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不存在的人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3042 2019.07.27 10:45

  “什么东西?”

  夏仁保持着迈步的姿势,停在了原地。

  那段文字则像是水面的波纹,继而又缓缓消失了。

  “我的幻觉越来越严重了。”

  他下意识地以为又是自己脑子里的肿瘤在作祟,毕竟据他所知,目前没有任何一种科学现象能够解释刚才的问题。

  那段突然冒出的文字,总不可能是另一种生物在与他交流吧?

  兜里的手机还在,另外除了赵明月给他的钥匙外,还有另一串钥匙也在兜里,这串多出的钥匙应该就是自己那个记不起来位置的家里的。

  他掏出手机,结果发现连锁屏密码都没办法解开,只能暂且作罢。

  “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迹象,只能明天去一趟附近的医院或者警察局找找办法了。”

  夏仁摸索着打开客厅的灯光,屋内顿时亮堂起来。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户型,甚至标准得有些老套,里面的房间看一眼就能知道是什么用处。

  入眼所及,玄关处是一个木制鞋柜,里面放着几双秀气的女鞋和毛绒拖鞋,按照赵明月所说,她曾经住在这里,那么这些鞋子理所应该是她的了。

  等等……

  夏仁望着卧室的方向,鞋子还在就说明衣服也还在。

  这间房子,对于某些人来说,简直就是座宝库啊……

  他晃晃脑袋,将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去,重新打量起屋子来。

  过了玄关是一间厨房,再往前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翠绿色的油画,画中是一片浓密的森林,在树干之间,一座木质的小屋若隐若现,画框有些年头了,而且不知道画师用的是什么颜料,那些绿色的树叶犹如真的一样,若不是其他颜色都已经褪变,夏仁简直要以为这是用相机拍下来的。

  还有一点奇怪的是,画框外面还有一层密封的玻璃罩着,可能是为了保护画作。

  屋内的气温极低,但好在没有一闪即逝的黑影,天花板上也没有滚动的弹珠声。

  关上房门,夏仁想要走到阳台拉开窗帘换换气,但是走到客厅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

  低头看去,这是一个中间印着骨头图案的狗盆。

  “她还养狗了?”

  夏仁弯腰将饭盆捡起,结果发现它还是崭新的,侧面的商品标签都没有撕掉。

  走到阳台,拉开窗帘以后,他又发现了一个挂在窗户边的鸟笼,同样是没有被使用过。

  “总感觉这房间处处充满了诡异的气氛。”

  他回到屋内,伸出手指在茶几上抹了一下,干干净净,可是为什么外面的门把手上那么多灰尘,看起来根本没人动过,赵明月也说这里很久没人住了,究竟是谁在打扫卫生?

  皱了皱眉,夏仁仰起头,目光在天花板周围巡视,霎时间,他睁大了眼睛。

  他的猜想没错,那里赫然挂着一具,

  空调!

  “空调还在。”

  夏仁松了一口气。

  当然,如果这空调现在是开着的就好了,不然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屋里这么凉快啊!

  “要不要趁天还没彻底黑下来赶紧离开?”

  受过二十多年现代文化知识熏陶,夏仁心中牢记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于灵异事件,还真的不怎么相信,这个念头也只是在脑袋里转了一圈就消失了。

  世界上没有鬼,一切现象都能合理的解释,只是有时候我们的知识水平还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所以才会对许多事情产生不必要的猜测。

  屋内的气温并没有给夏仁带来任何不适,反而进入房间后,一直困扰着他的头痛竟然消失了,身体仿佛一下子得到了解放,这种轻松的体验已经两年未曾有过了。

  搓了搓手,夏仁推开主卧的门,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张大床,上面是一床比较厚实的淡蓝色被褥,怎么看都是冬天盖得。只有一个枕头,赵明月应该是独居。

  房间的一侧是衣柜,另一侧摆放着一张书桌和梳妆台,只是梳妆台上没有多少化妆品,记得看到赵明月的时候她好像也是素颜。

  拉开衣柜,里面整整齐齐挂着一排衣服,从轻薄的长裙到羽绒服都有,夏仁心中一动,拉开左下方的一个小抽屉,里面果然叠放着大半抽屉的内衣。

  “倒是不像我姐那样乱丢。”

  随着这个想法冒出,夏仁疑惑地挠了挠头。

  “我还有个姐?”

  这个问题同样没有答案。

  赵明月生活的很精致,而且喜欢打扫,床上的被子柔软的像是刚晒过的一样,伸手进去,里面竟然还残留着淡淡的温度,仿佛主人只是暂时出门去了。

  他拿起枕头在鼻尖轻轻嗅了嗅,和在赵明月身上闻到的香味一样。

  她不久前睡在这里。

  可是,怎么可能?

  ——里面虽然很久没人住了——

  这句话是赵明月亲口说的,可是屋内的种种迹象都表明,她原来一直生活在这里,甚至直到今天。

  “是她撒谎了,还是……”

  夏仁宁愿是赵明月撒谎了。

  因为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她不存在!

  夏仁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想法吓到了,或许是心慌,亦或许是为了验证想法的真实性,他来到隔壁的房间,打开房门。

  出乎意料的是,这间不是次卧,而是书房,里面靠墙摆放着一列书架,上面零零落落地塞着各种书籍,书架旁边是一张书桌,上面是一部台式电脑,坐到椅子上,他试了下,能够开机,而且没有密码。

  书房里也同样很干净。

  点开系统更新,显示的上次检查时间是1105年12月份,也就是半年以前。

  冬天。

  “赵明月在冬日里出门,在她走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的时间停滞了下来?”

  尽管有些天方夜谭,但是这样想的话,一切就都能顺理成章的解释了,刚刚开门时的冷风和现在屋内残余的凉气都是那个冬天的温度,房间内如此整洁也是因为时间根本没有流逝,这些衣物没有带走,可能是赵明月没有预想到回不来的情况。

  她皮肤白得诡异,不和自己握手,交出钥匙后走的也很匆忙。

  这么说来,

  她的身份。

  “不管我的猜测是否正确,都要赶紧离开!”

  从小到大看过不少鬼故事,其中有关于水鬼的那一部分现在无比清晰,印象中,他们就是将生人引过来,然后自己得到解脱。

  现在时间将近七点,不经意间,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黑暗总是能够加重人心中的恐惧,夏仁逃命一般打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

  刚一出来,就能感觉到外面空气的闷热。

  由于小区比较老旧,所以没有电梯,他上下只能爬楼。

  楼道里一片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声控灯好像也坏了,夏仁拍拍手掌,没有反应。

  他只能掏出手机,靠着屏幕上微弱的光芒,扶着栏杆下楼。

  不知道是不是在畏惧着什么,一路上其他住户都紧闭着房门,里面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整个楼道里死一般的寂静。

  终于到了二楼拐角处,马上再下一层楼夏仁就能摆脱这个地方了,可就在这时,一道阴风忽然吹过,本来坏掉的灯光却在楼下突然亮起。

  同时传过来的,还有叩击房门的声音。

  心中一紧,不妙的预感升起,夏仁停下脚步,伸着头,透过楼梯的缝隙观察下面的景象。

  昏黄的灯光照亮了一楼的过道,一个白发苍苍的背影正站在房门前,抬起手,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房门。

  夏仁感觉这背影有些熟悉,仔细回想,才意识到这老太太竟然是不久前见到过的住在对门的邻居。

  “可她不是住在五楼吗?这个时间串门?”

  隐隐感觉情况不对,他没有着急下去,而是选择继续观察。

  不论老太太怎么敲门,都得不到回应,她佝偻的身子随后弯得更加深了,浑浊的双眼贴在门上,通过猫眼观察里面有没有人。

  未果之后,她接着缓缓转身,朝着另一扇房门走去。

  不对,是飘去!

  夏仁心脏砰砰直跳,他清楚地看到老太太的双腿并没有动作,然而她整个人却在移动!

  她到了另外一扇门,然后重复着刚才的行为。

  怪不得到了晚上所有的住户都不开门,原来是不敢!

  “怎么办,这时候冲下去吗?”

  夏仁立刻将这个方案否决掉了。

  楼上是未知的危险,而且赵明月的身份,说到底一直是自己的猜测,不一定就会害他,但是此刻的老太太是实打实的!

  没有给他多少犹豫的时间,老太太已经放弃了一楼的住户,转而朝着上面来了!

  “必须跑,绝对不能被她抓到!”

  夏仁不再纠结,回身朝着楼上冲去。

  就在他跑到三楼的时候,看到二楼的灯光也亮了,然而却没有敲门声。

  “难道是在追我?她已经注意到我的存在了!”

  一刻也不敢停,夏仁摸索着栏杆,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五楼,然后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躲了进去。

  他瘫坐在玄关处,大口喘气。

  没有注意到的是,旁边墙壁挂着的油画中,那隐藏在林木间的小屋里露出一双眼睛,正从背后静静窥伺着他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