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7.拉高出货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423 2019.04.28 09:11

  朱慈烺正在用心关注着裕东钱庄股价的上升。

  当股价涨到六十两时,那些拥有股票的人几乎成了过街老鼠,不敢见人。茶楼酒肆里到处都是打听、购买股票的人。

  “客官,有裕东股票吗?转让一点吧?”

  ——“没有。你要是打听到哪里能买到,给我透个信。”

  ——“有,但是现在我无论如何不会卖的!”

  “东家,有购买裕东股票的门路吗?”

  ——“没有!要是有,我们自己都去买了。”

  ——“有,到裕东钱庄等着吧!”

  于是天天都有人到裕东钱庄打听:什么时候再转让股票呀?但是钱庄的掌柜和伙计都客客气气地说:

  “暂不出让。”

  让人既失望,又满含希望:“暂”不出让,想必过些时间还是要出让的吧?

  有意思的,银票的兑换量大幅度上升,短短几天功夫,兑出去面值六十多万两的银票。

  “这些人抢不到股票,就抢银票,倒也能满足一下……”朱慈烺接到汇报,一边笑,一边陷入深思。然后叫来王宜中、罗日臻,吩咐了一番。

  很快,市场上有人拿着巨额银票,疯狂求购股票,后面跟着一拨儿童,在唱着童谣:“抢到股票,跟定东宫,传子传孙,代代分红。”招摇过市,引人注目。

  每股价格很快抬到了八十五两。

  杜天楠、郑怀谦一齐出货共二千股,并且宣示:再不转让!

  算下来,他们转让出去的五千股,变现三十多万两,加上最初折价,已得现银五十万两。又可以继续拿大宗水晶琉璃珍器去南京了。

  区区二千股,在市场没掀起浪花,就被吞得干干净净,激发了更多赌徒的嗜血本能。

  廊房四条一带,市井繁华热闹。

  街上一角,有一个裕东钱庄分号,每天兑换银票,发布有关钱庄股票的相关消息。

  很多人都在谈论裕东钱庄的股票,所以每当裕东分号发布新的消息,都有很多人涌去观看。只是遗憾,裕东钱庄的股票只有总号才出售。一些拥有股票的人,出于落袋为安的心态,也架不住熟人软磨硬缠,出让部分股票,才维持着极小的成交量。

  位于街心的山海珍酒楼里,顾客非富即贵,讨论股票、交易股票每天都在进行。东家郝明成堪称先知先觉,第一天就派掌柜拿着银票去抢了一千股,现在价值已经翻了一番,让几个老朋友都眼红不已。不远处盛裕昌粮行东家迟德保自从股价涨到五十两,就天天泡在山海珍,非要郝明成转让一半给他。一半得不到,一成也行,但是没有得到。

  郝明成看见迟德保,总是热情地一句:“来了,老弟?”但是一提转让股票,就闭紧了嘴巴。

  “你我半世交情,就不能转让一点给老弟?”

  郝明成笑而不答,顾左右而言他,被逼急了就两手一摊,两眼一翻,装死。

  迟德保在酒楼泡着,终究逮到机会,从一些食客手上买了几百股。随着股价持续飙升,他食髓知味,更像乌龟一样赖在酒楼,一听到有人要转让几张股票,立即苍蝇见血半地扑过去。

  终于,股价涨到了一百两,已经是最初价格的两倍半,成交量寥寥无几。

  这时,裕东钱庄放出消息:近期会出让一点股份,但是要收银票。

  这个消息像一阵风,席卷了市场。

  裕东钱庄的银票很快兑出去二百多万两,而且还在不断上升。一大帮人兑了银票,挤在钱庄门口,要求购买股票。掌柜罗日臻大清早一开门,吓一大跳。门口地上东倒西歪或坐或卧,到处都是人。这些人一看到他,都像嗷嗷待哺的雏鸟,张嘴嚷嚷:

  “掌柜的,何时出让股票?”

  罗日臻统计了急切求购的人,发现这些人是粮商、盐商、赌场主、妓院东家、牙行东家派来的,乱七八糟各个行业都有。

  “简直就是奸商、人渣大集合呀,真没几个好人。”朱慈烺看着名单资料直摇头:“但是咱们不能跟银子过不去。”

  裕东钱庄进一步放出利好:钱庄派出的人手乘船顺着运河南下,徐州的分号已经开张,可以汇兑银两了。再过些日子,扬州、镇江乃至苏州南京的分号也将陆续开张。

  手上有股票的人,坚定了持股之心。想要购买股票的人,则是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裕昌粮行东家迟德保在山海珍酒楼已经抢不到一张股票,看到酒楼东家郝明成,就像没看见一样,只管向前走去。郝明成招呼他:“来了,老弟?”他也昂然不顾,只管望里走。

  郝明成上前拉住他说话,他冷冷地说:

  “你不是我老兄,我不认识你。”

  郝明成叹了口气,一脸诚意地说:“老弟,你还是抓紧兑换银票,在裕东钱庄总号门口去排队吧!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突然出让股份,你不去搞不好就要错过了。”

  迟德保想了想,一拍脑袋,说:“言之有理!”立即回去,搜罗店里的银票,同时准备大批现银去兑换。

  裕东钱庄现在真是门庭若市,喧闹不堪,一大帮人都眼巴巴地等着成为股东,股价已经被哄抬到一百二十两,是最初发行价格的三倍了。

  朱慈烺接到汇报,说:“已经涨了百分之三百,要准备出货了。”

  王宜中不无妒忌地对罗日臻说:“你现在比会试主考官还吃香。”

  罗日臻苦笑一声道:“王掌柜要是喜欢被围追堵截,卑职愿意和你换换。”

  崇祯终于知道了裕东钱庄发行股票十分火爆的事,把太子叫了去,笑着问道:“我儿成了大财主了?”

  朱慈烺第一次看到崇祯满面笑容的样子,吓了一跳,因为那笑容有些狰狞,仿佛是饿极了的野狼,眼里放出了绿光。于是回答道:“父皇吩咐的筹饷差事,儿臣将能超额完成。”

  崇祯迫不及待地说:“朕虽然不想杀鸡取卵、竭泽而渔,但是四方催饷催俸,急于星火。我儿还是尽快把银两呈进一批比较好,以解为父之忧。”

  朱慈烺点头说:“儿臣省得,就在近日。”

  有一个消息传出来,裕东钱庄将举行第一次股东大会,太子亲自宴请所有股东!

  不知道什么人在市场喊出口号:“和太子一起当股东!”令好多商人听了,热血上涌。

  裕东钱庄总号门口张榜,要求拥有六万两以上银票的人登记姓名,以备抽签。一共登记了七十一人。现场公开抽签,抽出四十人,每人可以认购五百股,一次性出让了两万股,收取了二百六十万两的银票。

  太子府会议上,一派喜气洋洋。

  田存善对朱慈烺说:“小爷,如果再等等,悄悄出货,能变现更多。”

  朱慈烺摇摇头:“不可以。咱们是大明第一家上市公司,要带好头,保护小股东利益。所以大股东减持,必须公开,不能再做那偷偷摸摸的事情。知足吧,这些银子,够孤大扩军了。”

  然后转向孙传庭说:“薄先生,教导营才训练一个多月,必须实实在在打一仗,获取经验,才好扩军。”

  “殿下言之有理!”孙传庭赞同:“不知殿下想如何打一仗?总不能赶到陕西、湖广去打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