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我就是赵烈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135 2019.07.05 16:42

  但赵烈依旧不骄不躁,只是保持着速度前进,倒是赵永山在身侧有些担忧,又有些跃跃欲试。

  年轻人,谁心中没有点儿冒险精神(破坏力)啊。

  而事态继续发展,营房内的夜不收们人数占据弱势,可是这气势倒是可以。

  只见得三个夜不收把住了营门,将任何想要冲进营房的人给挤了出去,嘴上也是不饶人。

  “麻麻个毛,老子们出生入死的时候,你们躲在哪里?”

  “营房怎么了,又不是老子抢的,好兵吃肉,孬兵喝粥,天公地道!”

  “他娘的,看老子们眼红,那成啊,你们来做夜不收,去哨探敌情就是,别见了建奴的影子就吓尿了!”

  “哈哈哈!”

  众夜不收更是发出扯破嗓子的狂笑。

  这让堵着营房的明军脸红一阵,白一阵,但也骂的更凶了,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多了起来,而营房内的夜不收已有人准备冲出去打斗了。

  看得出来,堵门的那三个夜不收虽然嘴不饶人,可却是在做双方隔绝,不单单是在阻止闹事的骑军入营,也是在控制营内的夜不收出门。

  是阻止事态进一步发展的柱石啊。

  只是光是这样阻止已经不成了,眼看事态就要进一步扩大了。

  是该出手了。

  “啪,啪!”赵烈迎着当空,甩了两计响鞭,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看着赵烈一身崭新的甲胄,笔挺的军服,昂扬的气度,顿时让不少人矮了半截,而营房内的夜不收们却很有几个是撇了撇嘴,不怎么看得上的样子。

  这便是普通明军与夜不收的区别。

  普通明军大多士气不振,畏惧上官,而夜不收们则往往有些跋扈,凶暴,便是面对上官,也不免有些桀骜。

  迎着众人的目光,赵烈朗声而言:“无令私聚,喧嚣军营,该当何罪?”

  “从者三十军棍,重者穿箭游营,首者杀无赦!”赵永山正色回道。

  众人一片慌乱,赵烈看也不看,继续道:“不听号令,军中私斗,同室操戈,又当何罪?”

  “从者穿箭游营,重者杀无赦,首者斩首示众!”赵永山的声音越发响亮。

  众人也就更加慌乱了,原本大家也没想这么多,只是想要发泄一下心头的怒火而已,却哪里想到若是被人安上的这样的罪名,真是要倒大霉了。

  便是营内之前见到的几个桀骜的夜不收虽然面色还是不屑,但眼神也开始有些闪烁。

  当即就有人想要出声求饶。

  但赵烈在马上立起身子,以着更大的声音压住了一切声音:“想那后金老奴集贼五万,凶狠而来,所为的是什么,是为了杀掉我们这些军士,抢走我们的财产,烧毁我们的家园,奴役我们的妻儿,你们愿意吗?”

  众人愣住了,一时之间有些冷场。

  赵烈又以着更加慷慨的声音吼道:“是的,他们想要杀死我们,然后吃我们的粮食,花我们的钱,睡我们的妻子,打我们的孩子,你们愿意吗!”

  “不愿意!”这下众人纷纷狂吼起来。

  赵永山振臂一呼:“杀建奴!”

  “杀建奴!”众人也纷纷跟着吼。

  “杀奴!”

  “杀奴!”

  “杀奴!”

  “杀奴!”

  气氛热烈了起来,似乎之前的恐惧也少了许多,赵烈适时说道:“好了,我知道大伙儿聚在一起不是什么喧嚣军营,更不是什么不听号令,而是一片好心,但若是被军中镇抚误会了,即便是胡乱打些军棍,也不是什么美事,大伙儿散了吧,等杀退了建奴,我再与大家喝酒!”

  顿时,人群中欢呼一片。

  只要不是呆子,都明白这是赵烈放过大家了,不会上纲上线追究责任了。

  自然心中高兴。

  人群中忽然发出一声惊叹:“可是击溃三百建奴,独斩五个首级的赵百户?”

  赵永山无比骄傲地说道:“正是我家少爷!”

  “好汉,好汉,咱们西平堡的好汉!”

  “百户大人好样的,多杀几个建奴!”

  “杀奴,杀奴啊!”

  人们更加欢快了,似乎之前的火气全都消散了。

  而赵永山则适时开始组织众人离开。

  赵烈却是看向了人群中那个发出惊叹的人,这可真是个好托,却明明不是自己安排的,那此人倒是会审时度势,有几分急智。

  那人迎着赵烈的目光,抱了抱拳。

  赵烈也微笑着颔首示意。

  分开了人群,赵烈来到了夜不收营门前,一跃而下,手牵着马就往内而进。

  堵门的那三个夜不收,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赵烈,就往边上让去,只有最中间一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出来,行礼问道:“敢问百户大人可带腰牌印信?”

  赵烈点了点头,将腰牌与印信出示了出来,这让那人长出一口气,飞快地检查完毕,便就再次行礼:“恭迎百户大人!”

  赵烈伸出双手用力按了按那人的肩头,笑道:“辛苦你们了!”

  那堵门三人无不长出一口气,知道他们的辛苦没有白费,赵烈这位上官,虽然年轻气盛,可却目光如炬,明白他们三人之前的苦心与用意,这就够了。

  顿时,便就有人准备上前帮赵烈牵马,赵烈拒绝了,微笑着说道:“咱们夜不收可是刀口上添血的英雄,战马给予了我们更多的可能,我们要想爱护自己人一样爱护战马。”

  三夜不收顿时肃然起敬,他们自是知道战马的重要,也都明白熟悉马性的必要,但像赵烈这样的上位者还能保持如此的情怀,还真是少见了。

  踏入了夜不收营地,里面正有十来个夜不收松松垮垮的站在那里,甚至还有三个依着柱子斜瞥着赵烈,目光冷漠,正是之前准备出营房跟骑兵火拼的那三个。

  只是三人的脸上已没了之前的不屑,桀骜总是免不了的。

  夜不收算是特种作战部队,太过的循规蹈矩,并不利于刺探情报,素来在军容军纪方面少有严格的要求。

  赵烈也不愿就这个给他们来个下马威,时间短,责任重,抓大放小才是应有之道。

  “快,快站好了,来迎接百户大人!”之前那三个比较懂规矩的夜不收连忙招呼了起来。

  赵烈也不等众人列队站好,径直开口说道:“我就是统西平堡夜不收的百户赵烈!”

  尤其是在说“百户”的时候,着重加音。

  那三个桀骜的夜不收,果然目光更不好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