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三路哨探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059 2019.07.06 20:33

  夜不收中原本最勇悍,也最老资格的齐泰山都举刀共存,拥护赵烈这位上官了,那剩下的两个桀骜的夜不收自然也都抽刀而出,高高举起。

  整个营房中,战刀同举,誓约共存!

  不管日后会不会发生变化,最起码,在此刻,这西平堡众夜不收们,热血激荡,甘愿追随在赵烈的马下,举刀共存!

  这就够了,不能在此翻盘,那就只有在此殉国,还谈什么以后会不会变化?

  激励已够,赵烈立即开始清点名册,熟悉人员以及所长。

  为了加速这个进程,赵烈率先以身示范地介绍起来:“我是赵烈,天启元年七月投军从征,辽东开原人,近哨十七次,远哨三次,弓马娴熟,火铳大枪无一不精,杀敌二十余,斩首六级,会说奴语。”

  赵永山也跟着为大家示范:“我是赵永山,天启元年七月投军从征,辽东开原人,近哨十六次,远哨两次,弓马娴熟,火铳略懂,尤擅长刀与开元弓,杀敌八九人,斩首一级,听得懂奴语,只会说几句。”

  有了这两人开头示范,众夜不收们也就照样学样自我介绍了起来。

  这不仅节省了大量的时间,而且也让众夜不收加深了相互了解。

  作为要同上战场,互托生死的同袍,知晓彼此的所长,绝对是件很必要的事,尤其是夜不收这种类似于小规模特种作战的兵种,更为重要。

  而且从中,赵烈也能看出众夜不收的精神状态,以及得到更为鲜明的第一印象,性格特点等等。

  固然不见得全部正确,但有了大概也就够了。

  很快,众夜不收们之间已经是熟络了许多。

  二十五个夜不收中,从军最短的才三个月,最长的则有两年的时间了,人人都与建奴有着血海深仇,并且也都有过外出哨探的经验,也都有过实战经验。

  不论是否有过斩获,最起码都是见过血的。

  最厉害的就是那从军两年的齐泰山,他号称杀过四十多个敌人,也获得过十个首级,只是被认为其中有杀良冒功的首级,因此,上上下下,现在却也只是个小旗,所以,格外的桀骜不驯。

  而那两个比较桀骜的主儿,一个绰号叫做虎头,一个绰号叫做白眼,也大都跟齐泰山相似,被打过军棍,也被处罚过,现在连小旗都不是。

  但按他们的说法,可也有道理,都特么是鞑子衣帽,杀之前哪里晓得是不是真鞑,总不能站那任由人杀啊,而且杀了后,那首级总不好浪费的。

  这三个家伙,都算是**,老油子,桀骜不驯,又都有过杀良冒功的恶习,若是正规军军阵对决的话,那赵烈才不会留着这三个**,绝对是要打发出去的。

  但用在夜不收特种作战上,还是可行的,毕竟三人都与建奴有着血海深仇,尤其是齐泰山更是全家死绝,这三人还有药救,用好了,也能充当三把尖刀,这也是夜不收的特性所决定的。

  再加上,三人也都算是诚实,赵烈准备让三人就跟在身边。

  而那三个堵门的夜不收,两个都是家丁出身,叫做刘忠,刘福,是一对堂兄弟,是从辽阳逃难而来的。

  其中那个拦住赵烈检查腰牌印信的则是个投笔从戎的书生叫做黄炎全,虽然连童生也没考取过,但到底是读过几年书的,而且拳脚也很不错,尤其擅使鸟铳,可做到八十步十发八九中,堪称神铳手。

  昔时戚家军练兵考核,鸟铳手射靶,以八十步距离为标准,十发七中为精炼。

  此人即便在戚家军中也是一等精锐了。

  难怪从军不过一年有余,便就做到了总旗官,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

  只是此人上面没人,所以,除非有什么重大的变故外,那这辈子的上限也就是个总旗了。

  但在赵烈看来,此人很是不错,有知识有文化,也懂得一些兵法,且有实战经验,是个不错的小队长人选。

  一般而言,夜不收出外哨探敌情,近哨一般两三成队,远哨则八九成队,一来这样更为机动灵活,更便于隐藏行踪,二来也可以更广泛地获取军情。

  所以西平堡的二十五人,赵烈准备分作三队,前往三岔河防线哨探、骚扰。

  他自己当然是要独带一队的,而这黄炎全也可以带一队,还有一队人马,赵烈准备让那个“老猎人”出身的夜不收总旗牛大成带领。

  这也是西平堡本堡夜不收中的领头人,也一定的领导能力,也有很强的作战经验。

  二话不说,赵烈便就公布了他的布置:“奉将爷军令,西平堡夜不收,即刻前往三岔河以东刺探敌情,截杀建奴探马,并沿途对敌扰乱,制造混乱。”

  “是!”众夜不收闻战而喜,跃跃欲试起来。

  天启初年的夜不收中,大多都是好汉,良莠不齐与军纪败坏是在后期才盛行的,那时每战每败,功赏不公,大环境无比恶劣,夜不收这支英勇的部队,自然也跟着堕落了。

  “令百户赵烈,率齐泰山、赵烈……九人,往三岔河一线哨探!”

  “是!”赵烈,齐泰山等人自然大声领命。

  “令总旗黄炎全,率刘忠、刘福……八人,往黄泥洼一线哨探!”

  “是!”黄炎全应答中略带惊喜,他没想到竟被委以一队重任,令他顿生知己之情。

  “令总旗牛大成,率王富、马大元……八人,往柳河一线哨探!”

  “是!”牛大成沉稳而答,也放下心来,他这一队,有七个都是他原本的部下,是西平堡本堡的夜不收,指挥起来相当方便。

  他原本以为赵烈会将夜不收们拆散使用的,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大度,这份气度让他也不禁暗暗脸红。

  “三路人马,各备五日干粮,三日后申时三刻之前,不论如何于西平堡原河口墩旧址集结!”赵烈掷地有声。

  “是!”众人慷慨应答。

  天启二年正月十五日巳时二刻,西平堡夜不收二十五人,分兵三队,沿三路,哨探而去。

  同时,广宁总兵刘渠第三次请求辽东巡抚王化贞坚壁清野,以守待攻的计划被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