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屋舍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026 2019.07.07 23:14

  看着燃烧着的村落,赵烈心急如焚,之前在村落中所遇过的一切,都瞬间地在脑海回荡。

  小村在燃烧,那里面的人呢?

  那些和蔼的老人家,那些憨厚的大叔,那些青春可爱的小妮子们!

  不,不!

  赵烈简直不敢再往下想去,不再再有一丝一毫的联想。

  幻想,只有幻想,千万别有事,千万别有事!

  就当做是一次无意的火灾,是的,只是调皮的狗娃失手把自家房子点了,一定是这样的!

  房子烧了就烧了,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的!

  是的,一定人会没事的!

  赵烈在心中疯狂地吼叫,虽然他明白这只不过是在幻想,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但他愿意这样自欺骗。

  他不敢想象那可怕的一切!

  他在骗自己,却绝不骗部下,更不会用部下的安危来进行任何的冒险!

  “备战,三三开,永山守!”赵烈振臂一呼,滚鞍下马,扑进了风雪中,身后两个夜不收也翻身下马,紧随而后。

  齐泰山、虎头和白眼是一组,冲着那远处燃烧着的村落骂了一句,也操起兵刃,跌跌撞撞地从另外一个方向,向着燃烧的小村赶去。

  而赵永山与另外两个夜不收为一组,连忙收拢战马,将马匹全都赶到了背风处,随后,一人守前,一人看后,赵永山则滚爬了几步,将双插扑在怀中,凝视着山口,提防不测。

  三三开,是赵烈在临行前做好的分组预案,将九个人平均成为了三组,专用于类似的穿插包围。

  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实是让赵烈怒火中烧。

  小村在燃烧,但赵烈知道,村中最富裕的一家不在其间,而是在村子的另一端,不会受到这边火势影响,跌爬中,赵烈已是看到,那户人家没有燃烧!

  这绝不是意外,定是贼寇所为!

  而且这火烧了有一阵子了。

  但,贼人定然还没离去,否则,另一侧的那几间屋舍不会没被点燃。

  那伙贼人定在那里!

  杀贼!

  风雪中扑滚,赵烈怒目圆瞪,注视着一切可能藏有哨探的地方。

  这样大的风雪,寻常的贼寇是不可能有人愿意留在屋外放哨的,但这若是建奴做的呢?

  虽然那伙强盗近来日益骄纵,视明军如无物。

  但此处距离西平堡不过半日马程,哪怕是再骄纵的建奴想来也不敢在这个地方马虎大意的吧。

  若是建奴的话,一定是留有哨探的。

  一定要提防哨探,不然,如此的雪地,进攻方是大为不利的。

  哪怕风雪滚滚,赵烈也必须要怒目圆睁,紧盯任何可能存在的隐患。

  赵烈扑在最前面,两侧各有两名夜不收勉力跟随,却始终落在后面。

  赵烈已经拼了,拿出所有的力气,疯狂前进。

  这片雪地毫无障碍,一目了然,行进于此极其危险,不尽快通过,摸清楚那处房屋的内情,说不定得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

  因此,赵烈扑得很凶。

  好在,任何可能隐藏哨探的地方都未见异样。

  看来,真的是没有什么哨探在外,那屋子内的看来并不是建奴了。

  赵烈稍稍喘出一口粗气,向着那处屋舍全速前进。

  而齐泰山领着虎头与白眼,也从另外一个方向向着屋子接近了。

  最好是该等他们接近,两路包夹才是上策,但赵烈已是等不及了。

  这样的雪地,多一分停留,就有多十分危险,宁可冒着危险,也不能更多等待了。

  赵烈也不再等待,趁着风雪遮掩住了他的声音,扑向了屋子。

  贴着低矮的院墙,猛地喘息了几句,赵烈小心地往内看去,顿时目眦尽裂,院子里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地散落着几具尸体,身形扭曲,显然是临死前遭受了极大的苦难。

  而正屋内隐隐传来了阵阵放肆的嘶笑欢嚎,间夹着女子的哭泣哀求,让人心头直颤。

  这帮混账!

  赵烈暗骂了一句,但并未鲁莽从事,而是继续扫视着院内,倾听着任何的响动。

  除了正屋中的声音外,两侧的偏屋中也有隐隐的声响,却不是人声,而是马匹的声响,这帮该死的贼寇也知道怜惜他们的马匹,将马牵进了侧屋中避雪。

  这帮畜生,知道对马儿怜惜,却对村民如此的残暴,难道不知道大家都是同胞嘛!

  赵烈这一组的两个夜不收终于气喘吁吁地赶来,贴在院墙上,大喘粗气。

  “我去左边的侧屋看看,房三你往右边的侧屋查看,若是无人就往正屋窗下汇合,若是两间侧屋中有人,就打个手势,不要轻举妄动,老四你留在这儿,谨防正屋中有人出来!随时准备支援!”赵烈吩咐两人道。

  两人齐齐听头,大喘几口,便就屏气凝神,房三抽出了腰刀,若是要在屋内作战,短刃要比长枪更耍得开。

  而赵烈则依旧拎着大枪,月棍、年刀、一辈子枪,他枪术极高,对自己有信心。

  而老四则小心翼翼将防护得很好的开元弓从裹着的油皮中拿出,拉了拉弓弦,左手紧握住弓,右手虚拉弓弦,指中捏了三支棱羽,专心致志,准备随时射箭支援。

  他虽然拳脚近战不怎么出色,却是个神射手,全靠射术在夜不收中厮混,留他在外充做支援,正是扬长避短。

  院子中很静,屋子内却很吵,赵烈与房三互视一眼,随即一起从破墙上翻身而入,稳稳地落在了院内的雪地上,随即,弯腰小跑各往各自的方向。

  老四警惕地盯着正屋,谨防有任何的不测。

  赵烈的速度依旧最快,一骨碌已到了左边侧屋的门前,这屋门已被破坏,斜拉着搭在地上,而贼寇竟也舍得拉了几条被褥挂在了门框上,为里面的战马遮蔽风雪。

  这帮畜生!

  对自家的马匹倒真是心细。

  赵烈暗骂一句,伏在门边,小心听了一下,确信里面只有马匹的声响,并无人声。

  但为保确切,他还是要进屋查看,贴在门边,默念三声,随即一撩被褥,蹂身而入,手握大枪,目光如电,飞速地扫视屋内。

  赵烈,却是愣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