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3.清查敌探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549 2019.04.14 10:15

  岑真惊讶:“今晚的事情,惊心动魄啊!这将是东宫扩大权力的又一个良机,可是,这一切,却与我等无关。”

  太子入宫,东宫侍卫以及其他若干人等,全部在东华门外两侧肃立等候。

  不到一刻钟,宫门开了,一个太监狂奔出来了,有侍卫小声说:“这是有事连夜急召。”

  过了会儿,就有两人骑马先后直奔而来,在门口滚落马鞍,进了宫门。

  聂承嗣咋舌,小声说:“锦衣卫都指挥使,东厂掌印太监!厂卫头目,一齐入宫!”

  又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一匹黑马奔来,骑马人翻身下马,却有些诡异:头戴范阳笠,帽檐低倾,遮住了半张脸;身披黑色斗篷,手执一面青底金字锦缎令旗,到了门口对守门卫士说:“太子身边人,有急事禀报太子!”

  岑真、聂承嗣等人不禁想:“这不就是太子府采风室的人吗?他带教导营两个中队出去抄拿奸细,已经完成了吗?”

  守门卫士道:“太子吩咐过,为你通传,你等着!”

  过了会儿,里面给田耀祖传来消息:“立即到乾清宫面圣!”

  岑真和聂承嗣在灯笼下对视一眼,两人都颇为震惊:“太子府一个小小属吏,不入流的东西,竟然因为一桩大案,有机会直接面圣!”各自心里燃起一团火。

  聂承嗣缩着脖子,喃喃地说:“小爷进去以后,这么多人进去了,大概差不多了吧?”岑真点点头:“也是,都是因为太子府查获的大案。”

  然而,又一阵马蹄声传来!

  只见两匹马快速抵达东华门口,骑士高呼:“兵部探马,陕西急报!”

  岑真和聂承嗣又对视一眼,默默无语。

  乾清宫里,崇祯听说兵部探马送来陕西急报,说:“太子府主持调查建奴奸细案,锦衣卫、东厂襄助。立即办差,太子暂时留下!”

  骆养性、齐本正偕同田耀祖领旨退下。

  崇祯接过两封急报,飞快打开一封,瞟了一眼全文,麻木地念道:“榆林陷落,尤士威殉国;闯贼兵锋,已经抵达黄河沿岸……”

  王承恩今晚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开口道:“闯贼已占河南大半、陕西全境,需要巩固所得,一时过不得黄河。”

  崇祯不理会他,继续念:“兵部探马已撤往山西。得知新任三边总督余应桂大人,盘桓于黄河东岸,不得西渡。”

  “废物。”崇祯念罢,说了两个字,语气里并无愤怒,只有无力,叹了口气说:“暂时只能着眼于筹备山西防务……唉,山西、山西,有范家这样的汉奸巨富,还能守住吗?”

  王承恩思忖片刻说:“他们这些地方巨富,一定和当地边军长期勾结,连气同声,本该严查,但是大敌当前,只怕动摇军心。”

  崇祯紧皱眉头,又打开另一封急报,念道:“兵部探马在黄河渡口截杀一队闯贼细作,俘虏其中一人,严鞫之下,其人供称:通过京城细作,已知朝中详情,尤其知道太子贡献军饷、出宫开府,慨然有平贼之志。贼首已令京中细作,务必收买朝中大臣,离间皇家父子,扰乱太子所为。”

  “何止建奴,原来闯贼在京城也有奸细!这些年锦衣卫和东厂有何用处?”崇祯抬头望了儿子一眼,刚毅果断地说:“建奴闯贼,一东一西,一外一内,还真是想到一块去了,都想离间骨肉、乱我朝纲!只可惜,朕不是昏君!我儿更不是常人,所有异谋,一概识破;现在朕就要看看,这京城之中,到底有哪些人已经被建奴闯贼收买!”

  朱慈烺感到十分惊奇:这闯贼真的和建奴想到一块去了?从这封急报中看,似乎京城中早已有闯贼卧底,但是,昨天晚上和袁阳灿谈论的时候,明确认定,这些年闯贼流窜作战,根本不可能在京城提前布局暗线!这封急报,有点诡异。

  另外,前些日子嘱咐李田富的事,办妥了吗?(详情见54章“西安陷落”)

  朱慈烺思忖片刻,说:“父皇,而儿臣有个请求,望能在清查建奴奸细一案的同时,负责查处闯贼的京中奸细。”

  望了一眼崇祯的表情,朱慈烺继续说:

  “另外,清查京城敌探,儿臣想定下‘内急外缓’的方针。那些汉奸晋商中伤儿臣、离间骨肉,儿臣虽然想将他们斩草除根,但是如今闯贼肆虐陕西,山西危急。清查敌探,需要认真筹措,缓缓图之,不可着急,以免使山西局面更加糜烂。当然,京城中一切敌探,以及与奴、贼勾结的朝臣,必须清查干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承恩在一旁从容说道:“小爷的说法,甚是妥当。当此之时,京城必须肃清敌探,稳定内部;否则,军机泄尽,朝中无可保之密。”

  崇祯说:“好,准备拟旨,由太子府负责清查京城敌探。太子府的人手不够,让锦衣卫和东厂都配合听调!与建奴、闯贼勾结的朝臣,无论是谁,都必须查到底!”然后缓了缓语气,说:

  “锦衣卫、东厂欠饷已久,办差艰难,这银子恐怕还需春哥儿想办法。但是,不能耽误为朕筹饷!”

  “谨遵圣旨!儿臣一定不负父皇托付!”朱慈烺躬身说:“启禀父皇,建奴的这伙奸细,盘踞京城多年,贩卖自山西边关发来的皮毛,价值少说也有十几万两银子!全部上交给父皇,以解军饷之急。锦衣卫、东厂的欠饷,儿臣另行筹措!”

  崇祯点头认可。

  朱慈烺出了宫,在东华门外看见了兵部探马,果然是李天富,于是一道直奔太子府。

  刚进太子府,田存善就禀报:“采风室将建奴奸细案的一干要犯,押到了府内,占用了采风室边上的几间空院子,以便关押审讯。锦衣卫、东厂的人来了,正在会同采风室一起审问。”

  朱慈烺点头道:“知道了!”

  田存善又说:“兵部探马送来一个士卒,据说是小爷吩咐要见的,正在里面等候。”

  朱慈烺望了一眼边上的李田富,李田富点点头,说:“殿下吩咐的事,卑职办好了。”朱慈烺心领神会,说:“叫那人到书房会见。”

  书房内,朱慈烺刚刚坐定,就看见一个士卒打扮的人进来了,定睛一看,就是一代名臣悍将孙传庭!

  不待孙传庭拜倒,朱慈烺就起身上前扶住,诚恳地说:“孙先生,辛苦你了,委屈你了。快坐!”

  孙传庭谢过,却不急于坐,而是打量着朱慈烺,眼里涌出泪花,说:“乔元柱归隐乡里,要罪臣替他谢恩。——殿下尚在冲龄,为何如此天资英纵?难道真是星宿下凡?能生见殿下,罪臣死而无憾!”

  “孙先生,你是当今第一名臣,才兼文武,一身负天下兴亡,岂能言死?”朱慈烺说着拍拍孙传庭手臂:“孤以愚钝之资,不揣狂妄,试图逆天改命,拯救黎民。只是事事艰难,处处掣肘。还望先生不弃,有以教我。”

  “罪臣当不起殿下谬赞!”孙传庭哽咽道:“殿下以国士待罪臣,罪臣敢不竭诚以国士报之?”然后压低声音说:“罪臣已经料到,朝中一帮人等,必然为难太子。所以,请求兵部探马李指挥,上了急报,言闯贼奸细试图离间天家父子!如此,可以令朝中之人,不敢妄言,否则自证为奸!”

  “原来如此!”朱慈烺恍然大悟,“这个急报来得及时,以致孤得到父皇旨意,主持清查京城敌探!”

  说着,简单介绍了建奴奸细案。孙传庭听罢抚掌而笑:“殿下手持清查敌探之旨,大有可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