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不可忍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120 2019.07.01 18:48

  那虎枪鞑子顿时一怔,全身发疯似的哆嗦起来,手中就要扎下的虎枪也无力地掉落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突忽其来的一幕,让赵永山不禁楞了一愣,随即侧过身子见到了虎枪鞑子身后那个熟悉而亲切的身影,喜出望外,发出了发自肺腑的欢呼:“少爷!”

  随即眼泪夺眶而出,一把推开了后金鞑子,飞扑了过来,抱住那人的大腿大哭起来:“少爷……呜呜……少爷,你没有死!太好了,你没有死!”

  少年大枪一扫,将那虎枪鞑子甩飞了开去,看着脚下哭得涕泪横流的赵永山,百感交集,但还是柔声宽慰道:“没事了,这不是没事了嘛,快起来吧。”

  少年名叫赵烈,原是开原富商之子,有着一个富庶的家庭,疼爱他的爹娘,自幼学文习武,有着一帮小伙伴,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建州军攻破开原后,将全城人屠杀殆尽,他的家人,他的亲戚,他的朋友,他所认识与不认识的开原人,几乎都死在了城中。

  侥幸那时,他带着书童赵永山和几个仆从正在别处山庄巡查并做游历,逃过了一劫。

  等得到开原被围的消息后,赵烈心急如焚,连夜兼程就往家中赶去,可回到开原时,城内已是一片废墟,城中十余万人,不论男女老幼,皆被屠杀,亲人旧友们的遗体也早就不复存在,或是被焚,或是已合在一起扔进了坑中。

  便是连遗体都无法收敛,这让赵烈等人目眦尽裂,当即就去寻鞑子报仇,亲手杀了三个鞑子后,被打落了河谷。

  若不是几个仆从拼死相救,后果不堪设想。

  带着昏迷中的赵烈,一行人一路先是逃到了辽阳,又逃到了广宁。

  一路上,仆从死的死,散的散,身边也就只剩下了个自幼一起长大的赵永山。

  为了报这血海深仇,赵烈带着赵永山投军从征,凭着一身自幼习成的武艺,在这河口墩中做了个夜不收。

  前几日,由于赵永山身体不适,赵烈便强行将赵永山留在了墩中,和另外一个夜不收开始了例行的巡边哨探。

  一路碰上了三波后金哨探,在接连打退了两波哨探,杀死了五个鞑子后,被第三路撵在了双河口,疲倦不堪的两人,没有投降,而是继续奋战,与那三个鞑子同归于尽。

  饶是赵烈一身武艺,最终也落得个脱力而死。

  若不是后世的赵烈附身而来,这世上又少了个悲壮的明朝少年。

  扶起喜极而泣的赵永山,赵烈眼中已是多了许多温暖,根据融合的记忆,他知道,这个赵永山正是他最忠心的书童以及最好的玩伴。

  本是孤儿,自幼就被家中收养,跟赵烈一块儿长大,虽有主仆之分,但其实情同兄弟,绝对死党。

  “起来吧,永山,我们还有更多的事要去做!”

  赵永山一跃而起,抹着眼泪,脸上已满是笑容,没有什么比少爷还活着还重要了,而且看少爷这模样,似乎并没有什么内伤,方才多半是脱力晕厥过去了而已。

  就是说嘛,区区几个鞑子又怎会是少爷的对手。

  “少爷,建奴大军将至,河口墩已经奉命焚烧,大伙儿往西平堡撤去了,我们也快点去吧?”

  “西平堡?”赵烈蹙起了眉头。

  有关西平堡的后世记忆宛如流水一般潺潺而来。

  天启正月二十一日,后金军利用三岔河封冻,涉渡辽河,三万广宁军河防军抵抗不到半日就全线崩溃。

  广宁战役一触即发,在广宁防线的最外向,西平堡宛如磐石一般遏制住了后金大军的前进。

  西平堡守将罗一贯,性格忠厚,为人耿直。

  虽只有三千人守军,可在后金军扑来后,仍英勇奋战,没有丝毫后退之意。

  面对后金军树旗招降,遣使说降,罗一贯均不从。

  两军战争异常惨烈,先是西平堡参将黑云鹤按捺不住胸中怒火,不顾“经抚戒勿轻战”的军规,亦不听主将罗一贵不许出战的禁令,率先统兵出击,重创后金军后,被占据绝对优势兵力的后金大军团团围住,英勇殉国。

  后,罗一贯又被弓箭射中右眼,他拔箭时连眼球都带了出来,血流如注,变成了血人,可仍坚持指挥。

  全堡将士奋然而战,与后金军进行了殊死搏斗,后金兵几乎是“尸与城齐”。

  但面对十几倍敌军,西平堡守军外无援军,内又火药弓弩用尽,最后三千守军全部殉国。

  罗一贯北向再拜,挣扎爬起后,说,臣力竭矣!

  然后就举起佩剑,自刎而死。

  而苦等不到的三万援军其实也殉国在了西平堡不远的沙岭驿。

  三万援军在总兵刘渠的带领下,集结成了团团的军阵,与后金伏兵遭遇,一时之间,后金军也无法攻破三万明军组成的军阵。

  却不料那早被后金收买的中军游击孙得功卖国求荣,在双方激战的时候,带领自己的部下,向后逃跑,敞开了明军侧面放敌军过来,并且大呼打败了,打败了,造成了明军士气动摇,以为前边真的败了,开始后退。

  兵败如山倒,明军一路溃逃,被后金追杀,广宁总兵刘渠、参将刘利寿、镇武堡副将刘征等先后战死,明军几乎是全军覆没。

  明朝数万大军抛尸沙岭,此后的几十年间,沙岭到处白骨纵横、磷火闪烁,路人夜行都不需挑灯照明,沙岭成了一个巨大坟场,一直到三十年后,才有一个老和尚做善事,雇人拣尸体掩埋,竟整整拣了十年。

  孙得功一不做二不休,又率军返回了广宁,诈开城门,然后四处放火作乱,吓走了辽东巡抚王化贞,孙得功等叛将率士民出城东三里望昌冈,具乘舆,设鼓乐,执旗张盖,迎建州军入驻巡抚署。

  至此,这座物资云集的辽东重镇广宁失陷。

  相传,建奴从这里获得了大量的人口,充作为奴,搬走了两百门大炮,数以万计的铠甲,百万石的米豆和大批银两,一直到天启三年底才把战利品搬空。

  让后金这个强盗集团获得了大量的物资,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这是对文明的无情摧残,这是对野蛮的放肆纵容。

  是可忍,孰不可忍!

  赵烈转身看向燃烧中的河口墩,目光深沉广远。

  这样的悲剧一定不能发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