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0.立威立信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345 2019.03.22 07:11

  太子府,会议室,各科室负责人正在列队向太子汇报事务。

  朱慈烺端坐黄花梨太师椅上,轻轻拂了拂膝头袍摆。

  周镜先汇报:“侍卫比试完毕,优胜者名单已经按照等级列出。”

  朱慈烺面无表情地说:“今日必赏。”

  周镜领命,站到朱慈烺身后侍立。

  军需室主事韩谨初汇报:“营房改造已经完毕,一共十八间,每间摆放上下铺木床十六张,二尺宽四尺长木桌八张,方凳十六只,大衣柜两个。营房区内,厨房、茅厕、澡堂、水井俱已完工。铺盖、内外服装、毛巾、木盆已经备齐……”

  朱慈烺微微点了一下头,说:“新兵已到,务必合理分配,有序发放。密切关注他们的需要,虽不能尽满足,却要及时汇报。”

  装备室主事骆镇山汇报:“弓弩各备了五十把,箭准备了五十壶,箭靶五十个。拼刺训练棍棒、护具准备了六百套。”

  朱慈烺点点头。

  战训室主事常山怀汇报:“教官组已经组建完毕。八名教头从各处教头中选调而来,手续还在办,但人已到来。每名教头配备的两名助教,从东宫侍卫综合考绩优胜者中选出。按照殿下制定的大纲编写了训练教材,进行了内部试教。”

  “教导组也已成立,从东宫侍卫识字者中选出。他们准备了‘政治’教材,熟背殿下拟定的大纲脚本,反复演练。军法组编写的《教导营条令》已经由刻板室印刷装订完毕。战法组正在编写《古今战例》《剿贼得失》《平奴教训》,至于《东营战术条令》,有待殿下明示。”

  朱慈烺郑重其事地说:“战训室,是孤练兵成败关键。每天练兵之后,必须进行讨论研究,不断改进训练方法,完善教材,培养教师队伍,为日后专门的军事学院奠定基础。”顿了顿,拿起一张纸说:“新兵单独组建为‘教导队’,每个新兵都称为‘队员’。”

  常山怀躬身领命,接过写着“东宫教导队”三字的横幅。

  保密室主事王渊汇报:“经查,有两名侍卫在招兵过程中,克扣了新兵一半安家费,各自拿着一百三十两银票直接去皇店兑了现银,给了每个新兵五两现银。这两名侍卫已被扣押在禁闭室。”

  周镜立即站出来,惶恐请罪:“微臣失职,管教无方……”

  朱慈烺不理睬他,而是问王渊:“会不会冤枉他们?”

  “秉殿下:证据确凿,断无冤枉!新兵乍到,岂敢撒谎?钱庄方面也有证据。”

  裕东皇店掌柜王宜中站了出来:“没错。钱庄掌柜罗日臻发现,有两名小厮各自拿了一百三十两银票前来兑银,编号显示,并非来自小爷上交给皇上的十万银票,而是发给侍卫外出招兵安家银票。”

  朱慈烺冷声说:“传令:东宫侍卫,教导队员,全部在校场集合。军法组,立即编写判词,公开宣判!”

  田存善小声说:“小爷,已是申时,过会儿天就黑了,要不明天再宣判?”

  朱慈烺瞪他一眼,吓得他退到一边。

  东宫侍卫在校场台下很快集齐;新兵本来正在分配营房,发放个人用品,忽然中断发放,紧急集合,好一会儿才列出不太齐整的队伍。

  朱慈烺穿戴整齐,身披斗篷,端坐台上,身后仪仗齐全,旗牌煊赫。两名克扣新兵安家费的侍卫被五花大绑,跪倒在台下。

  东宫侍卫领班周镜在太子授意下,发表讲话:

  “太子殿下申令在前:外出招兵的侍卫,使费充足,完差有赏,不得克扣新兵安家银两。苟有犯者,乱棍打死!”

  说着,他愤怒地咆哮起来:“本官也再三转达太子殿下的吩咐:若有不开眼的,敢于贪渎,回来一定观赏乱棍杀人!但是偏有混账东西,给东宫侍卫丢脸!若不严惩,军法何存?全体侍卫,务必引以为戒!”

  军法组负责人拿着一张纸,在台上念开了,列出了教导队员和钱庄的证言,以及两个侍卫的供词,最后大声说:“东宫军法:克扣士卒军饷者,杀!”

  两个被绑的犯人在台下发出尖利的哭喊:“殿下,饶命啊!”“殿下,开恩呐!”

  朱慈烺站了起来,一振斗篷,朗声道:“如今大明各处军队,贪渎成风,克扣粮饷,积习难改。孤欲练精兵,必须荡涤旧习,严肃军法!决不允许克扣士兵的一分银子、一粒粮食!这两人公然违犯军法,证据确凿,予以明正典刑!执法力士,行刑!”

  号角吹响,低沉悲壮,大群乌鸦惊起翻飞。

  四名执法力士将两名犯人踏倒在地,然后一齐举棍。其中领头的力士说:“两位兄弟,不要挣扎,免得受苦!我们马上给你个痛快的。”说罢,棍头带风,一齐落下,声音沉闷,两名犯人发出瘆人的惨叫。忽然,两棍分别落在他俩的后脑,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响亮;惨叫声立即停止了。

  全体在场人员,无不悚然,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席卷全场。

  领头力士提着滴血的刑棍跪倒台下:“启禀太子殿下:犯人已经伏法!”

  朱慈烺点点头,平静地对站在一边的军法组负责人说:“干得好。人已死,按照规矩,给予棺材收殓,发还家属。”

  然后对着一片肃穆的台下说道:“东宫行事,与各处不同。法纪森严,任何人不得越雷池一步。赏必行,罚必信!这两个冒犯军法者已经惩处,而今日比试优胜者,也要按照等级予以奖赏。现在由东宫侍卫领班周镜公布优胜者名单,分批颁奖!”

  周镜从袖中取出名单,念了二十人的名字,要求在他们站了出来,在台前面向东宫侍卫和教导队,一字排开。他走下台来,依次给每人分发了十两银票,然后令他们归队,接着大声说:“他们是综合考绩前六十名至前四十一名!”

  第二批二十人,是综合考绩前四十名至前二十一名,各人领取了二十两银子。

  第三批二十人,是综合考绩前二十名至第一名,周镜却只给十九人发了三十两银子。

  最后留下一人。周镜郑重地说:“他是本次综合考绩第一名:岑真!上台去,由皇太子殿下亲自颁奖!”

  岑真颀长健硕,看上去有点像上朝时摆门面的“大汉将军”。他走上台去,在太子面前跪倒叩首。朱慈烺亲自扶起他,说:“好一条汉子!拔得头筹,赏银四十两!”

  岑真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领取了赏银。

  周镜宣布:“自现在起,皇太子殿下近身侍卫,由本次考绩前四十名轮班当值!前六十名二十人,编入教导队教官组,担任助教!”

  “各位!如今东宫,不同以往,已经是皇太子殿下亲手执掌!诸位要想获奖得银,出人头地,就要恪遵军法,勤学苦练,不得有丝毫侥幸之念!”

  随后,太子在落日的余晖里退场,所有人员全部依次退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