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颇为好用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438 2019.03.16 07:07

  京城廊房四条,山海珍酒楼。

  大清早,东家郝明成就赶到了店里,这已经是多年未见的事情。他忧心忡忡,因为昨晚接到大掌柜的禀报,说崇文门大街上的裕东钱庄派人送来一张使用银票的揭帖,要求贴在柜台之内墙上。

  裕东钱庄的背景,大掌柜很清楚,他不敢自专,夜里亲自去请示东家。郝明成看了揭帖,沉吟好久,说:“其实也没甚么大不了的。若是有人拿着银票来,务必打个招呼,先付账,再吃饭喝酒,然后派一个腿快的伙计,拿着银票飞速去裕东钱庄兑银子。如果能兑十成,皆大欢喜;如果打折兑银,就要客人补齐差额。”

  虽然交代清楚,郝明成毕竟不放心,还是要亲自来一趟。因为山海珍酒楼的熟客,大多非富即贵,尤其是官僚颇多。官僚光顾,本是好事,但是商家最烦的莫过于使用宝钞,拿到手就贬值,直至一钱不值。幸好,这些年基本都是用现银了。现在东宫开的裕东钱庄搞的“银票”,到底像不像宝钞一样很快成为废纸一张呢?

  郝明成袖手站在柜台外,盯着里面墙上贴的那张揭帖;它印制精美,上面有银票形制示意图,以及防伪识别提示。

  他想起刚才在街上遇到的盛裕昌粮行东家迟德保,那家伙笑眯眯的,寒暄之后说了一句:“听说今天好几个衙门要补发欠俸,全是银票。”他附和道:“是啊是啊,朝廷恩典……今天天气真好……”

  迟德保胡子一翘,说:“是不是恩典,要看这‘银票’比宝钞好到哪里去。”

  郝明成装作恍然大悟:“原来迟老板今天是为这个来店里的,不放心哪?”

  迟德保哈哈一笑,声如公鸭:“彼此彼此。”

  这时,一辆马车在旁边停住,帘子被撩起,露出一张脸,却是布商杜天楠。他向着郝、迟二人拱手打招呼,说:“二位放心,裕东皇店早就发财了,这裕东钱庄的银票,没有不能兑现的道理。”

  郝明成想问一问话,杜天楠却缩了回去,催动马车走了。

  迟德保望着远去的马车,说:“裕东皇店琉璃珍品拍卖会上,见过他……最近风闻他和一个南京商人,与裕东皇店来往密切,好像合伙要把水晶琉璃珍品买到南直去。”

  “那可是大买卖!”郝明成咽了口口水,“迟兄,你也曾往来南都数次,熟悉人事,怎么不插一脚?”

  迟德保摇摇头:“我没那个胆子。东宫行事,出人意料。水晶琉璃珍品鉴赏会上,好多人没抢到酒盏、如意和观音像,却都想要这些东西。掌柜说登记名单,由东宫掣签,幸运者得。结果,第二天只要登记了姓名的人,全部收到想要的东西,而且送货的伙计还睁着眼睛说瞎话:‘恭喜福星高照!太子掣签,你中了!’我当时还挺高兴的,出门才知道,只要都登记的人,都收到了货物,个个‘福星高照’!”说着噗嗤笑出声来。

  郝明成微笑道:“看迟兄说话的样子,并没有吃亏。”

  “当然没有吃亏。现在这些大件水晶琉璃珍品价格上涨了。只是那裕东掌柜行事风范,不像实诚的生意人。”

  郝明成开始移步走向自己的酒楼,说:“只要不亏待你,就没有什么‘不实诚’。”

  两人拱手别过。

  郝明成盯着揭帖上的银票示意图,颇为欣赏:“这银票比宝钞看起来舒服多了,防伪也比较严格。如能实兑,倒也便利。”

  到了中午,有若干熟识的官员来了,掌柜见礼之后,陪着小心问:“恭喜几位老爷补发欠俸……今天是用银票么?”

  为首官员冷脸问道:“怎么,不收啊?”

  郝明成从一旁走了过来,拱手道:“各位老爷,有礼了!这银票,咱们都没有试过,裕东钱庄的揭帖倒是说得干脆:见票即兑,童叟无欺。但是凡事这不都有头一回嘛!就让伙计们给给老爷跑个腿,去见识一下这银票怎么兑的……”

  该官员和身边人相互对视了一下,说:“其实有理。”于是从袖子里取出银票,递过来说:“去试试。”

  郝明成躬身双手接了过去,转身递给掌柜。掌柜交代之后,一个伙计拿了银票飞奔而去。

  掌柜恭迎官员们进了雅间,又伺候着点菜喝茶扯淡,刚刚上了一个菜,伙计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兴奋地说:“实兑!实兑!分毫不差!”

  说着拿出了银子。掌柜接过,双手捧着银子送到官员手上,众人皆大欢喜。

  郝明成吩咐掌柜道:“这银票颇为好用,将来会通行于世。而且揭帖上说,到裕东皇店购买水晶琉璃,面值上浮五毫,这里面有利可图。日后只管大胆收取。”

  过了会儿,又有人拿着银票来使用,掌柜欣然收下。

  午后,郝明成放心地离开了酒楼。一路走,听到不少人谈论裕东钱庄的银票。“这银票,果然能兑现银!”有兴奋的声音在说,“以后有人拿银票来买东西,就直接收了!我还说这朝廷补发欠俸,怎么还多一道手续,原来真是方便好用的东西。”

  “你就不怕哪天忽然不能兑现银了,银票砸在手里?”有不同的声音。

  “老哥你说得也对,对咱小本买卖的人来说,尽快把银票对成现银,方才安稳。银票到手,俺就去钱庄兑现银……”

  “哈哈,自己去兑干嘛?跑腿费劲!到盐店、粮店、布店去买东西,让那些大店去兑。”

  “你老哥果然精明……”

  郝明成心里一动,加快步伐,很快就到了盛裕昌粮行,发现生意是活跃了不少,不由得暗道:

  “这银票还能促进买卖,活跃市面啊!”

  进门被掌柜迎了进去,望见迟德保正在里间指手画脚,也在谈论银票:

  “……这银票日后恐怕要大大流行!实在是好东西,不仅携带方便,而且省了检验成色、戥子称量、剪裁切割等等繁琐环节,实在是便于买卖。”

  郝明成进了店,和迟德保见礼之后,笑道:“刚刚听迟老板把银票说这么好,怎么不用宝钞呢?宝钞也有这些优点呀!”

  迟德保白了他一眼,说:“你来挖苦小弟是不是?宝钞能像这银票一样实兑现银、分毫不爽吗?宝钞若是能这样兑银爽利,早就大行于世,不会让人避之唯恐不及了。”

  布店掌柜在一旁笑道:“东家,日后收到银票,也不急着兑银了吧?”

  迟德保断然说:“当然。干嘛咱们去兑?只要裕东钱庄保证见票即兑,这银票就能用出去,让别人跑腿去兑吧!”

  郝明成很快告辞,凑巧又遇到了杜天楠缓缓行驶的马车。而杜天楠又撩起帘子,露出了胖胖的笑脸:“郝老板,手上有银票吗?不用去裕东钱庄兑,在兄弟布店这里兑也可以,有多少兑多少……”

  郝明成也笑了:“杜老板打得好算盘!这银票既然如此好用,兄弟我也是乐于收取的。您手头上要是多得很,可以到兄弟这里来兑……”

  杜天楠大笑一阵,说:“说笑了。看来咱们都看好东宫这银票。也是,东宫乃是国本,银票的信誉,少说也有几十年的保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