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大爷给你参谋个对象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3082 2019.07.29 17:26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夏仁整个人都懵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然有了一套房子,而且还是和只见过一面的赵明月一起,难道是同名?

  可是上面的身份证号又确实是他没错。

  他将房产证翻来覆去地研究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又到书房打开电脑在网上查了一下房产证信息,竟然真的能查到,是真的!

  而且就是他现在身处的这间房子!

  ——咱们的房子一直空着——

  他现在终于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

  “我和赵明月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

  记忆缺失的焦虑感令夏仁坐立难安。

  “不行,必须要尽快想办法恢复自己的记忆。”

  可是到底要怎么样恢复还是个问题。

  “根据系统信息,我脑袋里的肿瘤是因为遭受到污染从而导致身体扭曲发生的畸变,那么只要纠正这种扭曲是不是就能重拾记忆?”

  如何纠正扭曲,系统已经给出了答案。

  “看来要尽快完成初次任务了。”

  那份一级抗污染液他必须要拿到手,虽然系统提示说对于畸变无效,但它至少也是目前已知的唯一能够抵抗污染的药剂,就算是杯水车薪,总归有作用就是好的。

  “污染体不是人类,他们是和人类对立的未知生物,就像冬虫夏草一般借由尸体降生,又像是丧尸病毒一样继续散播污染,隔壁‘老太太’属于一级感染体,她拥有宿体的记忆和情感,但是无形无状,估计只有同样遭受污染的我能够看见并与之接触。”

  “我现在拥有能够防御感染体攻击的收容物胆小鬼的挖耳勺,就算打不过她也能自保。”

  这样一想,似乎也不是大问题。

  “关键点就在于怎样封存,系统给的方法是要削弱他们的抵抗值,太模棱两可了,看来还需要我自己慢慢摸索。”

  夏仁性格果断,决定好的事情,从来不拖泥带水。

  他边想着边走出屋子。

  虽然是白天,但楼道里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地有些吓人,对面的房门紧闭,从外表看不出什么异样。

  扫视了一圈,让夏仁感到奇怪的是,这层楼竟然没有人上来贴小广告。

  “从昨晚楼下住户的反应来看,他们大概都以为是闹鬼了吧。”

  在楼道里等了半天,夏仁大概可以确定,老太太在白天不会出来。

  从昨晚开始他就没有吃过饭,现在已经能够明显感觉到身体的虚弱,饥饿感更是难以抵挡。

  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先下楼吃个饭,还要顺便再买两身可以穿的衣服,毕竟屋子里只有赵明月的女装,他总不可能穿着女装出门吧。

  兜里钱包还在,包括他的身份证,银行卡同样忘记了密码不能用,不过好在还有几百元的现金。

  “这些钱坚持不了多久,若是不能尽快恢复记忆就麻烦了。”

  夏仁经过刚才的一番思考,决定暂时放弃掉去警署寻找线索的念头,记忆中他家就在附近,想要找到很简单,可是找到以后呢?自己被污染了,难道还要把污染传递给家人?

  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到记忆恢复以后再说。

  吃饭和买衣服都不花什么时间,只是所剩的不多的钱又少了一部分,着实令夏仁心疼。

  提着袋子回来时,正好中午十二点左右。

  他全部时间都在想着该怎么完成初次任务,刚进楼道,就碰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正要上楼,夏仁眼前一亮,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栋居民楼里的住户,对方说不定知道关于老太太的事情。

  他两步追了上去,问道:“阿姨,等一下。”

  大妈回过头,见是个陌生的面孔,疑惑地望着他:“有什么事?”

  直接问恐怕会激起对方的警惕心,夏仁思忖半秒,说道:“阿姨,我刚搬来这个小区,对这里还不太熟悉,偶然听人说这小区里好像闹鬼,是真的吗?”

  果不其然,听到闹鬼两个字,大妈,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脸色顿时变差了许多,“你听谁说的?”声音有些大。

  住户们果然以为是闹鬼了。

  这时从楼上又下来一个老大爷,见到这一幕笑呵呵地询问道:“怎么了?林婶。”

  林婶转过头去,语气还有些不自然,说道:“这个年轻人是刚搬来的,对这里还不熟悉,秦大爷你帮帮他,我家里还有事,先上去了。”她将锅甩给秦大爷,说罢头也不回直接走了。

  夏仁只能将目光转向刚下楼的秦大爷,问道:“秦大爷,听说,这小区里闹鬼?”

  秦大爷笑呵呵的表情也僵了僵,不过毕竟是名为大爷的生物,他对此倒是不太避讳,说道:“确实是有这么一件事,而且就是在这栋楼里。”

  夏仁一看有戏,追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大爷你给晚辈我讲讲呗?”

  说着摆出好奇的表情。

  秦大爷就吃这套,露出了回忆的神情,说道:“这个说起来,可有些麻烦。”

  看来是打算长篇大论了。

  “没事,我就喜欢听这种。”夏仁接道。

  秦大爷下意识摸摸兜里,没有烟,略有些遗憾地表情说道:“这栋楼总共有七层,只有下面四层住了人,再上面就没有住户了。不过原本是有的,刘老太婆住在五楼,不过一个多月前她也去世了,闹鬼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刘老太变成鬼了?”夏仁适时提问。

  秦大爷点点头:“刘老太婆去世后这栋楼里就开始出现怪事了,到了晚上的时候,楼道里的声控灯怎么都不亮,还以为是坏了,结果让人来修,却说是好好的,白天都能用,就是晚上怎么都不亮,换灯泡都不管用,奇怪的是,偏偏晚上没有人的时候,灯却有时候会亮。”

  “而且每次灯亮,那层楼里的住户,都能听到自己家响起敲门声,好像有谁在外面,可是打开门外面又空空荡荡的,这样的事情发生地次数多了,晚上大家就都不敢轻易开门了,都说是刘老太婆的鬼魂回来了,想找人索命呢,谁家要是一开门,她就进去了。不过我胆子比较大,倒是一点都不害怕这个。”

  秦大爷描述的倒是和昨晚夏仁见到的相同,敲门的鬼肯定是刘老太无疑了。

  “为什么说她要找人索命呢?”夏仁问道。

  秦大爷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寥寥的胡须,说道:“这个就要说起刘老太婆的为人了,她儿子出西大洲留学,在那边定居了,刘老太婆逢人就炫耀这回事,和她讲话,说不出三句,准能扯到她儿子身上,时间长了,大家就都不待见她,她没有人说话,渐渐地也就不出门了。你可不知道,她在家里死了一星期才被发现,警察开门的时候,那臭味熏得整栋楼里都不能待人。”

  “都说她是恨楼里的人没能及时发现她,所以才回来索命。”

  夏仁皱了皱眉,问道:“那他儿子呢?没有回来吗?”

  秦大爷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同情:“她儿子长年定居西大洲,已经好几年没回来过了,说是有个儿子,其实就和没有一样。”

  “对了,这栋楼里闹鬼的事可不止这一件。”秦大爷故作神秘地说:“同样是五楼,刘老太婆的对门那户也是个鬼屋!”

  “还有这事?”夏仁假装惊讶。

  秦大爷压低了声音,说道:“五楼那户,从来没人见过屋子的房主,我在这儿住了二十多年了,都记不得那里有谁住,就在今年开春的时候,一个小偷来咱们小区偷东西,结果点背,偏偏进去那间屋子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小偷被吓疯了!连滚带爬的跑到楼道里大喊大叫着说有鬼,都吓得失禁了,我们都过去看,结果那间房门锁的好好的,小偷却说自己进去了。怎么样,可怕吧。”

  夏仁点点头,非常配合地露出害怕样子:“简直太可怕了!”

  他这句话发自内心,毕竟昨晚理智都掉到9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数字。

  秦大爷恢复了笑呵呵的样子,同时还不忘提醒一句:“你可千万别好奇去五楼。我这一大把年纪什么都不怕,你们小年轻就不一样,别像那个小偷一样,给吓出个好歹来。”

  接着他想到了什么,问道:“你住在那栋楼?我看小伙长得挺帅气的,嘴也会说,大爷给你参谋个对象?”

  不知是否全球惯例,老人们似乎都对说媒情有独钟。

  夏仁刚想走,闻言犹豫了一下,大爷帮自己这么多忙,自己连个住处都不肯告诉对方就太过分了。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我就住在这栋楼。”

  “这栋楼?”秦大爷疑惑说道:“可是我记得下面四层都住满了啊。”

  夏仁接着说道:“我就住在五层,那个刘老太对门。”

  “五层啊,哈哈哈,小伙子你真会开玩笑。”秦大爷笑了两声,发现夏仁不说话,嘴角顿时有些僵硬。

  “真是五层?”

  “嗯。”

  秦大爷“……”

  夏仁“……”

  空气安静下来,两人面面相觑。

  夏仁清楚地看到,自诩什么都不怕的秦大爷,浑身都在哆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