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冰冷的推手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3174 2019.08.27 22:03

  夏仁在想另外一件事。

  刚才那个跳河的男人,为什么会变成感染体,他究竟是在哪里受到的污染?

  难道又是悲剧人偶?

  “不对,那个青年的体型瘦弱,跟昨晚无意间瞥到的人相差太大,就算是悲剧人偶,先死的也应该是昨晚的那个人才对。”

  还有,那道黑影究竟是不是高乐,至今是个谜。

  夏仁有点头疼。

  这个世界还真是一点都不安全。

  也不知道当初赵明月是怎么将悲剧人偶的收容的,目前为止,任何一个拥有人偶的人似乎都难逃厄运。

  甚至现在夏仁也开始怀疑,究竟是人偶造成的悲剧,还是本就悲剧的人恰巧拥有了人偶。

  每一个死去的人,在拥有人偶之前,就已经有了能威胁他们生命的条件。李轩受到其母亲的长期暴力,曾书艺暗恋老师的事情暴露,出租车司机沈华的家庭矛盾也达到了爆发点,这一切看起来仿佛都与人偶的出现无关,但偏偏就是这么巧合。

  也难怪人偶会不断在人们手中辗转验证了,夏仁若想收容对方,恐怕自身也要在各种意外中活下来才能得到认可。

  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朱有钱已经把车停在了服装店门口。

  夏仁身上的衣服因为跳河的原因,已经湿透了,他自己是没有多在意,湿就湿点,反正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捂干,不过能换身干净的,当然比较好。

  只是一下车,看着面前的落地橱窗,以及里面奢华的装潢,夏仁果断扭头,去了对面街上一家普通的服装店。

  他可不愿意买这么贵的衣服,更不愿意用别人的钱买。

  本来看到豪车停在自家门口,眼尖的销售已经准备好将自家最贵的衣服推荐一遍了,却没想到眼看到嘴的业绩竟然就这么飞跑了,不由得撇撇嘴,“越有钱的人越抠门!”

  朱有钱则是望着夏仁的背影,哑然失笑。

  这姑娘,对于这些小事反而有种特殊的执着。

  待到夏仁换了一身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他原来的衣服。

  而在帕加尼的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一辆大皮卡,在皮卡的后箱里,放置一个体积不小的东西,正用布蒙着,看不出里面究竟是什么。

  朱有钱站在路边,把一份文件类的东西递给秘书。

  见到夏仁过来,他眼前一亮:“呦,这一身换上,看着更漂亮了。”

  夏仁比较无语:“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男的,你这样夸,我只会感觉到不爽,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朱有钱哈哈一笑,依旧不信。

  夏仁也知道自己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他看着旁边的车厢,问道:“这皮卡上装的是什么?”

  “哈哈,就等着你问呢。”朱有钱一副期待已久的样子。

  “你家里拆迁了?这么开心?”

  夏仁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警惕的望着对方,防止他出什么幺蛾子。

  “谁有胆子拆我家?再说了,我也不差那点钱。”

  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样子,夏仁再一次感觉受到了打击。

  “给你看样好东西!”

  朱有钱咧开嘴,用下巴指了指皮卡车,立刻有两个保镖翻身跨进车厢里。

  夏仁心中疑惑,能让朱有钱认为是好东西的物件,世界上应该少之又少。

  上面该不会是一门迫击炮吧?

  两个保镖抓住防尘布的两角,向后一拉,顿时一个大体长方形的物品暴露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

  这光芒太过耀眼,夏仁猝不及防还被恍了一下,待到他重新望向那边,看清楚车上的东西时,不由得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这东西竟然是……

  朱有钱他,

  他怎么敢把这东西自信满满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出来?

  他就不怕……

  丢人吗?

  “怎么样,是好东西吧?我废了好多口舌才从卖家手里收过来。”

  朱有钱趁机靠近夏仁,一副我眼光不错的自豪表情。

  夏仁:“你说的卖家,是不是超市或者路边的小店?”

  “喂,一开始我就说过别用这种看低等生物的眼神看着我,很伤自尊的。”

  “不,我只是觉得能因为买下这东西就兴奋不已的成年人,大概不太聪明的样子,我正好认识一个神经科的医生,可以介绍你去看看。”

  “什么这东西,它可是很好玩的!”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朱有钱跳上车厢,对着那东西骑了上去。

  随后他掏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硬币,塞进身前,顿时,身下的东西开始一拱一拱地晃动起来:

  “爸爸的爸爸叫什么?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什么……”

  声音还特别大。

  夏仁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着阳光下,朱有钱骑在美羊羊造型的摇摇机上,玩的很开心。

  四周的路人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动静,纷纷驻足观看。

  夏仁转身就走。

  “喂,诗晴,别走啊,你上来试试,保准会喜欢的。”

  夏仁脚步一顿,更加快了速度离开。

  太丢人了。

  “喂!等等我。”

  朱有钱也不玩了,从摇摇机上下来,追上夏仁。

  “这位先生,请让开。”

  “不认识我了?”

  朱有钱一直笑,也不知道他对摇摇机的事情是认真的还是单纯想要逗一下夏仁。

  “先生说笑了,我只是个路过的,在此之前从来没见过你。”

  夏仁继续冷漠。

  朱有钱一脸遗憾的说道:“那真可惜,刚才某个姑娘在车上拜托我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既然你不认识我……”

  夏仁停下脚步,瞬间改口:“你叫朱有钱。”

  “嘿嘿。”朱有钱满脸得逞的样子。

  夏仁惊讶于他的办事效率,问道:“调查出什么了吗?”

  谈及正事,朱有钱收殓了些笑容:“都死了,男的自杀之后,他的妻子也自杀了,至于原因,警署那边也感觉到蹊跷,只是杀了一个小偷就搞得夫妻两人一起陪葬,怎么看都很反常,但是人都死了,根本查不到任何线索。”

  夏仁想到男人临死前大声喊出的那句‘为了家人’的话,问道:“他们夫妻还有其他家属吗?”

  “只有一个儿子。”

  朱有钱眼中有着些许不确定性:“可是他儿子已经结婚,有正当工作,而且目前在外地,有段时间没回老家过了,直到警署通知,他才赶回家,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和他应该没关系。”

  又这样,悲剧人偶也是,总到关键点线索断掉。

  夏仁觉得没那么简单,问道:“这么说,他儿子现在在家?”

  朱有钱点了点头:“今天早上刚回来,警署里做了笔录,看不出任何异常。”

  他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你为什么会对这件事这么关心?”

  还有,你为什么会扯进这种事情里。

  这不该是一个网文作家应该有的日常。

  “当然是为了找灵感。”夏仁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这个回答,从某些方面来讲,没有撒谎。

  夏仁今天戴上无面者面具出来,只有两件事,一件事为了把车还回去,另一件就是希望朱有钱能够帮他调查一下服毒自杀的男人背后有什么隐情。

  现在两件事都完成,他也就没有继续留下陪对方的想法了,找个理由就要离开。

  朱有钱=朋友?×

  朱有钱=工具人√

  “摇摇机你不要?我可是专门买来送给你的。”

  朱有钱感觉很遗憾。

  为什么这么好玩的东西对方会不喜欢呢?

  “你自己留着玩吧,我先走了。”

  夏仁拒绝道。

  他们正好站在公交站牌前,眼看车辆驶了过来,夏仁没有犹豫,直接走了上去,留下朱有钱在原地直摇头。

  “大人。”

  秘书凑了过来:“摇摇机……”

  朱有钱一瞪眼:“当然是带回去继续玩。”

  ……

  ……

  自从接触感染体以来,夏仁还是第一次坐公交车。

  现在是上午时分,车上并不拥挤,他背后别着一个通体漆黑的大撬棍,倒也不用担心会有不开眼的痴汉过来作死。

  八月初,气温开始转凉,阳光的威力也在日渐衰弱,空调已经关闭,取而代之的,车两侧的窗户都打开着。

  夏仁手拽着拉环,看着身边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穿着鞋在座位上蹦蹦跳跳,身边的家长就在一旁看着,根本没有要管的意思。

  “妈妈,我要吃炸鸡!”

  孩子扒着窗户,望向外面的炸鸡店。

  这个动作有点危险,夏仁皱了皱眉。

  “宝贝乖,等下车我就给你买好不好?”

  坐在孩子后座的年轻母亲安抚道。

  “不要不要!我现在就要吃!”

  孩子开始哭闹起来,暴躁的在座位上越蹦越高。

  公交车行驶的速度不慢,他的母亲也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年轻母亲低下头,掏出手机。

  孩子半个头都已经探出窗外,夏仁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他拉回来了。

  他正打算行动,却有人比他抢先。

  车辆急行中,一直苍白的手臂从夏仁身侧伸出,摁住孩子的头,用力……推了出去!

  他的母亲抬起头时,正好看到自己的孩子飞出去的一幕。

  “砰!”

  紧接着是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孩子砸到后面一辆白色轿车的前挡风上,直接将玻璃撞碎。

  “啊——”

  年轻母亲下意识的尖叫出声,公交司机这才反应过来,开始踩刹车。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夏仁心脏砰砰直跳,他转头望着车厢内,除了孩子的母亲,其他人都是一脸意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恐怕只有他目睹了真相。

  “是谁?”

  “是谁伸出的手!”

举报

作者感言

白胡子的猫

白胡子的猫

感谢远径,风起来的时光1,风之云霄和白扑满的打赏!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风起来的时光是老读者了,从白猫上上一本就开始追,看到熟悉的ID出现,真的很感动,再次感谢!

2019-08-27 22: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