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我给你变个戏法(求推荐票!)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119 2019.09.07 21:49

  夏仁醒了,但是,第一时间,没太敢睁眼。

  他从商场里出来的时候可是瞧的很清楚,朱有钱手里有枪,那可是真货,他害怕对方一个激动崩了自己。

  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终于还是被发现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解释呢?

  不知道,所以继续装死。

  黑暗中,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就连呼吸都很难受,他没有能装多久,就忍不住痛哼出声。

  没办法了,他一脸迷茫的样子,睁开双眼。

  “这是……哪儿?”

  让后他望了望坐在病床边守着的男人,疑惑问道:

  “你又是谁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

  “你叫什么名字?”朱有钱咬着牙问道。

  “嘶——好疼,我渴了,善良的陌生人,你能帮我拿杯水吗?”

  夏仁一副看不懂他表情的样子。

  朱有钱伸手从地上拿起一件沾满灰尘的女士上衣,丢在夏仁面前,再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夏仁觉得如果继续糊弄,危险性估计会很大,回答说道:“我叫夏……平夏。”

  “你跟平诗晴是什么关系?还有她去哪了?”

  “她是我妹妹。”

  “胡说!”

  朱有钱忽然一脸悲愤的样子,甩出一张小本本来:“你们还打算瞒我多久!”

  夏仁忍着疼痛,伸出手接过小本本,发现,竟然是房产证。

  不用看他也知道,里面写的是他和赵明月的名字,在一起。

  “怪不得她不喜欢我,怪不得我送她跑车都不要,怪不得她总是一副很匆忙的样子,每次利用完我后,都急匆匆的要走……”

  朱有钱在一旁念念叨叨,念念叨叨,活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你根本就不不叫平夏,而是叫夏仁,平诗晴就是赵明月,我说的对不对!”

  夏仁点了点头。

  朱有钱得到了确认,一下子蒙受了巨大的打击一样,身上的气质都变得颓丧起来,又开始念叨:

  “你们早就同居了,连房子都买好了,就我不知道,像个傻子一样。

  快乐都是你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夏仁犹豫了一会儿,劝道:“别这么说,你不是还有钱吗?”

  “咔嚓”

  朱有钱掏出手枪,望着他。

  夏仁忽然觉得自己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她是个好女人,世界上再难找出一个像她那般有趣的人了,你要,善待她,还有,保护好她,她是我永远的朋友。”

  朱有钱叹了口气,将枪放在夏仁手边,起身要走。

  “等一等。”

  夏仁喊住他。

  朱有钱没回头:“我以后不会纠缠你们。”

  “不是……”

  夏仁:“那个,医药费你交了吗?”

  浑身上下只剩一千多块钱,他现在知道了成就点的重要性,不愿意兑换盟币了。

  “你……”

  朱有钱还是回头了。

  他要仔细看看,这张厚颜无耻的脸长什么样。

  “交了!”

  继续要走。

  “你再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

  朱有钱有些生气了。

  夏仁想了想,问道:“你要不要看我变个戏法?”

  朱有钱这段时间来帮了他不少忙,甚至还把悲剧人偶给他找到了,饶是夏仁,对于骗了他这件事,也有些于心不忍。

  他觉得既然都这样了,自己还不如把事情讲明白,只是直接进入正题恐怕对三观摧毁有点严重,他打算先让对方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戏法?”

  朱有钱决定给他一点耐心。

  “你看。”

  夏仁伸出手,“xiu”的一下,物理学圣剑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朱有钱愣了愣:“这不是她一直随身带着的撬棍吗?你怎么变出来的?”

  他明明记得自己带夏仁过来的时候,后者身上没有这东西的。

  “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事,你千万别害怕。”

  夏仁将撬棍重新收起来,说道。

  “你怎么又给变没的?”

  朱有钱目光一直在他手上。

  “这个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不过我要说的是,赵明月,和我其实是一个人。”

  朱有钱思绪被拉了回来:“你该不会说,赵明月是你女装的?”

  他打量着夏仁的脸,眼神跟见了鬼一样。

  “我不信。”

  他坚定的摇了摇头,两人的身高,还有脸庞的轮廓都不一样,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一个人假扮的。

  夏仁苦笑一声:“那这样,你把我送回家,我变给你看。”

  朱有钱自信他翻不出什么幺蛾子,便点头同意。

  夏仁的身体异常虚弱,朱有钱叫了两个保镖搀着,一路开车回去,根据外面的天色来看,夏仁不过昏迷了两个多小时的样子。

  进门的时候,他示意说最好只有他们两个人。

  朱有钱想都没想,让保镖先守在门外,自己跟了进去。

  “你在这里等着。”

  夏仁把朱有钱丢在客厅里,自己进了书房,过了两秒,他再次出来,身上没有变化。

  “我去拿衣服。”

  夏仁尴尬的笑了笑,走到卧室,随意抱了两件赵明月的夏装,重新返回书房。

  朱有钱趁他昏迷的时候搜过屋子,里面没有什么暗室,不可能有藏人的地方。

  大概一分半钟,门开了,一身清凉装扮的‘赵明月’走了出来。

  “这下相信了吧?”

  朱有钱嘴巴张了张,一句话说不出来。

  他感觉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而且碎了一地,拼都拼不起来,是他的三观。

  纵使被人暗杀,他也没有这么震惊过。

  “你,你你你,怎么回事?”

  虽然戴上了无面者面具,疼痛还是没有任何缓解,看来两具身体的状态是想通的,一个受伤,两个都受伤。夏仁维持站立都有点勉强,撑着坐到沙发上,才说:

  “我说了是一个人,你偏不信。话说回来,你应该早就发现了我不正常才对,就没有查一查?”

  朱有钱愣愣的走过来,轻轻扯了扯他的头发,又摸了摸他的胳膊,后者没有躲,也没力气躲。

  “是真的……”

  他想要去书房看一看究竟,被夏仁拦住了。

  “不能看。”

  “为什么?”

  “会死的。”

  夏仁只是随口找了个理由,没想到朱有钱还真的放弃掉了这个想法。

  他也坐到沙发上,嘟囔着“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随后才想起来回答夏仁刚才的问题。

  “我查了,但什么都没有查出来,任何录像设备都没办法保存下你清晰的影像,这很诡异,所以我一直认为,你是基金会的人。”

举报

作者感言

白胡子的猫

白胡子的猫

感谢书友150601231712312;五十弦囍;书友2018090508439435;甜甜甜食的打赏!谢谢各位支持!

2019-09-07 21: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