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尴尬师生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260 2019.02.07 09:55

  朱慈烺睡到五更,被田存善叫醒了。

  朱慈烺说:“让我再睡会儿,太困了,昨天晚上睡得真迟。”

  田存善说:“小爷,真不能再睡了。这常朝,必须去呀。这两年来,皇爷一直让小爷侍立一旁,进行观政,学着处理政务。今日没有皇爷旨意,如果不去,皇爷会责罚奴婢的。小爷殿下最是仁善,可怜可怜奴婢吧!”

  朱慈烺无奈爬了起来,在太监们的伺候下,穿衣梳洗。用了一点早点,前往乾清门参加御门听政。

  早朝之上,崇祯处理了一些日常事务后,就下旨给辽镇,要求旨到之日,务必及时打探并汇报建奴消息,尤其留意皇太极的生死。随后向群臣解释说:“昨夜太子获太成二祖托梦,预言奴酋洪台吉,要于八月九日暴毙。”

  群臣惊讶,一些人不顾御前失仪,窃窃私语。首辅陈演出班启奏道:“太子的确英姿天纵,龙姿凤表,然尚在冲龄,理应精学笃行,以求内圣外王之道。岂能妄谈生死,实是有伤太子之德。这是师、保的罪过!”

  崇祯略一思忖,便说:“一梦渺然,是否验证,过几日辽镇消息到了便知。此时不必多费口舌。”一句话,就把这件事情轻轻揭过。

  朱慈烺暗想:“还以为朝堂之上,会一片哗然。没想到父皇说得这么轻巧,爆炸性事件竟然就化之于无形了。”他随即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穿越回来以后,在崇祯面前所献之策不被采纳,就不能再那么高调;要改变历史,恐怕需要小心翼翼,谨慎行事,在关键处着力,也许还能挽救一二,否则只能眼睁睁地等着李自成打进北京城来。到底如何行动,一定要深思熟虑了。

  接连几天,朱慈烺都在思考。每天上午端本宫,在内侍陪伴下读书;下午,在文华殿偏殿听讲官上课。无论是读书还是听讲,朱慈烺都觉得索然无味。这天讲官为杨士聪,朱慈烺听得哈欠连天。杨士聪脸色有些难看:

  “殿下向来勤勉好学,今日如何不见往日勇猛精进的神气?”

  朱慈烺对他没有好感。杨士聪为人阴险,毫无气节。李自成攻陷北京后,杨士聪投降大顺政权,担任了伪兵部侍郎,被追赃二万两。当时一些平日清廉的官员付不起追赃银,被拷打至死;但杨士聪很快就付清了二万两,所以最终无事。

  清军占据京城后,杨士聪又入清朝为官。野史曾谓有士子献对联曰:“一二三四五六七;忠信孝悌礼义廉。”上联隐藏“亡八”二字,下联隐藏“无耻”二字。

  朱慈烺勉强控制住恶感,问:“杨先生,如今天下纷扰,危在旦夕,学这些圣贤之道,能够使天下太平吗?”

  杨士聪正色道:“圣贤之道,乃是学问根本。如今国事蜩螗,欲平治天下,必须首先‘正心’。殿下身为储贰,理应正心修身……”

  朱慈烺没有接他的讲话,转头问伺候笔墨的太监:“今天是什么日子?”

  太监回答:“八月十二日。”

  朱慈烺抬起头来,表情深沉,目光似乎穿透宫殿遥望远方,喃喃地说:“皇太极死了三天了。”

  杨士聪一怔,问:“皇太极?殿下指的是奴酋洪台吉吧?”

  朱慈烺点头:“是的,洪台吉。”

  杨士聪在朝堂之上已经听说了太子梦见“奴酋必死”的事,从容劝谏说:“殿下,子不语怪力乱神。南柯一梦,岂能当真?”

  “太成二祖托梦,也与寻常的梦一样吗?”朱慈烺反问。

  杨士聪为之语塞,说“是”或者“不是”都不合适,思前想后,良久才说:“托梦断人生死,民间或有如此异闻。而殿下乃一国储君,也妄造此语,只恐有伤殿下令名。”

  朱慈烺淡淡地说:“先生不要把话说早了,免得尴尬。几天前,父皇陛下已经以七百里加急,谕知辽东镇,密切关注建奴动向,多派人打探打探。一旦有异变,立即以七百里加急禀报朝廷。想那奏报,也就快到了。”

  忽然,一名太监走进偏殿传旨:“皇上紧急召见阁臣与六部长官,马上到正殿议事,传旨小爷参与会议。”

  朱慈烺道:“是不是辽镇的急奏到了,洪台吉死了?”

  太监敬畏地说:“是的。小爷的梦应验了。”

  杨士聪吃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洪台吉死了?”不由自主地望向朱慈烺,就像看一个妖孽;而朱慈烺却一脸平静,仿佛这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还迎着杨士聪的目光微微一笑,分明是在嘲讽。杨士聪想起自己刚才的话,既尴尬,又震惊,一时间讷讷无言,眼睁睁看着太子向自己随便一拱手,就站起来向外走去。

  朱慈烺步入正殿,只见皇帝与诸位阁臣及诸位尚书在文渊阁会齐。兵部尚书冯元飙病重,已经上章请辞,故而兵部侍郎张凤翔、兵科都给事中张缙彦代替冯元飙与会。

  崇祯看看众人礼毕,便迫不及待地说:“奴酋洪台吉,果然死了!八月九日暴病身亡。朕紧急召见诸位先生,正要论议此事。”说着举起一封奏章,说:“这是辽东总兵吴三桂以七百里加急送来的奏报。”各位官员们传阅之后,相顾惊疑,都向朱慈烺投去异样的眼神。

  只见朱慈烺云淡风轻,面无表情,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其实他心里在想:“奴酋死了,对大明来说,有什么用?换了顺治皇帝,多尔衮摄政,过几个月就入关,驱逐李自成,占据了京师。”

  众官还一齐向崇祯道贺:“奴酋暴毙,当此之时,实是大明幸事。”“此贼一生多次破我边关,恶贯满盈,如今暴毙,实在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崇祯兴奋地说:“洪台吉成为奴酋以来,屡次破我边墙,入口掳掠,罪过滔天!朕一边要剿抚流贼,一边要应付建奴,实是左支右绌。如今此獠暴毙,诸子争位,想必一时之间,无暇入寇了。”

  随后转向朱慈烺:“太子这一梦,果然真实不虚。看来太成二祖真的显灵了。唵,如此说来,天命还在我大明,还在我朱家!”

  众臣表示赞同:“天命犹在,国祚未移,宗庙坚如磐石。”

  兵部侍郎张凤翔道贺之后,还进行了分析:“当年奴儿哈赤暴毙,也是诸子争位,后来洪台吉得胜,伪号‘天聪’。洪台吉一生五次入口,第一次是其接位的第三年,即我皇二年。如今奴酋暴毙,边关理应有三年平安无虞。”

  其余几位大臣纷纷点头称是。

  崇祯微笑颔首,转脸瞥见太子,不由得问:“梦兆成真,太子为何没有喜悦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