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殇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历历血债

殇忧 若非十三 3197 2019.07.12 02:41

  是日,林承殇睡醒之后,先去萧绰的行宫去请了安,随即便吩咐林忠去接杨延瑛过将军府用饭,却得到杨延瑛失踪的消息,正欲派人去找,却被萧凉阻止

  孤狼关酒坊内,萧凉带着林承殇走过一间厢房,里面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女子,正是杨延瑛,林承殇急忙过去察看,定了心道:“还好,还好”

  听萧凉道:“世子不用担心,杨姑娘只是晕过去了,明日便能醒过来”

  林承殇道:“凉姑姑,秋心这是怎么了?”

  萧凉道:“昨夜我在府中巡夜,杨姑娘在耶律休的院上窥探,险些被发现,情急之下,我只好用迷香放倒了,为了安全起见,接回了这酒坊内,”

  林承殇则道:“凉姑姑,那您的意思是?”

  萧凉道:“世子,将军去后方前,嘱咐我助你促成议和之事,但耶律休天性多疑,如果杨姑娘住在将军府内,身份迟早会暴露,不如暂时住这酒坊内,再有这是林府的产业”

  林承殇道:“也好,昨夜娘亲已经应承了议和之事,即日我便飞鸽传书去黄土城,”

  随后,萧绰亲笔传书至天波府太君处,约定三日后在玉门关外三十里红河畔处,

  杨延瑛自从醒过来后,,便住在了酒坊中,听林承殇说议和之事已定,拉着林承殇把这孤狼关逛了个遍,直到晚间才回去

  林承殇在回复了穆桂英书信后,便去见了萧绰,只说道:“娘,明日红河畔议和,我也想跟随耶律元帅去?”

  萧绰示意侍书去准备一下,晚上让林承殇歇在行宫,对着林承殇说道:“恩,娘亲也正有此意,此事定了之后,你便跟我回也都”

  林承殇道:“娘,您明日就在这孤狼关等候吗?”

  萧绰道:“明日你父亲回来,等盟约签订好了,到时我与他一起去玉门关接你”

  林承殇笑道:“恩,那儿子去睡了,娘您也早些休息”

  萧绰看着林承殇安稳的睡在偏殿后,命令侍书看着

  转身却带着护卫去了厅堂

  次日清晨,耶律休一身便服带领八十位兵士,不装任何戎甲,林承殇策马在侧

  杨延瑛却被安排在后方的马车中,萧凉保护在旁

  待午时一过,一行人在红河畔等到了天波府的穆桂英,身旁随着杨大娘,三娘,七娘,除了身后二十名亲卫,只有杨家的两名护卫杨安与杨宁

  原本穆桂英对辽国议和之事心中抱有怀疑,便令杨五娘带七千兵马守在红河对畔,只要一有不对之处,立刻来援,哪知到了之后却发现耶律休未桌铠甲,只有八十人步行前来,疑虑倒是消了一些

  林承殇从耶律休手中接过盟约书,缓步走到穆桂英的台前,穆桂英察看无误后签字落印,

  只听得耶律休朗声说道:“我大辽与宋朝纷战数十年,如今一朝休闲,本帅一直钦佩杨门风采,此役败在穆元帅及众位女将手下,绝无怨言,”

  穆桂英道:“耶律元帅,谬赞了!我辈军伍中人,以保卫疆土为则,今日之后只愿辽宋再无纷争!”

  林承殇附身对穆桂英行礼后道:“桂英,我们大辽愿永世于宋朝修好,”

  穆桂英回一微笑道:“恩,对了,九姑姑在何处?”

  林承殇转身走到路旁,示意萧凉送杨延瑛过来,随即走到杜金娥面前道:“无忧,我做到了,从此以后辽宋交好,我保证不会再有战争了”

  杜金娥则对他笑道:“恩,”

  耶律休命人过来请林承殇回玉门关,林承殇却拉住杜金娥左手,温情说道:“无忧,你等我,等来日安稳,我会尽快去开封找你的!”说完把随身携带的鸳鸯扣放在她手心,又道:“上次你给我的点心,我都吃完了,味道很好,等我去了开封,你再做给我吃好不好?”

  杜金娥内心波动,面上却道:“再说吧,这给我的这是什么?”

  林承殇浅笑道:“没什么,是我在辽国寺庙求来的护身符,你随身带着,我放心”

  杜金娥不明,但还是道了别后,转身与穆桂英一同向着红河一边走去

  杨延瑛在马车中听到林承殇和她道别的声音,一探头出来只看到他策马驰去的背影,叹了一声便坐了回去

  另外一边,耶律休过了红河谷后,便立刻消失踪影,林承殇察觉不妙,正准备去提醒杜金娥,却被暗卫制止,瞬时被绑个严密

  穆桂英与杜金娥走着说道:“萧瑾,他是不是还对你念念不忘?”

  杜金娥低头道:“或许吧”

  穆桂英却道:“什么或许阿,他一个辽国显贵,为何冒死过来提出议和?若是为了天下百姓也对,可细想,他也是为了想与你更进一步”

  杜金娥道:“罢了,我与他,是不可能的”

  穆桂英却反问道:“七婶,你真的不喜欢萧瑾?”

  杜金娥心中所想,她不喜欢吗?可是她能动心吗?索性不想那些,只对穆桂英一笑,置之不语

  一旁杨安驾驶马车,杨延瑛觉得不太透气,便舍了马车,一跃到了穆桂英的马上说道:“桂英,我不想坐马车了,还是和你同骑一匹马啦”

  穆桂英正准备说话,却看到红河畔忽然出现多介滚石,

  杜金娥说道:”不好!辽国有埋伏,他们根本没有议和的打算,

  瞬间杨家二十亲卫把她们五人围护在其中,杨安手执银枪动作利落的打落坠石,穆桂英正欲拿出腰间的信号弹,忽然感觉腰间一阵疼痛!杜金娥反应最快,一刀斩向偷袭之人,

  杨延瑛徒手与那人打斗起来,一面气急说道:“杨宁!你为何这么做!”

  原来偷袭穆桂英的人,正是杨门护卫中的副总管杨宁,此人十年来对天波府尽职尽责,武艺超群,堪在杨安之下,是以佘太君与穆桂英很是器重

  穆桂英怎么也没有想到,杨宁居然是内奸,自从杨宗保遇难之后,她便开始彻查府中诸人,却始终没有料到杨宁会是幕后作乱的人!这一击,让她腰间的伤口极深,

  杜金娥一面护着穆桂英,信号弹应声而出,杨五娘带兵登船正欲往这里救援,却被河中屏息出现的大批辽兵凿船,以致难以前进,谷外佘太君带领的一万兵士也被耶律玄阻击,

  而此刻红河谷上方,耶律休手持令箭,一千辽军士兵从山谷中如同飞了一般下来,原来个个身上都绑了风筝一般的物件,一时间杨家护卫尽殇,只有杨安与大娘,三娘苦撑!杜金娥与杨延瑛对战杨宁,却落不得上风

  穆桂英算到辽军也不会轻易议和,只是这一次的手段奇出,一时间难以招架,援兵不到,如今难道是真的要命陨在此,

  杨宁手下一个回旋踢,杜金娥为护杨延瑛被打翻在地,嘴角隐隐露出血丝!

  随后大批辽兵围困,穆桂英正欲冲出一条血路之时,忽然红河畔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风筝,与辽军落下的很相似,以为是敌军,却听到落下的人说道,:“穆元帅,快随我走!”

  原来是寇准,经过黄土城一战之后,他便与林承殇定下,留在大宋尽力,此次议和,他心也觉得不对,便暗自做齐了能承载多人的风筝,没想到还是来晚了

  穆桂英不肯独走,却听得杨大娘道:“桂英,七娘!我与三娘护你们!快走!天波府今后靠你们了”

  杨三娘应和道:“九妹!你们快走!”

  说完杨大娘与三娘杀尽重围,杨安倾尽全力护穆桂英与杨延瑛上了风筝,只听杨大娘说道:“七娘,你也走!”

  杜金娥却道:“不!我与姐姐们同生共死!寇准!快带桂英她们走!

  说话间辽兵弓箭手便向寇准射来,寇准无奈只好改变方向,腾空而起,山谷上方,林承殇看着这一切,心中痛苦万分,却见那耶律休手执弓箭,向着穆桂英射去,当即冲过去用身体撞歪了这一箭,正想往下冲,却被制止,底下大娘,三娘惨死,杨安为了护杜金娥,与耶律玄大战,,一路逼尽红河畔

  耶律休看谷外佘太君兵马已溃散,黄土城守卫空虚,心中大喜,只摆动令箭,示意打响信号,玉门关内两万守将倾尽出动,直攻黄土城而去,

  杜金娥眼看宋军受埋伏,死伤惨重,只拼力杀敌,身上不觉被砍了数刀,倒在了地上,耶律休看到随即射出一支羽箭

  杨安力退耶律玄,听到箭矢破空的声音,只身挡在了杜金娥的前面,哪知承受不住羽箭的冲击力,直直落去了奔流不息的红河

  杜金娥看见杨安为她挡箭而死,大喊道:“杨安!”

  内心悲愤难当,支撑着拿起双刀,

  这一边,林承殇瘫坐在山谷上,看着杜金娥被砍刀一次次流血,心痛如同刀割,嘴角流下了鲜血!

  耶律休原本只是受了萧绰的命令看顾好林承殇,此时看他这幅神情,一想大局已定,便吩咐人把他嘴角的布给解了

  林承殇立刻说道:别打了!别打了!耶律休,给我松绑!”

  耶律休示意下属给他松绑,倒想看看这个文弱世子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林承殇狂奔至谷下,只看到杜金娥浑身伤痕的躺在那,嘴里说道:“不可以!无忧!你不会有事的”

  杜金娥在闭上眼睛前,好像是看到了林承殇的脸,便再无了知觉

  林承殇双手抱起她,仿佛一放手,便再也见不到了,辽兵不敢妄动,只听得耶律休朗声说道:“撤兵!回援黄土城”

  林承殇一人抱着杜金娥待在原地,直到侍书过来,命人将他们送回了玉门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