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为什么啊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037 2019.07.18 23:58

  见范文从一副懵逼的样子,莽古尔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屈尊跳下马去,狠狠给了范文从一脚,随后“咣啷”一声,抽出了腰刀,一下子抵在了范文从的脖子上。

  “你特么的再不说,老子就砍了你!”莽古尔泰霸气十足,面目狰狞。

  所有人都明白莽古尔泰是会说到做到的,但并没有人出声来劝阻,一来莽古尔泰脾气暴躁,说了不听,二来区区一个投降的汉狗死了就死了呗,没有人会顾惜,哪怕这人的哥哥是近来在大汗面前比较得宠的范文程。

  但,那又有什么鸟用,再怎么得宠也不过是条汉狗,整天只会些花花肠子,哪里有什么真本事。

  没有任何一个女真人看得起这样的投降之人的。

  连祖宗都可以卖,那还有什么不好卖的。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为范文从说情,只是嘻嘻哈哈地看着,就跟看热闹一样。

  范文从这下是彻底懵逼了,本以为挨顿打就完事的,可哪里晓得这莽古尔泰竟然这么不讲理啊。

  那上面的话,大逆不道,他可不敢念出来,保不得是要被莽古尔泰大怒砍死的。

  而若是不说的话,现在这钢刀就压在脖子上,只怕莽古尔泰是下得了这个狠手的。

  现在是讲也不是,不讲也不是啊,这可如何是好,范文从立时觉得月夸下一热,随即便就凉了,原来是吓尿了。

  这让莽古尔泰嫌弃得后退了两步,啐道:“狗屎一样的东西,不说,那定是与汉狗同谋,给老子去死吧!”

  说着,高高的举起了腰刀,就要向范文从砍去。

  这下本已吓尿,腿软得动弹不得的范文从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在尿中翻滚了两下,连忙重重的磕头求饶道:“饶命啊,贝勒爷,饶命啊,贝勒爷,不是我不念,实在是那话大逆不道,我不敢念啊!”

  这倒也算是有了几分读书人的口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是难能可贵了。

  可莽古尔泰并不这么觉得,骂骂咧咧道:“老子叫你念就念,什么敢不敢的,不念就给老子去死,老子不再说第二遍。”

  “我念,我念,贝勒爷,不过这可是那明狗们写的大逆不道的话,可跟我无关啊,我只是念念而已的。”范文从连忙远离了几步,急切地说道。

  莽古尔泰也不说话,只是举起了腰刀。

  吓得范文从落荒而逃,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大树的边上,对着那字念道:“汗王死在此树下!”

  念罢,范文从连忙谩骂起来:“呸,一帮明狗,没有本事,竟然在此谩骂汗王,我范文从是一百个不答应,就是做鬼也要将这些明狗给咬死的,呸,混账明狗!”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莽古尔泰已是一刀砍来:“混账东西,给老子去死!”

  范文从是早就留意到这边了,一见莽古尔泰过来就已经开闪了,可依旧没有躲过莽古尔泰的刀劈,顿时半个膀子就被砍掉了,他一个劲地哭喊求饶着:“饶命啊,贝勒爷,饶命啊,贝勒爷,小的忠于后金,小的是忠于后金的啊!”

  可莽古尔泰哪里管他,只是拿刀来砍:“说了大逆不道的话,还想活,忠于咱们后金,就该死在这里!”

  可是范文从毕竟不是范文程,面临死亡的恐惧下,还是求生谷欠占据了上风,一边逃一边求饶:“贝勒爷,看在小的哥哥份上,饶小的一命,饶小的一命啊!”

  “马勒戈壁,不说你那混账哥哥还好,说了连尸首都不给你留!”莽古尔泰一冲而上,只是一刀就将那逃窜中的范文从砍翻在地,又是一刀,范文从的头颅已经滚去,脸上兀自还有惊恐与不敢置信。

  怎么好端端地投降了,连人都不做了,只做狗了,还不能活下来呢?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

  莽古尔泰回答了他,虽然这时范文从已经听不见了:“麻德,把这混账拖出去喂狗,区区一个汉狗也敢叫本贝勒说这么多话,麻麻的,真是该死!”

  “对,对,这帮汉狗真是他么的贱,就是该死!”众人连忙纷纷附和。

  在他们看来,死一个范文从算得了什么,就是范文程被贝勒爷杀了,那也是他的福气。

  “给老子砍了这棵树,省得父汗见了生气,气坏了身子,那可不好,咱们做儿子的可要多为父汗想想。”莽古尔泰擦了擦手,一副大孝子的样子。

  “是!”这种马屁自然是人人愿意拍。

  当即,就有几个牛录额真亲自拎着斧头就跑了上去,明狗竟敢诅咒大汗,真是丧心病狂。

  莽古尔泰则狞笑着看着那几个牛录额真冲过去砍树,他这辈子最喜欢的可不是杀母,而是打猎,只要有猎可以打,那他什么都可以不顾的。

  而眼前这些个牛录额真蜂拥而上,去砍树的样子,倒也有几分像是兽群出没,若是这个时候,来射上几箭,别提有多快乐了。

  莽古尔泰直觉得双手都痒痒起来,恨不得真的弯弓搭箭,来射上几箭。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随即大呼小叫喊起,碎石飞溅,莽古尔泰伸手去挡,却也觉得左手一麻,随即好像没有了知觉。

  “什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莽古尔泰咆哮着,看向了麻木的左手,只见半个手掌都没了,血淋淋的,让人不敢置信。

  “不,不可能,这是怎么回事!”莽古尔泰不敢相信的右手握住左手四处来看,想要找到他的半个手掌,想要明白他的手掌没有出事。

  不能,不能啊,没有了左手以后还怎么拉弓啊,还怎么打猎啊!

  莽古尔泰心急如焚,疯了似的扳着手掌,狠命的擦着鲜血,似乎擦干净鲜血就能看见完整的手掌似的。

  而那大树处,两个牛录额真已经浑身是血,倒在了地上,还有一个则抱着眼睛四处乱滚,眼眶中一片狼藉,想来已是无眼无珠,还有三个牛录额真则疼得在原地打滚,还真像是莽古尔泰之前认为的野兽。

  赵烈埋下的三颗地雷,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