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全歼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081 2019.07.17 23:50

  杀声震天,山道间的厮杀更加血腥直接。

  这样的地形,这样的战局,唯有刀刀见血,拳拳到肉才是。

  齐泰山一声大吼,手中战刀横起,一把将眼前的长刀架开,又顺着一刀,面前的后金探马顿时被砍翻下马,又是一刀,另一个建奴也惨叫着,摔下了马去,口中尽是大口大口的鲜血。

  廖延一杆长枪挥舞,荡开一个后金探马的兵器,枪头回扫,立时扫透了建奴的脖颈,那贼双手捂住脖子,发出了凄厉的嚎叫,廖延也不再看,又往别处而去。

  虎头、白眼等人都与建奴战做一团,虽然明军十八骑本只有后金探马的一半,但打到了现在基本已是隐隐相当。

  后金探马的人数急速减少,明军这边也有损耗,但有着赵烈等一干猛人的冲突,局势稳占上风。

  但这些后金探马果然骁勇,战成了这样,损耗大半竟未有一人退却,依旧冲杀嘶吼,都是玩命一般。

  一个后金马甲早就锁定了赵烈,脸上满是仇恨与嗜血的狰狞,赵烈的骁勇宛如一团火焰,搅乱了整个战局,有太多太多人倒在了赵烈的枪下。

  杀,只要杀了这厮,明狗全都要死在这里!

  这后金马甲作战经验丰富,知道只有杀死赵烈,才是反败为胜的关键,但他并不像他的同伴一样,嘶吼着冲向赵烈。

  因为,那些冲过去的同伴,无论是白甲还是步甲,全都倒在了赵烈的枪下,没有人能撑得住那出神入化的枪术之下的。

  他稳住了马匹,隐隐躲在了人群中,手中取出甩刀,看准了机会,趁着赵烈出枪杀人的时候,猛然甩出,向着赵烈而去。

  也不去看甩刀是否命中,他已猛夹马腹,双手握枪向着赵烈冲来。

  甩刀迅猛而来,虽是偷袭,但赵烈也立即反应了过来,只是大枪刺出,回拨已来不及,便就附下身去,紧紧靠着马鞍,躲过了那甩刀。

  而那后金马甲已冲到近前,爆喝一声,长枪直突,向着赵烈的后心猛刺,就要将赵烈刺死在马上,将赵烈与战马刺为一串。

  廖延离得最近,却也隔着七八米的距离,根本来不及阻拦,只好大叫一声:“小心!”

  话未落地,却见得赵烈就跟脑后有了眼睛似的,已伏在马背上,一个蝎子摆尾,一脚正中枪杆,又是一脚竟将那长枪踢飞。

  那后金马甲脱手而出,双手火辣辣的疼,心中更是充满了悲愤,抽出腰刀,再向赵烈砍去。

  这时赵烈已翻转回身,倒骑马上,瞅着那刀,双手一合,竟将腰刀夹在了掌中,往侧一转,劈手将那腰刀夺入手中,转刀一挥,就将那后金马甲一刀斩落。

  空手夺白刃!

  “好!”廖延爆喝一声,莫有荣焉,手中长枪挥舞,更是有力。

  赵烈却不停留,也不回味,又冲入了后金探马中,腰刀乱劈,刀光闪烁,说过之处,尽是后金哨探坠马而亡。

  “快哉!快哉!”廖延高呼着,冲杀而来。

  齐泰山、虎头、白眼等人也将这些看在眼里,更感振奋,挥舞兵刃,咆哮着冲上。

  这下,就算是再顽强的后金哨探也撑不住了,他们惨叫着,呼喊着,便就调转马头,想要逃窜。

  然而,这混战之中,调转马头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么一来,更是乱了他们的分寸,被赵烈等人又刺落几人。

  乱了,乱了,这些后金哨探们全都乱了。

  甚至有人慌乱地跳马而逃,竟想用两条腿就从骑兵的蹄下逃走。

  实是荒谬至极。

  赵烈挥刀而杀。

  最后一个后金探马跑得极快,但再快又哪里有赵烈的马快,转眼就已追到身后。

  那厮自然也感受得到赵烈的追击,猛然转身,立即跪在了地上,眼泪鼻涕都出来了,不断地哭泣哀求饶命,显是已吓破了胆子,怕得不行。

  若不是见到过这厮耀武扬威的样子,赵烈真是要以为这是个十分可怜的可怜人了。

  但这又如何,便是吓破了胆子,也得死!

  只有死掉的建奴才是最好的,烧杀抢掠了这么久,让他现在死已是很有些晚了!

  赵烈冷冷看去,跳下战马,双手握住腰刀,合身一挥,一蓬血雨喷出,一颗头颅已飞上天。

  这建奴一直到死,脸上都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不是说,明狗最为窝囊,只要投降了,就一定能够活命的嘛。

  这次,怎么就变了!

  赵烈将那腰刀掷在地上,回转过身。

  只见山道处,尸横一片,到处都是鲜血,散落着一地兵器,便是许多战马也倒毙在了地上。

  不远处,廖延、齐泰山、虎头、白眼等人骑在马上,满脸的佩服,就连齐泰山的脸上都带上了不少的恭敬,这可是之前都未曾有过的。

  冷兵器时代,男人最好的述说,便是厮杀!

  军中的汉子,最服气的就是这种猛人。

  齐泰山想必是完全服了。

  “打扫战场,救助袍泽,补刀敌寇!”赵烈率先冲向了倒地的袍泽兄弟。

  众人立即翻身下马,救助袍泽,打扫起战场来。

  ……

  战斗已是彻底结束,赵烈这边大明夜不收十一人,廖延马贼七人,十八骑对战后金哨探三十五人,大获全胜。

  这些后金哨探可都是战斗经验丰富,很有些本事的贼寇。

  而赵烈全胜,将这股敌寇尽数歼灭在了山道上,没让任何一个建奴逃脱,确保了埋雷消息的保密。

  这是个不折不扣的胜利,但赵烈所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十八骑中现在还能骑在马上的连赵烈算在内只剩下了六人,重伤的还有三人,而且其中有两人只怕已是活不过来了,九人当场殉国。

  其中夜不收剩下了赵烈、齐泰山、虎头、白眼、王富五人,重伤了两个,估计只有黄大诚还有一丝救活的希望,另外一人已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而廖延在内的七名精骑,只活下了一个廖延,另外一个重伤的,现在也已闭上了眼睛。

  但廖延明白,赵烈他们是拼了命的,并没有故意驱赶着他的部下送死,全都是在英勇冲杀的,尤其是赵烈,若不是有了赵烈的带头冲锋,只怕这次就要全都折在这里了。

  万恶的建奴果然不是个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