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果然悍勇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068 2019.07.19 23:45

  莽古尔泰,这个后金四大贝勒之一的高层人物,这个后金正蓝旗旗主,这个喜好打猎残暴不堪,又以凶猛著称的老奴之子。

  就这样的被地雷爆炸溅飞的碎石打掉了半个手掌。

  从此之后,再也不可能握弓,再也不可能射箭,再也不可能用他最擅长的弓术来打猎或是杀人了。

  这个广宁之战的先锋官,就这样,连大明勇士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被打掉了半个手掌。

  实力强劲的正蓝旗也就这么死了三个牛录额真,那个被炸穿眼睛的满地打滚的最终也是死了,伤了三个牛录额真,短期内只怕这三人也丧失了战斗的能力。

  正蓝旗出征的十一个牛录,一下子就折损了一半以上的指挥官。

  这还真是老天爷开眼,若是把那些个被炸死炸伤的十来个小兵也换成是牛录额真,那就真是太天遂人意啦。

  “杀,给我杀,给我杀光任何一个活着的明狗,杀,给我杀!”莽古尔泰不愧很莽,丢了半个手掌,也没有丢掉他的莽气,依旧呵五骇六,也不管现在面前又哪里有什么“明狗”。

  建奴凶残声名在外,辽东百姓哪个不知,早就逃得没影了。

  安土重迁是善良的汉民本性,可面对着建奴的烧杀抢掠的威胁,众人也只能含泪而走了。

  后金兵们见状,是又气又怕,只有一些个不要命的奴才拼命地上前,想要安抚莽古尔泰的暴脾气,可却被暴怒中的莽古尔泰抽刀砍死,这就让众人更加害怕了。

  若是死在明人的手上还有个说法,可这要是死在莽古尔泰的手上,那可就是实在太冤枉了。

  除了一些个没头脑的还在上前,试图安抚莽古尔泰,其他稍微有些头脑的人也只是在外围喊着一些“贝勒爷”、“主子爷”之类的废话,是决计不敢再上前的。

  闹腾了一番,又砍翻了几个无脑“勇者”,莽古尔泰终于是恢复了一些理智,恶狠狠地看向了众人,怒斥道:“今天的事情,谁都不准说出去,谁要是胆敢说出去,小心他的狗头!”

  众人面面相觑,噤若寒蝉,心中都不禁暗暗叫苦。

  一下子死了三个牛录额真,伤了三个,三贝勒又丢了半个手掌,至于死伤的那十几个步甲,还有被莽古尔泰砍死的几个马甲,这么大的事情难道就能够瞒住了吗?

  这不可能啊,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了,又怎么可能瞒得住呢?

  三贝勒难道不仅仅只是丢了半个手掌,就连头脑莫非也丢了半个?

  但没人敢开口反对,之前那几个被砍死的忠心马甲的尸体还躺在那儿了,血都还没有流干了。

  又有哪个胆敢有模学样?

  嫌命长吗?

  还是说嫌烧杀抢掠不够过瘾?

  “快,给我备马,去杀明狗,杀!”莽古尔泰愤怒地挥着手,似乎天下都是他所有。

  这下,就有人不得不说话了。

  “贝勒爷,大汗只是让我们在这一线等待,可没有让我们直接就去……”

  这话还没有说话,已是被莽古尔泰一脚踹翻在地:“马勒戈壁的,我正蓝旗的不是孬种,快,快与我杀往三岔河,我要在三岔河西边的西宁堡吃明天的晚饭!”

  众人闻言,心中更惊,纷纷来劝,却哪里劝得住莽古尔泰,若不是他手中的刀砍那几个无脑“勇者”砍卷了刃,只怕这地上又得多上几个有脑“勇者”了

  见实在劝说不了莽古尔泰,正蓝旗的这些牛录额真们也只有认命了,反正明军如同野狗一样,是不成气候的,就且陪着贝勒爷闹腾一番就是了。

  就算拿不下西宁堡,那起码也能打得西宁堡的明军不敢出来,这不会有什么损伤的。

  后金兵们十分的自信,压根就不把三岔河一线的河防军看在眼里。

  认清了形势,后金兵们也就放下了其他的想法,上了马,向着山道就走,贝勒爷说了,明天晚饭要在西宁堡吃,那即便是不能在西宁堡内吃,那也该在西宁堡外而吃啊。

  要不然,这位三贝勒发起疯了,可没人能撑得住。

  战马奔腾,正蓝旗战士们狂冲而上,莽古尔泰骑在马上,虽然依旧是咬牙切齿,但心情总算是勉强好了一些。

  无论是谁见到有如此英勇的部下,有这么多的部下,不会心情舒畅的。

  哪怕是丢了半个手掌的莽古尔泰也是一样。

  可就在莽古尔泰骑着战马进了山道的时候,就听得轰隆声不断响起,前方许多勇士跌落下马,亦或者是直接上了天,当然,上天所维持的时间不长,很快又掉了下来。

  但,跟之前的一样,这是明狗又耍了什么阴谋诡计,石雷炮!

  “马勒戈壁的!”莽古尔泰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好不容易勉强好了一些的心情立时变得无比糟糕。

  “这他么的是怎么回事!”莽古尔泰狂吼着,可是又有谁能回答他呢?

  几乎所有正蓝旗的战士们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各自的眼睛,肚子里全是脏话,可现在说不出来,都被吓呆了。

  过了一会儿,整个山道上似乎都充斥起各种谩骂声,这帮正蓝旗的战士们总算是恢复了过来,狂骂而出。

  只是,骂并不能起到任何的作用。

  前面的人马不敢继续前进了,后面的人马又压着不敢动弹,大家只好看向了莽古尔泰,希望这位三贝勒,这位主子爷,能够给他们这些奴才指一条明路。

  莽古尔泰以莽著称,自然是不信这个邪,也不服这个软,大臂一挥:“上,明狗的石雷炮本就不多,该炸都炸了,都给老子上!”

  前面的后金兵们无不愁眉苦脸起来,石雷炮什么的,他们并不怎么清楚,可这一炸起来就要死人,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现在的前排士兵们可全都是目睹了死亡的第一线啊。

  他们当然是不惧怕死亡的,可是十分惧怕这种完全看不到对手,十分不值的死亡。

  但贝勒爷的命令已下,他们就算是一万个不愿意,也要继续上前。

  “上,明狗的火药没什么了不起的,兄弟们都上啊!”顿时有人鼓噪起来,呼喊着同伴向前。

  后金鞑子,果然悍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