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之匹夫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收拢

明末之匹夫凶猛 每被无情扰 2005 2019.07.09 09:34

  “小狗子!”一声凄厉的尖叫打破了沉默的一切。

  四个蜷缩在墙角的大明女子中扑出了个披头散发的女子,直抱着小狗子的遗体,不住的哀嚎。

  赵烈看出来了,这正是小狗子的大姐,最为温润羞涩的一个少女,每次见到娇羞的垂首小跑而去,绯红能染上耳根。

  而今却变成了这样,宛若癫狂。

  赵烈想要上前安慰一声,却还是停住了脚步,长叹一声,吐出了一口浊气,转身出了屋子,立在院中的风雪中,仰天长啸。

  老四见状也收好开元弓,招呼了一声,就转身去招呼留守在村外的赵烈三人进村。

  屋内,齐泰山揉了揉鼻子,看向那个抱着断臂,疼得不断翻滚的那个后金兵,脸上满是狰狞,踏步而前,径直一脚,将那后金兵踢出了屋子,随后揪住那细小的金钱鼠尾,往侧屋拉去。

  他要好好料理一下这个活口,作为老牌的夜不收,怎能不好好审问一下这个强盗了,更别说,这一村的冤魂,也正等着灵魂的犒享。

  他要让这村父老所遭遇的悲惨,十倍的还给这个金钱鼠尾。

  侧屋中顿时鬼哭狼嚎起来,在风雪的呼啸中,显得更为凄厉。

  赵烈却忽然双手挥舞起来,口中“噔噔噔噔”,赫然正是命运交响曲的腔调。

  齐泰山是个老手,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便就拖着那个后金兵扔进了风雪中,就地摸了把白雪,擦去血污,狞笑着说:“是个孬种,只用了两个手段,就全招了,这是帮正白旗的探马,一个马甲,两个步甲,其中更有个白甲,哈哈,赚了!”

  赵烈看向齐泰山,一脸沉默。

  齐泰山哈哈了两声,继续说道:“这批探马是早上进了这个村子的,是来哨探咱们西平堡的,麻麻个毛,这帮臭鞑子真是大胆,竟敢窥视咱们西平堡,真是不知死活!”

  “事不宜迟,埋葬了村民,休整一下,即刻出发!”赵烈转身进入了正屋中,就将三个建奴的尸体,踢出了门外。

  而那三个女子已经哆哆嗦嗦的过来,跪倒在赵烈面前叩头:“多谢烈哥儿救命之恩。”

  赵烈俯下身子,温言道:“对不起,我来迟了,你们都起来吧,眼下鞑子已经全都死了,你们快去广宁避难吧,放心吧,我会杀更多的鞑子为你们报仇的!”

  女人们自是千恩万谢,这会儿,又哭了起来,哭得像是个泪人。

  而小狗子的姐姐依旧搂着她的弟弟,哼唱着眠歌,就像三四年前,她依偎在弟弟的床边,哄弟弟睡觉一样。

  “姐姐,姐姐,你说啥是夜不收啊?”

  “姐姐,姐姐,快吃吃这个,这是我在后山采摘下来的。”

  “姐姐,姐姐,你看,我打了只兔子,打了只兔子,哈哈,我小狗子迟早是要做夜不收的人,大明夜不收,威武!”

  ……

  一幕幕,一段段,让她哭哭笑笑,她疯了。

  “弟弟,小狗子,来,姐姐带你回家!”少女站立起来,抱住了小狗子的遗体,歪歪扭扭地就向门外撞去。

  一个女子上前搀扶着说道:“大丫,你往哪里去啊,这不就是你的家吗?”

  那少女却不管不顾,抱着小狗子的遗体,嘴里喃喃自语:“回家,回家,姐姐带你回家……”

  众夜不收看着,脸上满是不忍,便是虎头和白眼,这两个素来桀骜的家伙,也恨恨地跺了两脚,好像地上有什么不平一样。

  “真是我辈军人之耻!”赵烈出声道,“作为大明王师,帝国军人,不能灭寇除敌,不能安抚黎庶,真是耻辱啊!一定要将建奴打出去,杀光一切祸国殃民的混账!雪耻!”

  “雪耻!”房三率先振臂而呼。

  虎头与白眼互相看了一眼,也跟着嚷道:“雪耻!”

  “收敛同胞!”赵烈一脚踹开火堆,将那个扭曲漆黑的残体用毡垫合抱了出来。

  房三也开始忙碌起来,虎头与白眼则先将那三个后金兵拖出门外,也开始在院子里收敛起来。

  三个女人也连忙跟着一起,收拢起来。

  不一会儿,老四也回来了,跟着忙碌起来。

  接着,齐泰山也忙活起来。

  不久,赵永山等人赶着马匹过来,安顿好马后,也加入了其中。

  收敛好了村民的遗体后,便是赵烈也累得躺在了雪地上,看着那洁白无瑕的雪花漫天飞舞,众人也累得够呛,但舒坦,一直的郁结之气也消散了很多。

  齐泰山是个有蛮力的,清点起战利品来,盔甲兵器,马匹已让人十分欢喜,又听得齐泰山大叫道:“哈哈,发了,来啊,快来,银子,是银子啊,哈哈哈,这么多的银子啊。”

  赵烈没有动,其他人都跑去观看,只见正屋鞑子留下的几个口袋里,满是金银铜钱,甚至还有不少的金银首饰。

  天杀的鞑子!

  这帮混账,真是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家的无辜百姓。

  赵永山骂了一声,但也忍不住地笑了。

  皇帝还不差饿兵,一文钱难倒一条好汉,少爷说过,这金银本就是英雄胆。

  有了这些收获,确实是非常不错的。

  给少爷的话,一定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那虎头与白眼也上去,笑哈哈地去捏那些金银,几口袋啊,满满的几口袋啊,发了,这次是发了。

  便是房三、老四他们也是傻傻地笑,他们虽然都是夜不收,算是明军中的“白领”了,可哪里见到过这么多的金银。

  跟着赵烈干,果然值!

  这个上官,值!

  “好了,银子都给百户来分,咱们继续查找!”齐泰山劈手夺过虎头、白眼手上捏着的金银,丢进了口袋里,将几个口袋扔给了赵永山,又去查找其他缴获。

  虎头、白眼,笑呵呵地也不生气,只是虎头打趣了一句:“齐头儿,这是转了性子了……”

  话还没说完,便被齐泰山逮住一顿死捶。

  众人哈哈大笑,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胜利,总是让人心醉,大有战获的胜利,更加让人陶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