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夜追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更有意思的选择

夜追白 渔歌四起 2073 2018.12.07 20:10

  东蛰最初砍树时,是因为那是夜追白的考验。

  但后来即便没能将铁梨木砍断,对方也仍旧答应了教自己砍柴,而且自己停滞了很久的修为也因此有所突破,现在看来,砍树应该只是个幌子,对方是在借这种方式帮助自己。

  这半月以来,东蛰按照夜追白的吩咐,每日挥刀不戳,能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提升。

  他现在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在最擅长的事情上被逼到极限,也是可以有所进步的,只是没曾想还会因此引起师长的注意,虽然外界都说他哗众取宠,但其实那纯属巧合。

  面对老者的问题,东蛰想了一会,回答道:“是有一人,他教我以此种方法修行,我因此才得以进入纳气境。”

  很多人都知道,东蛰煅体三年未能入纳气,于修行一道着实显得笨拙,平日便是众人争相奚落的对象,比那野人也好不到哪去。如今半月未见,却是他得到了某位神秘人物的指导,还好运的提升了修为。

  众人不由得羡慕起来。

  云穆道:“这般说来,那人应该是修行一道的某位大家?或者某个宗门的隐士高人?”

  东蛰点点头,说道:“在我心中他是。”

  云穆和善一笑,这个回答在他听来是颇为有趣的,当下也不准备去追问,眼前这名青年所表现出的天资与个性都让他十分满意。

  云穆问道:“你可愿拜我为师,随我入内阁修行?”

  一句话说出,周围的众人顿时傻了眼,这位内阁师长居然想要收东蛰为徒?

  他不过只是个在西房打柴的,三年未完成煅体的无用之人,甚至还在前段时间,被张无端等一众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被内阁师长选中了?

  而且还是极有名气的云穆师长!

  这怎么可能?他只是个以砍铁梨木来博得眼球的家伙啊!即便您真的在这件事上认同他,觉得他毅力可嘉,可眼下不还有奇寒与武清秋二人吗?这两人中任意一个,不也比他强过百倍千倍?

  您为什么独独选他呢?

  众人心中惊疑交加,甚至有人开始后悔自己没去南房砍树,如张无端等一些平日里与东蛰交恶的人,一时间面色分外难看。

  就连一直恭候在旁的宋士谦,也不禁疑惑起来:莫非这东蛰真不简单?

  还有弟子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奇寒与武清秋,似乎是想看看两人的反应、会不会开口说些什么,直至察觉二人始终平静,似是不在意。

  随后便有人站了出来:“师长,这人不堪入目,不值得您这样去做!”

  “师长三思,千万莫要被此人的外表蒙骗!”

  “即便您真要选徒,这里还有奇寒师兄与武师姐,您看都不看一眼便做出决定,让其余苦修的弟子何等寒心!”

  以云穆谦和的性格,对于这些话多半不会在意,任其随之而去。但他身边的从霜小姑娘却早已忍无可忍,当即秀眉一皱,指着一人斥道:“好一群自以为是之人,当真愚蠢!”

  “我师父说话做事,岂容你们在此置喙?”

  “再敢多言,师傅他老人家不管,我先打烂你们的嘴!”

  声音稚气,却自有一股冷意,说完目光朝下方扫去,竟无人敢与之对视,先前说话那几人面色难看,最终还是没敢多言。周围一时间安静了不少。

  从霜又看向东蛰,没好气道:“大个子,我师父要收你为徒,如此天大的好事,你还在犹豫什么?”

  东蛰如梦初醒……

  被内阁师长选中这件事,是他以往想也不敢想的,所以当云穆一句话问出时,他愣了好久。

  心中除了难以置信以外,要说挣扎,其实还是有的。

  倘若换做以前,遇上这样的好事,他根本不会犹豫,甚至不用过多的考虑就答应下来。

  但现在不一样——不久前,他刚认了夜追白做师傅。

  云穆是内阁师长,在月华殿乃至整个大陆都极有名气,实力深不可测,虽不知为什么看中自己,但若是跟随于他,今后的成就是可以预料到的。这已然能够确定。

  而夜追白不过只是个山中出来的野人,东蛰到现在都没将这个神秘的少年彻底看透过,或许他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可毕竟年纪尚浅,如何比得上云穆师长?

  如果拒绝云穆跟随于他,等待自己的,只会有一个不确定的结局。

  相信无论换做谁,面临这样的抉择时,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没人喜欢不确定的事……东蛰以前也不喜欢。

  但是他已经砍了三年的柴了,三年的平淡无奇,三年的一成不变。跟随云穆,之后的修途必将是一马平川,在长者的庇护下,他不用顾忌任何的阻碍,只需全心全意的去做一件事。或许某一日能够修为大成、成就一代宗师、拥有不俗的名气与声望……将来甚至能如今日的云穆一般,到月华殿下,点评几位弟子,收几个徒弟。

  这些都不无可能。

  可这与一直砍柴又有什么区别呢?

  此时的东蛰更在意另一些东西:那日张无端带来的羞辱、南房门前夜追白惊艳的一刀、后山之中无尽的刀光、那利落的切口、成片倒下的灌木……

  还有那个他恍然之间看到的,浑身是血却依旧持刀大笑的男子。

  霸道、无所畏惧、癫狂到了极点。

  说不定与那个少年一起,今后的生活会更有意思一些呢?

  ……

  清晨的青山下,云穆老者的目光平静而慈和,没有因为眼前青年的犹豫而表现出任何不满来。东蛰认真慎重的态度,反而让他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眼光。

  众人也在等待着东蛰的回答,

  他为什么还不答应?

  即使是为了让师长更加注重自己而故作犹豫,这么长时间也够了吧?

  该答应了吧?

  东蛰看向云穆,躬身行了一个晚辈礼,却不是徒弟对师傅的礼仪。

  少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唯有站在不远处的奇寒,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笑了起来。

  紧接着,小姑娘的神情也变得惊疑不定了。

  下一刻,东蛰真诚的说道:“对不起,我不能拜您为师。”

  群山之间突然安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