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田舍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大唐田舍郎 黑虎村民 2361 2019.04.16 12:05

  “下雨了,下雨了,天见可怜啊……,”陇城县令张钰跑在院子里,双手扬起,对着天空嘶吼,眼泪随着雨水一起从脸上流下。

  一群辅官胥吏互相看看也跑到雨中一起嘶吼:“啊啊啊啊……”

  这些日子里他们看着自己治下的百姓,不是逃走就是饿死。留下来的除了一些富户,就是半死不活的撑着。

  惨啊!

  西山下的面面土被生生地刮去了一层。

  百姓苦啊!

  那面面土就是所谓的观音土,张钰带着县里的官吏吃过。难啊!闭着眼睛往下吞,割的喉咙疼,就一口水也不是不能下咽。可最苦的是拉不出来,生生的用手指掏。

  雨中的张钰觉得自己心中憋着的一口气松了。

  自从到这陇城县以来,他自觉做的还是不错的。劝农课桑,分配土地。样样不落人后,不说曲辕犁那种神物了,就连那会宁县流传的金坷垃,自己也是让人学习制作,给县里农户教导使用。

  某家这县令不说大唐亲民模范,却也是敬职敬业了。

  前些日子使君对陛下请罪言曰:灾者,天之谴也……凡灾异之本,尽生于郡守之失,天旱由王某所致,若罢勋,天必雨。

  某憋屈啊!

  若使君需要罢免,某家呢?是不是要舍了此身,做那刀下之鬼!

  某家为官清廉爱民。先师教导: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一路走来某家未有差错,为何却让我一县百姓,受此之创?

  张钰他想不通,他一直按照先贤说过治理地方,一直兢兢业业。为何发生旱灾是他却闲的如此无能。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待人要博爱,“幼吾幼,及人之幼。老吾老,及人之老。”

  忠诚君王,“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待父母亲属孝顺,“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於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尊重知识,“朝闻道,夕死可矣。”,善於吸取别人的长处,“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他一直以这些要求自己,把自己变成一个温、良、恭、俭、让的道德君子。

  可是他的先贤没有告诉,发生旱灾怎么办。

  一场旱灾让张钰对以往所学产生了怀疑。

  只见他在雨中普通魔怔一般:“温、良、恭、俭、让难道是错了?错了吗?”

  “不,温、良、恭、俭、让不可能会错,那为什么不能救灾?为什么?”

  众人被他们县令的异常举动吸引。只见张钰抓着头发,眼睛发红:“不可能,不可能……”

  “对,对,他知道,他一定知道。”随即回复一阵清明。

  “明府,你没事吧?”辅官赶紧关心道。

  “没事,刚才学识上迷茫。”

  “什么?”县丞不可思议道,要知道一个人的学识到大一定高度后就再难寸劲。

  面对这种识障,有些人会顿悟,像佛家所说的醍醐灌顶一般。

  孔子穷乎陈蔡之间,藜羹不斟,七日不尝粒。而曰:成仁。

  太史公受辱而作《史记》,自古以来能突破识障者皆非凡人。

  所以县丞才会如此惊讶。

  就像后世江湖流传的金大侠所说的“武学障”。

  还有那慕容复一开始无法看破现实,看破见识障。一直在努力光复大燕,努力了数十年最后看破现实,同时也无法接受现实,最后疯掉,不得不说金此人最为天才也最为悲情的人物就是慕容复。

  “明府,何不论道一番?”县丞希冀地的眼神看着张钰。

  要知道,对于读书人来说,互相交流汲取对方的一些见解,是学识提升的重大途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千里迢迢的去游学呢?

  “额,某家只是知道心中疑惑何人可解,却尚未明悟。想那少年必能解开你我心中疑惑。”完了张钰还言之切切地确定道。

  …………

  长安,太极宫。

  “啪。”

  李渊将手中卷轴重重的拍在几案上,吓得殿内侍者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陛下请息怒,不知陛下为何事震怒?”李渊左下手一个着紫衣,年五十左右的男子询问道。

  “唉,玄真,我真怀念以前在太原的日子,你我喝酒畅谈,好不自在。如今,罢了,不说也罢。”李渊怀念道。

  “陛下可是为了秦王忧愁,陛下还是早做决断,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啊,想那杨广以前多聪慧地一个人啊,谁成想……”这叫玄真的男子原来是裴寂,作为李渊最贴心的臣子和唯一的朋友,时不时的在李渊年前给李世民上点眼药。

  “我今日始知文皇帝之难。”如此心里话也只有对着这个唯一的好友,才吐露半分。

  一阵默然过后李渊接着说到:“不说那几个逆子,你可知那会州刺史王勋此人?”

  裴寂一番思索道:“有些影响,此人官声不错,重视农桑,却是多有建树。”

  “玄真莫要被此人给蒙骗了,此人无耻至极!”李渊狠狠道。

  李渊捡起卷轴递给裴寂道:“你看看。”接着道:“前些日子会州旱灾,陇城县百姓十失其六。此人不思救灾活民之法,却企图欺骗于朕。”说着恨恨地砸了一拳。

  裴寂看着卷轴,心下好奇,自己本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行侍中事,位居宰相。这州县奏章早已经过门下,又是会州刺史所报,毕竟此地旱灾严重,自己还特意多留意了一番,这内容是极为清楚的。

  不过,不知陛下如此是为了何事?难道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不成?在敲打我?不提裴寂心下万千思愁。

  只见李渊继续道:“说什么有赵家子,治瘟疫于未发,革耕犁为曲辕,其功在千秋社稷,其利于天下万民。胡说,无耻之极!”

  李渊顺了一口气道:“天下谁人不知那曲辕犁是秦王府所造!”

  “想来,那些火炕,水车都是别人的功劳。这王勋全部堆在此子身上难道是为了制造一个神童,让他任上好看点?”李渊语气有些不确定道。

  裴寂看着眼前这气呼呼的老汉,一阵无语,大家知道秦王武功了得,什么时候对这营造也如此精通?

  虽说陛下一直对秦王有些忌惮。但是当爹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出息,如此才能闲的自己这当爹的牛逼。

  对李渊来说,自己的东西,别人不能抢。太子地东西秦王不能动,秦王的东西别人也不能动。

  对于王勋伙同这所谓的赵家子抢秦王功劳此事,李渊表示很生气。

  对此,裴寂看得很清楚。他没有想过要阻拦皇帝陛下,甚至他希望这件事闹得更大一些。

  他始终不相信秦王府有人懂得什么曲辕犁,你也不看看秦王都招揽地些什么人。

  也许从这里可以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打秦王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会州刺史王勋,谁管他。你让陛下不舒服,有得是人收拾你。

  还有那个什么赵家子,呵呵,连名字有没有的渣渣。生来就像蝼蚁草芥一般,叫你去死,难道还胆敢反抗。

  裴寂心下冷笑,不一会心中已做好打算。

  

作者感言

黑虎村民

黑虎村民

感谢书友“怪我”的打赏。感谢诸位的推荐票。   目前还在外地,每天只有回到酒店,抽时间用手机码字码字。   所以还望大家见谅,投推荐票就可以了。不要打赏了,这几天没有时间多更。   万分抱歉!!!

2019-04-16 12: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