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报捷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101 2019.07.02 18:00

  过了吊桥,吊桥便就又立即吊起,将赵永山隔绝在外,而赵烈上了吊篮,被拉了上去。

  城墙上的众人一见到赵烈手提的五颗头颅,全都倒吸一口冷气,随即纷纷称赞不已。

  “啧啧,五颗首级啊,看上去全是真鞑!”

  “好,真是条好汉,不愧是我们广宁军的好汉。”

  “干得漂亮,兄弟,杀奴,多杀几个建奴!”

  “好,杀得好!”

  自建州崛起后,烧杀抢掠以自强,这些年来,辽东百姓几乎家家都与建奴有着血海深仇,而鞑子的首级又极为难割,乍见到赵烈手提着五颗首级,都明白杀伤的鞑子远不止这个数。

  谁不为这样的好汉叫好。

  即便有些心生嫉妒的,也只是在心中说些酸溜溜的话语,但整体上还是高兴的。

  这样的强盗,杀一个好一个,没人不乐意的。

  此时广宁镇副总兵罗一贯还未只身而来,西平堡的守将正是素来以勇猛著称的参将黑云鹤。

  知道了赵烈有紧急军情禀告,还拎来了五颗真鞑的首级,黑云鹤立即亲自召见了赵烈。

  “参见将爷!”赵烈奉上五颗首级,行军礼,大声参见。

  同时一瞥之间,已将黑云鹤的外貌看在了眼中。

  此人,身材高大挺拔,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须,黑亮坚毅的脸庞,这黑云鹤果然不愧有猛将之称,是广宁少有的有过血战经验的骑军将领。

  然而这样的人,往往刚猛有余,柔韧不足,做个把总、千总,带队冲锋,堪称利器,可若是作为一军统帅,则只怕很难胜任,怪不得,王化贞之后又派来了罗一贯担任西平堡防御的主将。

  只是,也只派来个副总兵罗一贯,却不允许他携带本部进驻西平堡,这样的举措还真是奇葩。

  这西平堡中三千兵马都是黑云鹤的人,罗一贯只带了十来个家丁而来,紧接着又有大军围困,根本就不会给予罗一贯熟悉、掌控西平堡守军的时间与机会。

  大战当前,这等同于临阵换将,一下子废了西平堡与罗一贯本部这两只兵马的战力。

  这实在不得不说是一记昏招,据说,派将不派兵,这正是孙得功在背后的谗言,还美其名曰,集中所有敢战之兵,给予建奴当头一击。

  赵烈将黑云鹤的相貌看在了眼里,而黑云鹤也正在看赵烈。

  身高腿长,猿臂蜂腰,虽只是少年,却有面格坚毅,不卑不亢,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

  看着赵烈,黑云鹤脸上满是欣赏之意,如此悍勇的军士,可是每个上官都渴望获得的。

  黑云鹤一边拿着首级检验,一边赞叹起来:“好,不愧是我广宁儿郎,杀得好鞑子!”

  赵烈自然是稍稍谦虚了一下,在黑云鹤这样的猛将面前,过分的谦虚反而不美,点到为止即可。

  “都是真鞑!好,好,好!”黑云鹤将五颗首级全都检验完毕后,更是欢喜,这赵烈是他西平堡属下墩台的夜不收,也自然是他的属下,属下建功,作为主将,自然也有一份。

  斩首五级,这可绝对是大功一件啊!

  依大明的军功制,军士如果独斩一颗级者,便可以升实授一级,这五颗首级自然不能全算赵烈的,但绝对可让他从一个夜不收直接升任总旗。

  大战在即,这样的猛士不好好收拢一把,又想干什么呢?

  这也算是初战告捷,赢得了一个好彩头,说不定抚台高兴下来,直接提拔为试百户,百户也不为过。

  作为主将,黑云鹤自然也少不了他那一份,当然,他更高兴的还是出了赵烈这样的猛士。

  “好,赵烈你是个好儿郎,立下如此大功,我要为你夸功游街,好让我西平堡上下知道,鞑子并不可怕,我广宁军必将打败建奴!”

  夸功游街,自然是非常荣耀的事情。

  黑云鹤此举自是对赵烈的抬举,当然也有激励士气之用。

  赵烈便就抱拳说道:“多谢将爷夸赞,建州老奴以每牛录五十甲士之兵,命铎壁、贝和齐及沙进、苏巴海统领,留守辽阳。自己则率诸丑,统每牛录百人并蒙古军丁还有叛将贼寇共五万余,各带干粮并攻城车辆、钩梯及挖城铁锹,不日将抵鞍山。预期将会趁着天寒地冻,从黄泥洼、柳河、三岔河一带而来。”

  “哦?赵烈你这消息可属实?”黑云鹤霍然起身,若是赵烈所言不虚,那三岔河防线只怕瞬间就要崩盘,到时候,西平堡可就是最前沿了。

  赵烈慨然而言:“句句属实,若能歼敌于三岔河,则为上策,倘若不能,也应早收三岔河防军,以充实各城,坚壁清野,这天寒地冻的,冻也冻死建奴了。”

  虽然这话由他来说,过于僭越了,但大敌当前,赵烈也顾不得许多了,便就趁着黑云鹤对他欣赏之余,提出了建议。

  “堂堂大明将士自该上阵杀敌,打败建奴,又怎能靠冻来冻死,不过,三岔河之事倒是重要,我这就立即上报抚台大人!”面对赵烈的僭越,黑云鹤并未勃然,只是对坚壁清野很不感冒。

  说到了这里,黑云鹤又看向赵烈问道:“赵烈,你可敢连夜再跑一趟广宁?”

  “万死不辞!”赵烈昂然而立。

  “那好,即刻将这军情禀告抚台大人,来人啊,书写一封公文!再准备些酒菜,”黑云鹤满意地看向赵烈,又道,“吃了再去广宁!”

  “谢将爷!”赵烈当即答应下来,一路奔波,也确实饿了,“我还有一个兄弟正在城外。”

  “无妨,一起叫进来,再换上好马!”黑云鹤很赞赏赵烈这样的军士,“多吃点,才好杀敌报国!”

  当即,西平堡大门打开,赵永山也骑马而入,和赵烈一起快速地吃喝了一番,又换上了两匹新马,带着军情公文,便就前往广宁。

  而黑云鹤的报捷使者已先行而去,这样的安排,说不定能让赵烈被王化贞亲自召见。

  这想是黑云鹤最大的善意了。

  赵烈心知肚明,要不然,以他区区一个夜不收,哪里可能有丝毫的希望面见辽东巡抚呢?

  饶是如此安排,也要全靠王化贞的心情,谁让此时正是文贵武贱,王化贞这样的人,又不通军事,对哨探的重要性并不是特别看重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