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泪水飞溅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023 2019.07.08 00:04

  侧屋中,确实只有马,没有人!

  那五匹马都正吃着豆料,不甚出奇。

  但马鞍的款式与配件,还有豆料包的样式,竟是建奴风格。

  尼玛,这烧了村子的,正在正屋中肆虐的竟然是建奴探马!

  而且他们竟然狂妄到在明军腹地都不放哨探!

  草他么的,太看不起人了!

  赵烈脸色铁青,拎枪而出。

  而右侧屋外窗下,房三正向赵烈打着手势,右侧屋中有人!

  赵烈连忙矮着身子,小跑而去,倾耳去听,果然里面正除了有马匹的声音外,隐隐约约还有呜呜呜的哭泣声,一个孩童的哭声。

  这绝不是建奴,但不排除没有建奴在内。

  赵烈试着点了点屋门,并未在里面拴上,便就点了点房三,示意房三进屋后往右侧冲,而他则运了运气,一推屋门,大枪一扫,合身而入。

  目光如电,赵烈瞬时已将屋内场景揽入眼中,依旧是马吃豆料,屋角却依着一个孩童正在哭泣,并无建奴。

  赵烈松了口气,向着孩童走去,而房三此时也紧跟着冲入了屋内,见只有一个明朝孩童靠在墙角,也松了口气。

  “狗子,你是小狗子?”赵烈看清了孩童的面目,正是这户人家的小儿子,八九岁的样子,素来最为懂事的一个,也最听话,只有在从不从军这一方面会跟家人有不同意见。

  每次赵烈到来,都让这小子高兴不已,缠着要舞枪弄棒,说是要好好练武,将来从军报国,做个跟赵大哥一样的夜不收,保家安民。

  孩童也看清楚了赵烈的脸庞,想要停住哭泣,却做不到,只有哽咽着说道:“赵……赵大哥,鞑子……鞑子来了,他们杀了……大伙儿,姐姐,姐姐也被他们抓在屋里,快救姐姐,快去救姐姐她们。”

  赵烈心疼地弯下了身子,伸出手,擦干净了孩童的小脸,上面黑的红的一堆,显然之前是跟鞑子打斗过的:“小狗子,怎么样,你打了几个鞑子?”

  “一,一个,我,我拿大枪……捅了他后心……”小狗子转泣为笑道,“只是,鞑子穿着铁甲,没,没捅进去。”

  那所谓的大枪实际上是赵烈给小狗子削得一杆竹枪,虽然只是竹子做的,但却是小狗子最喜欢的东西,形影不离,就连睡觉也都抱着一起睡的。

  赵烈爱惜地揉了揉小狗子的头,却忽然发现,小狗子的脸色苍白得很,简直完全可以说是惨白了,这让他心中不禁咯噔一声,查看起小狗子:“狗子,你没有受伤吧?”

  小狗子强笑着说道:“赵,赵大哥,我,我刚才一直在哭,是不是很丢人?”

  “没,没有!”赵烈飞快地探查着小狗子的伤势。

  “可是,你说过,好男儿宁可流血也不流泪的,我,我不是好男儿了!”小狗子的声音渐渐开始虚弱起来。

  赵烈也看见了小狗子盖在腿上的那些稻草里正渗着鲜血:“狗子,你腿受伤了?”

  赵烈一手掀开了稻草,一手就去拿金疮药与事先早就在广宁自己制作的简易绷带。

  却愣住了,站在一边的房三看了过来,也愣在了当场。

  那稻草之下只是一堆浓血,那血正不断地从狗子的身上涌出,那小狗子的双腿已经没了,被人砍掉了,被建奴齐根砍掉了,还丢在这里等死!

  这孩子才八九岁啊!

  赵烈顿时怒火中烧,捏紧了拳头,只待起身去正屋找那些鞑子搏命,却忍不住了,先将小狗子揽入了怀中,因为,他看见小狗子的眼睛已经低垂,瞳孔似乎也开始涣散。

  “狗子,狗子,你不要死,你不能死的,你是好男儿,你是好男儿,你是我的好徒弟,我说过要教你练枪练弓的,你也说过要做夜不收的!”赵烈泪如泉涌,将孩童搂在怀中,疯狂地在断腿上倒金疮药,随即去拿绷带绷。

  小狗子看着赵烈,目光已开始涣散,但脸上却渐渐有了一丝笑意:“赵,赵大哥,其,其实我说谎了,狗子说谎了,鞑子一来就将我打到了一边,我,我根本就没有打到鬼子,我的大枪,我的大枪已早被娘给扔掉了。”

  “娘一直不准我做夜不收,也不准我练武,她,她想要我读书,她要我考状元的!”

  “赵大哥,我说谎了,你,你还收我做徒弟吗?”

  “我,我不想考状元,我还是想要做夜不收的!”

  “你,你能原谅我吗?”

  “原谅,原谅,我原谅你,我会收你做徒弟,我要把我所会的全都告诉你,你一样可以做夜不收,可以做大明最出色的夜不收的,你可以杀敌报国,可以护国安邦的!”赵烈一个劲地答应着,泪水飞溅,手中的绷带飞快地打着。

  但,他知道这样的伤势,已经没有救了,要是在一开始就能救助的话,那赵烈坚信还有一些希望,可现在这血已经流了这么多,几乎流干了,但他依旧打着绷带,他渴望奇迹,他渴望能有奇迹出现。

  听话懂事的小狗子啊,他才八九岁啊!

  他说好要做自己的徒弟,说好要做大明夜不收的!

  可是,赵烈的话语已经没有人来回应,那小狗子也已经闭上了双眼,嘴角还残留着一丝微笑,人已死在了赵烈的怀中,死在了他的家中,这个已经被建奴霸占的家中。

  “狗子,不,小狗子!”赵烈将小狗子的遗体紧紧搂着,咬着自己的手臂,疯狂地呜咽着,疯狂的呜咽着。

  奇迹,说好的奇迹呢?

  皇天后土,苍天啊,大地啊,怎么会是这样啊!

  赵烈泪水飞溅,房三的眼中也渗满了泪水,他转过身去,狠狠地抹着,拍了拍赵烈的肩头,沉声低吼:“报仇,走,咱们去报仇!别让那些鞑子跑了!”

  赵烈点了点头,站起身子,将小狗子绑在了自己的身后,拎起大枪,恶狠狠地冲出了侧屋,冲进了风雪中,向着那依旧传来鞑子们放肆欢笑声与女人的哭泣声的正屋冲去。

  这是小狗子的家,所有的强盗,都得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