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大宗生意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355 2019.03.03 08:03

  第二次“水晶琉璃珍品鉴赏大会”开得更热闹,来的人更多。不过这次并没有拍卖,只是陈列了水晶琉璃珍品,明码标价。上次拍卖的酒杯、如意、观音都没有出现,倒是出现了茶杯、笔架、戒尺、手镯、发钗、小型弥勒佛像、等物,稍微大一点的,也就是鱼缸、棋盘、果盘,一尺高的财神像、关公像。

  结束时,成交了五千多两银子。

  有不少人打听,还有没有那种两尺高的观音像?掌柜让他们留下姓名住处,有货就会及时送上门。

  被掌柜聘用的算卦先生罗日臻,一直在当一个伙计。他手脚很勤快,忙前忙后,掌柜、账房交代事情,他总是脚不沾地一路小跑着去办。其他几个伙计都说:“罗哥,你太勤快了,事情永远做不完的,悠着点吧!”

  罗日臻总是笑笑,嘴上不多言语,心里却默默道:“你们少年如何知道,我虽然才二十四岁,经历何等艰难!我也曾是小康之家,可是建奴入侵、家业尽毁,拖家带口逃到京城,好容易得到这个饭碗,怎能不用心卖力呢?而且你们这些笨蛋知道吗?这是太子的产业。很显然,太子想出来挽救时局,你看这水晶琉璃,这皇店,出手不凡,将来必成大业!太子暂时羽翼未丰,随着事业壮大,会严重缺人,我就有很大的机会被太子赏识,说不定能立下一份从龙之功,封妻荫子、耀祖光宗!”每每想到这里,他心中一片火热,更加积极地去忙碌。

  今夜他注意到一个被太子赏识的机会,决定试试运气,即使不能如愿,也不会损失什么。

  有两个客商都后院寻找茅厕,就向他打听,他指了厕所方向以后,听到两个客商的对话:

  “这些货,要是能买下一船,运到南京、苏杭,将能赚大钱。”

  “你别痴人说梦了,东宫不知道自己赚这钱?凭什么要让你来赚?”

  罗日臻一听,怦然心动。两天前和其他伙计分头送货上门,他就悟出了太子的“掣签”纯属噱头,其实是只要登记,就能得到!背后原因,显然是太子急于赚钱啊!如今皇上缺兵缺饷,天下皆知,太子当然急着赚钱,越快越好!

  很显然,太子不会有耐心派人到南方去卖货,这就需要有个商人,拿巨额现银来,直接包走大批货物!

  于是,他等那两个客商出了茅厕,陪着小心拱手道:“两位老爷,可是从南京来的?”

  两位客商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说:“我是从南京来的,你有何指教?”

  “岂敢。刚才听到,二位有心把本店的珍品卖到南京去,这确实是个好主意,本店东家暂时没有精力时间运货到南方,若有人能负责到南方包销,不仅我东家乐意,就是包销者,也要发大财呀!”

  那位自称来自南京的客商身材颀长,面白微须,上前一步略一拱手道:“鄙人郑怀谦,请问贵东家明言要招揽承销商人吗?”

  罗日臻本想说:“是本人揣测。”一想这样说显得太不靠谱,于是不接话头,又拱手说:“二位,不妨见一见掌柜,问一问就知道。”

  两个客商小声商量着说:“问一问何妨?‘行动就有三分财气’,多问一句,或许就是财运。”

  掌柜正在欢送客人,见罗日臻带着两个客商望着他走过来,不由得问:“有何事?”

  罗日臻贴过来,躬身小声说:“这两人中,有一个是南京来的客商。小的听到他们谈论,想承销珍品,卖到南方。小的估计东家和掌柜肯定感兴趣,就带他们过来,问问掌柜的意思。”

  郑怀谦施礼说话了:说:“鄙人是南京来的,有事请教掌柜……”

  掌柜听到“南京”二字,想起太子说的“留意南方客商,设法结交”,不由得深深瞥了一眼罗日臻,然后对那两人说:“请到里间一叙。”

  坐定上茶,彼此问过姓名,序过年齿,郑怀谦开始和掌柜称兄道弟,说:“愚兄在南京做珠宝生意,在扬州、苏州都开了店。敢问贤弟,贵店的货,可愿意卖到南边去?”

  “生意,谁不想做大。南方富庶,正是卖珍宝的好地方。实不相瞒,我店东家确实想把珍品卖到南方,只是本店暂时缺人手物力,要在南方开店,却还需要时日。”

   郑怀谦拍胸脯道:“这事包在愚兄身上。到南京开店,路途遥远,耗时费力,经营也多有不便。贵店不如匀出存货,由愚兄运到南方包销。贵店可以轻轻松松把钱赚了。”

  掌柜笑了,说:“郑兄快人快语。我店东家还真急着用钱,若能大宗出货,那是最好不过。就怕老兄没有那个实力,吃下咱们的货。”

  “你们有多少银子的货,怕愚兄吃不下?”郑怀谦傲然说。

  掌柜伸出四根手指。

  旁边的人就是杜天楠,他试探着问:“四万两?”

  掌柜冷笑道:“你也太不敢开口了!四万两的货,叫什么大宗生意!”

  郑怀谦微笑着想了想,说:“四十万两?没问题。半年之内,愚兄全部吃下。”

  掌柜摇头:“半年太久,缓不济急。本店要求一次吃下。时间不能超过一个月。”

  郑怀谦与杜天楠交换了一下眼神,又凑到一起核计了一会儿,说:“一次吃下,也不是不可以,无非再拉几位入伙。只是价格打八折,行否?”

  掌柜还是摇头:“这四十万两的价,已经打过八折,若按照店里价格,价值五十万两!你们买到,就是赚到。本店可以答应你,不仅是这一宗生意,以后本店出品的水晶琉璃珍品,在南直隶由你独家承销,绝不再找第二个商人。如果还有别的生意,也优先与你合作。”

  郑怀谦喝了口茶,低头思忖,然后和杜天楠凑到一起耳语片刻,才问:“能否看看这四十万存货的清单?”

  “可以。”掌柜立即从袖子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展开递了过来。

  郑怀谦接过清单,只见上面写着:

  三尺高观音,二十尊,每尊两千四百两,共四万八千两;

  如意,一百柄,每柄一百八十两,共一万八千两;

  酒杯,三百套,八只一套一百二十两,共三万六千两;

  茶杯,三百套,四只一套一百二十两,共三万六千两;

  笔架,一千只,每只八十两,共八万两;

  戒尺,一千条,每条八十两,共八万两;

  项链,一百根,每根一百二十两,共一万二千两;

  弥勒像,一百尊,每尊三百两,三万两;

  财神像,一百尊,每尊三百两,三万两;

  关公像,一百尊,每尊三百两,三万两;

  以上一共四十万两。

  掌柜看他抬起了头,就说:“酒杯、如意、观音,都是根据上次成交价打了八折;其余珍品,你可以看看外面的标价,就知道全打了八折。这些货到了南京、扬州、苏州,那还不要翻倍赚?”

  郑怀谦笑容满面,道:“好!成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