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战获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094 2019.07.09 17:10

  忙活了好一阵子,最后清点物质,计有铁甲一件、镶铁绵甲四件,绵甲两件、皮甲一件,虎枪一把,长柄挑刀两把,精铁镰刀两把,长柄斧两把,顺刀六把。

  此外还有上好的战马十五匹,帐篷两顶,背旗两杆。

  装满了金银铜钱以及金银首饰的口袋六口,以及鞑子抢来的鸡鸭干粮等物。

  这一次,灭了一个白甲兵,想来正是最先反应过来反击赵烈的那厮。

  白巴牙喇兵,每牛录中最强十人,好大的名气,在赵烈回忆想来也不过如此。

  当即,赵烈便就将所得的所有武器铠甲全都分了出去,这些后金探马个个精锐,身上的衣甲自然也是最好的,这比赵烈他们身上的不少衣甲都强。

  不立即分发下去提升实力,化为即时战力,难道还留着收藏吗?

  最终,赵烈当仁不让地拿了那件后金白甲兵的银白铁甲,也将那厮的上好坐骑收为己有,没人对此有任何不同意见,这一战,赵烈独杀三敌,制服一敌,完全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灭了这对后金探马。

  别说拿一匹上好的战马和那件铁甲了,就是将所有的战马盔甲收为己用,众人也说不出什么话,至多心中嘟囔几句,甚至虎头还要开口觉得赵烈吃独食之外,再无其他。

  而赵烈却将其他所有的都分了出去,这不得不让众人信心大增,全都想起之前赵烈的约定,更是喜欢。

  而房三与老四率先选了两件镶铁绵甲与两匹战马,作为第一批作战者的奖励,接下来就是齐泰山得到了一件镶铁绵甲,虎头与白眼各拿了绵甲,剩下的那件皮甲还有齐泰山换下的绵甲也给了赵永山队分配。

  至于,兵器什么的的,众人都没有换,只是收集了起来,毕竟,兵器不同于铠甲,等闲若是用不顺手,反而会影响战力。

  至于金银铜钱什么的,赵烈一概不要,但众人都是不依,最终还是在赵烈的要求下,平分,饶是如此,也依旧让众人觉得赵烈太过自律,这样反而不好。

  按照他们看来,立功最大的自然应该享受最多的战利品,要不然岂不是乱了分配的规矩,不免让人心生懈怠,立功最大者与没有作战者都是一样的分赏的话,这就不是什么赏了。

  对此,赵烈心知肚明,但也不说,继续去算首级功。

  按理赵烈应该算是三级半,房三算半级才是。

  这就是实际战况。

  但赵烈却不这样来分配,径直将四颗首级平分给八人。

  这样固然让众人非常高兴,但不免再生之前分银的顾虑。

  对此,赵烈不再沉默,开口说道:“今后战功如何分配咱们再说,但现在咱们夜不收的规矩,那就是不以首级论功,而以实现了战略意图来报功。”

  “如此次我与齐泰山两组,合围敌寇自然是冲锋陷阵,永山组留守固然似乎是没有在前线接战,但若是没人留守战马,防备后路,那咱们两组又怎能安心进战。”

  “所有凡是出战,只有分工不同,只要完成了战略目的,击杀了敌寇,那首级全都平分,战时不允许割取首级,否则就算是胜,也要取消所有功赏。”

  “至于,临阵杀人,悍勇而上之类的立功战赏,全都体现在战利品的分配上,立功最大的人,优先获得挑选战利品以及多分得金银的资格!”

  “就像这一次我们分配战马与铠甲一样,而至于银两的分配,这次是特例,又是开门红,所以平分,以后也以战功论。”

  这样的分配方式与赏功措施与明军的唯首级论大相径庭,但众夜不收都是见识过战场世面的,明白若是按照赵烈这么来分配,倒是反而更好了。

  反正首级都平分就算是保底,这也尽可能的减轻众人对战术分配的争议,避免临战割取首级而失败的惨剧发生,而战利品的分配则更倾向于实际战况,这也照顾了悍勇者的心理,做到了相当程度上的赏功奖励。

  如此的分配方式虽然不免也还是有一些弊端,但现在赵烈是老大,自然是他说了算,而且赵烈最强,立功最大,这样的人都发话了,众人自然也就欢呼雀跃的接受下来。

  毕竟,这样的赏功方式听起来更为合理。

  若是此次只是出个近哨,那大家都是愿意将那个还有一口气的建奴押送回西平堡的,弄上一个活口,赏赐会更多。

  但这次出的是远哨,总不能带着这么个半死的俘虏跟着,齐泰山便就宕机操起一把后金短斧,径直将那厮最值钱的玩意——首级砍下,而其他三个后金兵也是如此。

  齐泰山准备将之都挂在赵烈的马上,赵烈却不喜欢这个,让他自己挂在马上,这倒是让齐泰山更为威风了,趾高气扬地将四颗首级分挂马首两边,还知道弄个对称,倒也有几分劳动人民最朴素的审美观。

  而四个后金强盗身上的衣裳也扒了个干净,这些赵烈是看不上的,满是腥膻,但军中苦楚,这些布料还是有用处的,自然不能浪费,还是得物尽其用的。

  至于那四个已经失去了任何价值的没有透露的尸身,赵烈他们才不会去多管,径直就这样胡乱地丢弃着,天寒地冻不会发生瘟疫,二来如此的寒冬,野狗恶狼会很快来照顾了这一切。

  葬身狗腹想必就是这些强盗、侵略者们的报应吧。

  分了些干粮与铜钱给那三个女子,赵烈叮嘱她们带着小狗子那疯掉的姐姐一起逃难广宁,虽然这对于三个女人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有了干粮与铜钱,想来会好一些,而且,大敌当前,赵烈也没有办法分出人手,护送她们回去了。

  此刻的小不忍,也许会影响到后续战局,届时,可就不只是三个女子的安危,而是整个广宁数十万军民的安危了。

  再苦再难,难道还比得上刚才所遇到的一切嘛!

  都是庄户儿女,没那么矫情。

  三个女子对赵烈是千恩万谢,而小狗子也被赵烈安葬了,他的姐姐早已哭晕了过去,只盼着醒来之后,能够恢复理智才好。

  看着这四个女人,赵烈长叹一声,挥了挥手,翻身上马,再次踏入了风雪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