答道:“有所耳闻。”

  “那她在上学吗?”夏仁接着问。

  喂喂,

  这个话题有点危险啊,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是对人家有想法吧?

  虽然夏仁看起来不像是那样的人,但平诗晴觉得自己仍然有必要给他打一下预防针,说道:“自从我进这家医院开始,她就早已经在住院了,好像是得的免疫系统方面的疾病,病情一直反反复复,很少离开医院,更不用说上学了。人家可怜着呢,你可别有什么奇怪的念头。”

  “你当我是什么人了?”

  夏仁回过头,同时松了一口气。

  郑文若和曾书艺是同桌,说明至少在半年之前郑文若就存在,而这个女孩一直在住院,也不是最近突然冒出来,答愿镜才出逃不过一个星期左右,就算要搞事,时间也对不上。

  可能,真的是个巧合吧,说不定是很早以前就失散的双胞胎姐妹呢?电视里都这么演。

  两人走出医院,打算找个地方先吃饭。

  没想到刚出医院门口,夏仁就感觉到一股异样的视线从背后盯着自己。

  他回过头,看到一个壮实的身影靠在树边,正望着这边,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喂,那个贺志,好像又找来了。”

  “什么?”

  平诗晴惊讶的回过头,左看右看:“在哪里?”

  夏仁指了指远处的树荫下:“那不是吗?”

  “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平诗晴很是疑惑。

  夏仁眼睛眯了眯。

  不见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白胡子的猫

白胡子的猫

感谢五十弦囍的打赏!我还可以!

2019-09-01 13: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