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全境污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我常常帮助一些俏佳人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2374 2019.09.11 19:40

  没有人能够看到她的样子,除了夏仁。

  秦芸从昨天下午一直等到晚上天黑,他也没有回来,夜晚的风很大,吹进屋里,呜呜作响,像是有人在哭泣。

  她虽然已经死了,但一个人的时候,仍然怕这些。

  很怕很怕。

  秦芸不想孤零零的,尤其是死后,这种念头像是野草一般,在心里疯长,逼得她快要发疯,差点失去理智。

  还好,这时候有个人过来了。

  他很帅!

  这是秦芸看到夏仁的第一个念头,然后在看到自己没穿衣服时候,他又赶紧退了出去。

  还很绅士。

  这是秦芸的第二个念头。

  总之,从两人相遇开始,秦芸看到的,就全是优点。

  秦芸的喜欢起初来自于想找个人依赖。

  就像是两人之间先架好了一座梯子,她迫切想要爬过去,爬到温暖的地方去,之后所有的一切想法,都是为了能爬过去而服务,就像“我是不是喜欢他啊”“我估计是喜欢他吧”“我喜欢他了!”等等之类。

  她害怕自己会想些别的,害怕一个人,所以就干脆什么都不想。

  “只要我喜欢他了,那么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都可以接受。”

  秦芸放弃了思考。

  “只要是能找个人依赖,就算是糊涂一些也没关系。”她这样认为。

  夏仁是唯一的。

  他能看到自己,堂堂正正的,不会像楼下的邻居一样发疯地跑掉,能够面对面坐在一起聊天的那种看到。

  对于秦芸来说,夏仁是她的唯一,所以梯子也只有一个,她想要摆脱孤单,就只能爬。

  虽然梯子差一点断掉,虽然自己差一点就消失了,但好在,他最后还是救了自己。

  爬过去了。

  临走的时候,夏仁说:“你别乱跑,我还会回来的。”

  回来,当然是回来和自己在一起的意思。

  所以秦芸就等,也只能等。

  她不能离开房间,不能去主动找他,而且她是死的,他是活的,甚至再多考虑一点,她三十出头了,他才二十多……

  他们之间,没有一样是对等的。

  夜晚很难过,待在破败的废墟里,下意识的就会胡思乱想,每次一想,就感觉到绝望,不过有最后那句承诺在,就能有盼头,能坚持下来。

  “我骗你干什么?”

  他说了不会骗自己,就不会。

  不过第二天一大早,看到太阳升起来了,她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家里收拾干净。

  可能……或许……因为家里太乱了,他才不愿意回来的,没人喜欢进乱糟糟的屋子,尤其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这样,就算他回来了,怎么睡觉呀。

  于是秦芸站在门口,趁着有人经过的时候,用自己的能力要了手机过来,打到装修公司,让他们过来收拾屋子。

  人来了,看到他们忙碌的样子,屋子渐渐干净起来了,秦芸很开心。

  然而很不公平,他们却看不到自己。

  有点黯然。

  就在这时候,他回来了。

  他终于,回来了。

  ……

  ……

  “夏仁——”

  拖着长音,一个柔软的身体迎面撞进怀里,夏仁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

  好不容易,他仰着头,调整呼吸,忍住了。

  “夏仁~”

  秦芸紧接着一个熊抱。

  “噗!”

  这一口血终究还是吐了出来。

  屋内瞬间安静,所有装修工都转过头看向夏仁,秦芸更是手足无措,不停道歉。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身边有个装修工弱弱问道:

  “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牙龈炎犯了。你们忙。”

  夏仁掏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塞回兜里,拉着秦芸往屋外走。

  “我出不……”

  到了门口,秦芸想起来自己的限制,话刚说到一半,就看到他带着自己,已经迈出了大门。

  “你怎么了?”

  夏仁回过头问她。

  秦芸连连摇头,“没什么。”

  我竟然出来了!

  她在心中呐喊,同时狂喜。

  能出来就意味着很多事,她不再被房间束缚,可以出去,可以主动见他,哪怕别人仍然看不到……

  “这装修队是你叫来的吧?”

  夏仁进了楼道,问。

  楼里有电梯,所以很少有人会走楼道,尤其还是在九楼。

  “你不开心吗?”秦芸低着头,微微抬起眼看他。

  “这倒不是。”

  “我就想着把家里收拾干净,重新装修一下,以后你可以过来和我一起住,咱们一起……”

  秦芸说到这,说不下去了。

  这种露骨的话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夏仁则在想另外一个问题。

  怎么样让她乖乖听话,不做反抗的跟自己回家。

  若是对方反抗的话,哪怕他曾经救了对方一命,事到如今还是不得不狠下心来。

  绝对不能留一个定时炸弹在外面,当初的出租车司机沈华就是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反面教材,感染体这种东西,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做出意料之外的事情。

  看眼前的情况,她家里都已经开始装修了,肯定是想要住在这里的。

  “那个,秦芸。”

  “嗯?”

  秦芸眼神疑惑地看着他。

  夏仁整理了一下措词,说道:“我现在一个人住,我的房子还蛮大的,欢迎你来我家玩。”

  “啊?”

  秦芸一下子有些慌乱。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仅仅是邀请我做客,难道不打算和住在一起吗?

  心中微微有些失落,然后就听到下一句:

  “玩累了就……直接睡觉,没问题的。”

  秦芸脸忽地红了,至于刚才的失落,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他,好大胆啊。

  很想立刻答应,但长久以来的性格,又让她感觉自己要矜持一点,就没有应声。

  夏仁以为她不同意,继续道:“你现在的房子不是还不能住人吗?我常常帮助一些俏佳人,如果你不要来的话……”

  “我要!”

  秦芸用力点头。

  夏仁脸上露出笑容:“那这边就先让他们忙活着吧,过一段时间再回来看看。”

  两人下了楼,秦芸一直是低着头的状态,也不说话,夏仁主动问道:“你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吗?我可以带你去超商康康。”

  他随手把之前擦过血的纸巾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不,不用了。”

  秦芸思绪乱飘,也不知道死了之后,每个月还会不会来那个,应该……不会的吧?

  这是个问句。

  ……

  ……

  他们走后没多久,一个男人来到他们曾经站过的位置,闭上眼感觉了一下。

  他接着走到垃圾桶旁,从里面捡起一块带血的纸巾。

  “这是……”

  男人将纸巾展开,手指抚摸着上面的血迹,露出思索的神情。

  “妈妈,那个大哥哥在干什么啊?”

  “小孩子别看。”

  母亲拉着孩子就走,但是自己还是忍不住回头又瞧了一眼,心里惋惜。

  挺帅一个年轻人,可惜是个变态。

  零碎的记忆纷乱不堪,怎么都无法拼接到一起,这让他有很多问题都想不通,但是年轻人至少明白了一件事。

  “我的血!”

  他将已经变为洁白色的纸巾丢回垃圾桶,消失在街道尽头。

  ps:本书将在中秋节上架!还请各位不论如何,给白猫一个首订吧,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举报

作者感言

白胡子的猫

白胡子的猫

感谢时之幽灵的四千赏!

2019-09-11 19: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