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恢复记忆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144 2019.07.30 21:51

  夏仁陷入到了纠结之中。

  这是他第一次可以得到系统奖励,要从四个选项里选择一个,那就必须要看哪个对自己目前的情况更有帮助。

  增加污染值的自不必说,光是5/100的污染值就让他大脑产生了不可控的畸变,若是再增加到10/100,指不定又会出现新的扭曲,甚至当场暴毙都有可能。

  污染抵抗的属性一看就是好动西,可他现在已经有三点,从三到四,貌似增益也不是太大。

  那么选择50成就点?成就点看介绍也非常有用,有了成就点就能在商店兑换物品,而且纠正大脑畸变所需的三级抗污染液就必须要从商店获取,不管怎么说,成就点都是他现在乃至以后都迫切需要的东西。

  思考良久,夏仁终于决定,就是你了!

  【消除自身5/100污染值!】

  这是目前最稳妥,也是最有直观用处的一个选项,因为商店目前还是一片灰色的状态,万一这50成就点在里面兑换不了什么东西,他这次的任务奖励等于是浪费了。

  虽然有一级抗污染液能够消除污染值,但为了5/100的污染值就使用未免太过浪费,而且直觉告诉他,抗污染液一定是非常重要的物品,绝对不能轻易使用。

  【是否确定?】

  【确定!】

  刹那间,数道触手再度从脑后伸出,只不过这一次的目标不是别人,就是夏仁自己。

  细长的组织在空气中挥舞,分裂出两道,如笔直的钢枪般,直插他的双眼!

  “卧……”

  他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触手就已经从眼眶进入了他的身体。

  夏仁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触手似乎并没有实体,他的眼睛未感觉到一点不适,只是眼看着两条长长的东西贴在自己脸上来回扭动,心里还是感觉到一阵难以形容的恶心。

  很快,触手消失,他感觉颅内的钝痛缓解了一些,同时,大量的信息涌入,头脑一阵发胀,他捂着眼睛,痛苦的哼了声,一屁股栽回沙发上。

  【污染已消除,当前污染值0/100】

  “记忆,恢复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夏仁的神色还有些迷茫。

  他今年二十四岁,父母双亡,大学毕业已经两年,还是和姐姐住在一起。因为当初入职体检查出肿瘤的原因,一直没有份稳定的工作,目前为某网站的签约作者,不过是个扑街,正在连载的小说几天前也已经404了。

  他失去了收入来源,因此经济状况很差。

  这都不是重点,关键是:

  “我不是死了吗?”

  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记忆中非常清晰,他昨天瞒着姐姐到医院去做复查,结果就在和医生谈话的时候出现了心跳骤停的症状,半梦半醒中,他感觉到自己被紧急推往了手术室,然后就是有人在自己身边说咱们尽力了这种话,随后意识彻底消失……

  “为什么随后我会出现在大街上?”

  这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医学奇迹吧。

  而且就算记忆恢复,他也不记得自己之前有认识赵明月,那本房产证是怎么回事?

  “事情变得麻烦了啊。”

  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

  现在就算想回家也好好好斟酌一下了,到底该怎么和姐姐解释自己死而复生的事情,以夏秋冬的性格,到时候免不了一阵盘问。

  更加麻烦的是自己以后肯定要不断接触感染体,还有收容物也只能存放在这座屋子里,只能搬出来住了。

  “一切事情等到明天再说吧。”

  夏仁看了看茶几上的纸条,上面写着刘老太儿子的电话号码。

  尽管刚才坐在他的对面的是感染体,但记忆和情感还是继承自刘老太本人的,既然答应的事,还是做了为好。

  滑动手机解锁,按照号码拨过去,是西洲的电话。

  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对面说,电话就接通了。

  “喂,妈,我正忙呢,您老身体最近还好吗?”

  现在时间是晚上八点十分,根据时差,另一边差不多是早上八点十分。

  “我是刘奶奶的邻居。”夏仁说。

  另一边沉默了,良久:“我妈生病了吗?”

  “她已经去世了,一个多月前。”夏仁说道。

  “原来是这样,刘阿姨她……”声音有些落寞,但并没有太过悲伤的感觉。

  “刘阿姨?”夏仁歪了歪头。

  “既然已经去世了,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我是方继中的律师兼朋友,他本人在三年前就已经得癌症离世了,临死前嘱托我帮他瞒下来,别告诉他母亲。”

  夏仁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方说过段时间会回来处理后续的事情,然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秦大爷说刘老太儿子已经有两年没回来过了,原来竟然是这个原因。”

  他并非没有孝心,而是没有了尽孝的能力。

  至于向母亲隐瞒自己的死讯是好事还是坏事,夏仁身为一个外人没有评判的权利。

  总归在人生中最后这两年,刘老太还有些盼头。

  心中怅然若失。

  肚子很饿,但夏仁一点吃饭的心情都没有,这个房间虽然年头挺久了,但还有一点好处,就是浴室和厕所是分开的,夏仁进去打算洗澡的时候,看到浴室里除了洗发液和沐浴露,还有其他一些瓶瓶罐罐。

  他拿起两个看了看,身体乳?磨砂膏?听都没听过,洗澡不是只要洗发液和沐浴露就够了吗?记忆中也从未见姐姐用过这些东西。

  洗完澡出来,发现白天忘记了买牙刷牙膏,望着洗手台上卡哇伊的粉色猫耳水杯和里面的牙刷,夏仁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默默回到卧室去了。

  这里到处都是赵明月痕迹,就连现在头下的枕头都还有她的味道,夏仁实在想不通,昨天那个俏皮地凑到他耳边说‘世界要完蛋啦’的女孩为什么会凭空消失了,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知晓她的存在。

  “深渊异化体赵明月……”

  他在心中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终究还是进入了梦乡。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夏仁发现自己站在客厅里。

  “这是梦。”

  窗外是黑色的夜空,窗边还挂着那个鸟笼,随风轻轻地摆动,客厅里开着灯光,能够看到一切陈设都和他进来时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平白多出了一种温馨的感觉。

  书房的门开了一条缝隙,恬淡的音乐声若有若无地传出,有谁在里面。

  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越过脚边的狗盆,走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