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女神拿下外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灵魂诅咒之缚(周一求推荐)

女神拿下外挂 烟雨玄奘 2333 2020.04.06 00:35

  三头猎犬离去之后,格格巫凝视着石板上,那倒吊着的,另外十几个傀儡。

  大多数傀儡已经显得干瘪瘪,表面斑驳枯竭,有着崩溃的迹象。而没有枯竭的,则是显得模糊虚弱,似乎并未成长充份。

  “这个鬼地方的种子,都是废物。”

  格格巫平静的自语,并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就像看着几个玩具,说出一句不屑的话而已。

  他又重新坐回到靠椅上,拿起一本古朴残旧的书籍阅看。但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抬眼,瞧瞧墙上挂着的吊钟。

  大约两个小时后,吊钟指向凌晨二点。

  格格巫放下手中书籍,走到镜框前,仔细打理着身上笔挺的蓝灰色绒呢长袍,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抹上一点香水后,再才满意地点点头。

  他走到墙壁前,伸出修长而带着惨白的指头,纵横交错,虚幻般划出十六道线条。

  瞬间,墙壁上显现出暗影原力交叉的法阵图案。

  图案仿佛一朵繁复而诡异的花瓣,无数道浅线幽光,在花瓣边缘闪烁着光芒。然后,大量浓雾,在法阵中间笼罩而起。

  格格巫昂首踏步,穿进浓雾。

  只是霎那间,他就来到一间不算很大,但布置得富丽堂皇,非常奢华的会议厅。虽然厅堂内的陈设一应俱全,但惟独是灯光欠缺,显得幽暗而寂静。

  会议厅正中,是一张长长的雕花青铜桌。桌子两侧,各放着四张高背金漆椅子,总共八张椅子,整齐有序。

  格格巫进入会议厅,皱了皱眉,伸手掏出怀表,啪的打开瞧了瞧,然后走到左侧上首,第一张椅子旁边。

  但他并没有坐下,而是倾听片刻,有些不悦的说道:“老丕平,今天又不打算开会吗?”

  随着他的话音,远端角落阴影里,一个佝偻身子,同样满头银色苍发,但年龄非常大,老态龙钟,拎着扫帚打扫的管家模样老人,缓缓走出,回应道:

  “尊敬的格格巫议员,今天的会议可能不会开。”

  “为什么延期?”格格巫皱眉道。

  “听说是北边的浮地边缘,阻止绝境长城的封印有些松动,疑似有泄露的可能。所以,议长大人带着另两位议员,前去堪察。”老丕平苍老的嗓音说道。

  “我们‘荒神影子议会’的宗旨,可不是为了这个愚蠢落后的地方,做缝缝补补的裁缝工作!”格格巫冷冷道。

  “您应该跟议长大人说,而不是对我这个老东西,说这些话。何况我耳朵背,也听不清您说什么......”

  老丕平拎着扫帚,一边扫着,一边消失在墙角阴影后。

  “可耻的工作风格。”

  格格巫哼了哼,转身又来到墙壁前,依然是手指划动,法阵和浓雾出现,昂首跨步而入。

  瞬间,他又回到那个古典雅致的房间。

  格格巫重新舒适的躺在靠椅上,一边缓缓摇晃着,一边双手交叉,顶在颌下静静思索。

  “侯赛因是为什么而死呢?因为权力斗争?还是他所说的,那个来自绝境长城外的敌人?”

  “看来,有必要重视这个问题。”格格巫自语的点头,缓缓闭上眼睛,仿佛是假寐。

  房间里变得安静而详和,只有墙上的吊钟,滴哒滴哒的响着......

  ...............

  威廉忐忑地跟随着李墨,来到四层的某个秘密房间。

  砰砰,李墨轻轻敲响。

  门被打开,夏洛一脸恭敬的看着殷锋,垂首道:“尊敬的领主大人,我已经等侯多时了。”

  威廉孤疑的看着这个陌生男人,不明白李墨是什么意思。

  “你那个小小的炼金仪式,准备好了吗?”李墨问道。

  夏洛点头:“完全没问题,一切按照您的吩咐。”

  “好。”

  李墨回过头,微笑看着威廉,指着门后说道:“进去吧,夏洛先生,会详细告诉你怎么做。我建议你用心的聆听夏洛先生的故事,我会在外面等待你的最后决定。”

  威廉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李墨是什么意思。但是此刻人在屋檐下,也不得不低头。他暗叹一声,跟着夏洛,走进了房间。

  夏洛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关上了门。

  李墨则是回到正厅,那个休息娱乐的圆桌旁,惬意地靠在座椅上等侯。他非常信任夏洛的口才,丝毫没有担心。

  “怎么样?那个狼人进去了?”

  美杜莎和凯瑞甘,走了进来,坐在圆桌旁。

  “嗯,希望不会吓到他。”李墨一本正经的说道,但嘴角仍是露出一丝笑意。

  片刻后,青雉也走上来,坐到圆桌旁,轻声道:“一切已经安排好了,大蛇丸和斑巴,接管了俘虏。”

  “好的,辛苦了。坐下等待看戏吧,或许房间里正在上演父子相认的戏码。”李墨微笑道。

  “他进去了?”青雉也露出笑意。

  美杜莎回过头,问青雉道:“你刚才说,侯赛因恶魔化的倒吊傀儡,有可以研究的价值?”

  青雉却是带着笑,对美杜莎说道:“美杜莎姐姐,你才是暗影术士。关于炼金研究方面的问题,其实应该由你来解答。”

  “谁说炼金研究,一定要是暗影术士呢?”美杜莎轻轻捋起蛇形的红色发辫,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比如你,比如自来也,都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打理那些玫瑰园,已经占用太多时间。有什么问题,就请教你好了!”

  “懒惰。”凯瑞甘凝视着远端墙面上,那一幅精致的油画,但仍是冷淡的说了一声。

  美杜莎也不气恼,仿佛没听见一样,又对青雉说道:“来吧,我们的专家,谈谈那个倒吊傀儡是怎么回事。”

  李墨也是饶有兴致,瞧向青雉。

  “灵魂诅咒之缚。”青雉说道,并且将手中一直握着的,那张羊皮卷,在桌上展开。

  之前的那个虚幻透明影子般的傀儡,已经萎缩成巴掌大。但是浑身干瘪瘪,显得枯竭。但一对惨白的眼睛,依然像是有着一丝幽光。

  “所谓灵魂诅咒之缚,是一种深种在灵魂中的诅咒。但是要说诅咒,也不全是。它是被诅咒者,心甘情愿接受的。”

  青雉解释说道,“也就是说,这种诅咒,并不能恶意植入。当种下这个诅咒后,遇到殒命危机时,会有强大的保护作用。”

  “可是,侯赛因还是死了呀。”美杜莎轻蹙眉头说道。

  “只是保护,并不能免死。”青雉笑道,看向凯瑞甘,“只能说,他的对手太强大,以至于保护不及,被迫身亡。”

  “就这?只是保护吗?”李墨也是好奇的问道。

  “当然还有其他作用,既然是诅咒,有益,肯定也有害。”青雉继续解释说道,“被诅咒者,永世不可背叛种植者。被诅咒者,可以使用种植者赐予的法术、能力,甚至是敞开心扉,被种植者读心。”

  .........................

  周一,本书在冲榜,请求支持支援!请看看推荐票,投给本书,需要你们的每一票支援。让更多的人看见这本书,让更多的人欣赏这本书!感谢支持,鞠躬致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