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月黑风高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094 2019.07.04 09:19

  人微言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个时候,别说是去向王化贞揭发孙得功了,便是连见到王化贞的资格都没有。

  而且就算能见到王化贞又有何用,难道对方会听信你一个夜不收,一个刚刚被拔擢为百户的“外人”,却去怀疑自家一向亲信有加的“中军游击”?

  这可更是又得加上一条疏不间亲了,到时候,非但除不掉王化贞,便连自身都要倒大霉的。

  但孙得功这厮必须得先除掉。

  否则广宁必定很难保全。

  直接予以人道毁灭!

  领取了相应的甲胄、腰牌出来,已是天黑。

  赵烈也不急,径直带着赵永山寻了家客栈,饱餐了一顿,就静静地等待着夜幕降临。

  孙得功投敌之事,本就是杀头的买卖,此时此刻必然不敢让太多人知晓,至多也就是几个最为亲信之人知晓。

  而一旦杀了孙得功,那些个知晓内幕的亲信也必将惶悚不已,仓促间又无法取得与后金的信任,那孙得功这一路危害最大的内奸也就废了,算是扳回一局,占了个先手。

  所以,孙得功必须死!

  打定了主意,赵烈便就默默地等候着子夜的更声。

  赵永山在听闻孙得功就是广宁城中的奸细后,不禁大吃一惊,要知道孙得功可也算是世代将门,家中田产丰厚,又被王化贞信任,在广宁军中又素以“会做人”著称。

  这样的人竟然都会被后金给收买,实在让人不寒而栗,简直有些难以置信。

  子夜更声已过,赵烈合身而起,赵永山也紧随其后,两人推开窗户,仔细观察了四周,并无声响,月亮也被彤云遮掩得不见分毫,夜更黑得浓。

  “正是风黑月高杀人夜,就趁着这样的夜,如此的雪中大做一场,灭了孙得功那厮,直接从源头上来断绝后患,保住广宁!”赵烈笑着对赵永山说道,脸上满是从容。

  赵永山也坚定回应道:“杀了孙得功,保住广宁城!”

  两人相视一笑,从窗户一跃而出,踏入了这茫茫的夜色之中。

  想在全城戒严的广宁城中刺杀一个颇有权势的中军游击,绝对是件难事,但为了大局,自是非做不可的。

  日间赵烈已打听清楚孙得功的府邸所在,虽然并不清楚内部建筑分布与守卫情况,但已是没有时间来探查了,这孙得功是必杀不可的,有难度也得上。

  府内房舍不少,占地甚广,府中防御颇严,虽然是寒夜,又是人最为疲倦的子夜时分,也依旧有三五守卫巡查而过,想来也是那孙得功卖国求荣,自感心虚,特意加强的守卫,否则哪怕是以军法治家,也达不到这样的层次。

  趴在屋脊上,赵烈只觉比预想得要难上许多,他是受到过专门训练的,可赵永山没有,再这么下去,迟早会暴露的:“永山,孙得功这奸贼做贼心虚,防卫森严,你就不要跟着了,就在墙外接应就好。”

  “是,少爷!”赵永山并不矫情,之前的爬墙上屋,赵烈所展现出来的那种行云流水一般的美感,让他深深叹服,也明白以他的身手,难以继续深入,继续跟着少爷只是添乱,反而会让少爷陷入险境。

  赵永山径直后退而去,心中却暗暗发誓,今后要向少爷学习这样的本事。

  赵烈继续在屋墙上快速行进,向着预想中的正屋而进,固然不明白此处房屋布局,但汉俗中的正屋位置多半还是一致的。

  渐渐深入,守卫反而渐渐稀少,这更符合赵烈的认知了,后宅内院,自然不能让那些糙汉子随意进出的,虚内而实外方是正道。

  只是这些屋子里孙得功又睡在哪间呢?

  赵烈皱了皱眉头,就待从正屋开始寻找,正要溜下屋脊,就听得一声喊叫。

  “来人,来人啊!”

  随即那间赵烈预想中的正屋开始亮灯,几个侍女丫鬟慌乱从各处往屋中跑去,其余的屋子也陆续开始亮灯。

  赵烈便也只有重新藏回屋脊后,倾耳去听,偷眼去瞧。

  闹腾了一阵子,随即又安稳了下来,却有几个侍女丫鬟是没法再睡了,猫在走廊耳屋里窃窃私语。

  赵烈趁势滑下了屋脊,潜到窗边听了听,却大感遗憾。

  原来方才是老夫人,也就是孙得功的母亲做了噩梦,而且近期总是会做噩梦,闹腾起来,劲儿很大,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丫鬟们不知道,可赵烈知道啊,只怕孙得功的娘是知晓自家儿子想要做什么了,内疚之心纠缠着这个老妇人,做噩梦也是正常的了,这并不值得怜悯,日后因孙得功而死的无辜百姓真不知有多少,相比这个,做些噩梦太便宜了。

  然而让赵烈遗憾的是,听丫鬟们说,孙得功已经有两日不在府上居住了,都睡在军营里,想想也是,卖国求荣这样的险事自然是要孙得功好好布置的,睡在军营中,只怕也是跟几个亲信在密谋安排。

  而且刚才的混乱中,也确实没有见到有什么中年男子,多半孙得功确实不在家中了。

  这狗贼,倒是好运!

  赵烈翻身而回,迅速地沿路返回,出了孙府。

  赵永山一脸兴奋:“怎么样,少爷,得手了吗?”

  赵烈摇了摇头:“那狗贼已有两日不在家中了,只住在军营里。”

  “那我们去军营杀了那厮!”赵永山跃跃欲试。

  赵烈哑然一笑,摆了摆手说道:“且从长计议吧。”

  自古想在军营中暗杀大将,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至多有过潜进府邸杀官的,却基本不曾有过进军营里杀将的,在热武器盛行之前,军营杀将几无可能,即便是热武器盛行之后,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有的。

  且再将其他法子去杀孙得功吧,让他多活几日。

  两人原路返回了客栈,路上也遇到了好几队巡城兵,不过,都没发觉他们,固然是赵烈警惕心高,身手过人,但也表现出广宁军中兵员素养一般。

  第二日天蒙蒙亮,赵烈便与赵永山起身,即刻赶往西平堡,他要抓紧时间去掌控西平堡的夜不收,这将是他在西平堡大战之前,所能掌控的一股强大的力量。

  虽然只有三十六人,但夜不收的身手都是不错的。

  集合起来,也是一股战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