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1.不可放任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502 2019.06.21 00:31

  宿营的时候,直属营和炮兵二团分别召开了会议。

  卜秀刚很在乎易和安的意见,毕竟自己仅仅是个营长,而易和安是炮兵团长。但是他也并不自卑,因为他觉得此战结束回京扩军,自己起码是个团长。更何况,此次向西出击,太子给出的指令是由卜秀刚协调指挥,易和安配合,共同探索铳炮协同战术。

  然而易和安的想法不同。他觉得太子的核心战术是以炮兵为中心,火铳步兵主要作用是保卫炮兵完成火力输出;而太子之所以让卜秀刚负责协调指挥,主要是让卜秀刚“协调”,而不是“指挥”;那么自己作为经历了归德府之战的经验团长,更应该主导整体战术。

  身边一个营长说:“团长,卑职也觉得团长应该主导整体战术,但是太子为什么让您以团长身份,配合直属营的营长作战呢?”

  易和安思考了一会儿,说:“第一,他们是教导营二期,都是未来的骨干,太子需要对他们加强战场训练;第二,他们现在是太子直属营,在太子近侧……”

  正说着,卜秀刚来了。卜秀刚拱手见礼,说:“太子殿下在教导营亲自授课时,曾经教训过:战友之间,最忌不团结,败不相救,胜则争功。在下虽然得太子信任,受命协调指挥,但是暗自揣度,并无是指挥之才超过易团长,只是希望教导营二期能更好地练习指挥。”

  顿了顿又说:“此刻在下前来,正是希望能与易团长开诚布公,达成一致,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影响战斗。”

  易和安听了,心下暗服,拱手道:“同是东宫教导营队员,太子亲军,永远要密切合作,亲如兄弟!”

  “好!”卜秀刚握住易和安的双手:“你我同是太子亲军,唯有精诚合作,才能不负太子重托,完成‘仗节死义、澄清宇内’的使命。”

  卜秀刚、易和安达成一致以后,继续西进,很快逼近中牟地界。

  经过侦查,发现中牟城内竟然聚集了两千多顺军守兵,其中还有不少粮草,准备运走。现在得知官军打来,立即紧闭城门,严守城墙。

  卜秀刚与易和安商量后,决定以火炮攻破城门,然后以火枪突进,消灭残军。

  “轰轰轰!”大炮轰鸣,炮弹飞驰,城门瞬间洞开。弹雨覆盖之后,直属营端着铳剑,冲进城门,运用班排组合,很快击退贼军反扑,控制了城门。

  炮兵团留下部分人看守大炮,也派出一大批战士持火铳配合作战,扩大战果,消灭了贼军。

  易和安见到卜秀刚时说:“此战虽然简单,然而灵活机变,的确是战场的重要原则。虽然我军核心战术是火铳保护火炮输出火力,但是在火炮只能破城,却难以机动作战,歼敌追敌,还需要火铳兵来实现。”

  一团、二团也派出各营,向南攻击各县。进展都比较顺利。

  此时京城,最辛苦忙碌的,已经不是崇祯,而是孙传庭。

  朱慈烺临走,有条不紊地安排七个方面准备,让孙传庭颇为震撼。朱慈烺那明明还是少年的脸庞,却那么果敢坚毅,发出一道道指令,协调各方,让太子府各个下属部门高速运作起来,让孙传庭感觉到他不是十六岁,而是三十岁、四十岁!

  此前已有那么多的震撼,孙传庭如今依然震撼。唯有太子府属官,倒是见怪不怪,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他们早已认定太子就是星宿下凡。

  太子走了,孙传庭加紧训练新扩之军,同时也督促京锐营的训练。据他观察,京锐营也有了很大的进步提高。甚至连那一万多老弱,因为粮食充足,每日将养,渐渐有了力气,少数人还想申请加入京锐营。

  孙传庭最关心的,还是勤王之诏颁发后,各镇将领的的反应。

  蓟镇总兵唐通立即应召,表态整顿人马,即将奔赴京师。

  山东总兵刘泽清接到诏书后回复称:骑马摔了下来,摔坏了大腿,所以不能奉诏勤王。

  崇祯大怒,斥道:“以往欠饷,怠慢尚且情有可原。如今朝廷补发了欠饷,他竟然敢如此推诿,显然是丧尽天良!”立即召见内阁以及孙传庭商量对策。

  魏藻德劝崇祯:“京师兵力单薄,无法出兵以讨不臣。陛下暂且隐忍,下诏抚慰才好。”

  崇祯望向孙传庭,孙传庭说:“臣可以率兵征讨,将其锁拿进京。只是一时难以整合山东人马,入卫京师。”

  魏藻德笑道:“孙督所言,正与吾同。”

  “非也。”孙传庭毫不给面子,说:“纵然山东兵马暂时不能入卫京师,刘泽清也应该被拿下,以免后方不靖,待闯贼来时,只怕他要率兵投敌!”

  魏藻德被噎了一下,冷笑道:“刘泽清拥兵十万,纵然孙督师精兵在手,也未必能顷刻拿下吧?更何况京城防务要紧,孙督如何能离京。”

  孙传庭平静地说:“吾不需要离京,只要派出一支兵,即可设计擒下。”

  魏藻德立即向崇祯躬身启奏道:“陛下,孙督既然如此有信心,不妨听听他的出兵之策。”

  崇祯说:“孙先生,如何能迅速拿下刘泽清?是不是有必要要拿下他?”

  孙传庭说:“启禀陛下:刘泽清不能及时勤王,表率极坏,不可放任,若不拿下,必将会有其他各镇仿效。”

  “孙卿不妨说说,如何措置?”

  “陛下,微臣建议,明诏革去刘泽清总兵之职。然后派一支精兵,送使臣诏书宣旨,并当即接替山东总兵之任,随后整顿兵马,在闯贼到来之前勤王护驾。”

  魏藻德厉声道:“如此逼反刘泽清怎么办?”

  孙传庭坦然道:“刘泽清纵然拥兵十万,又有几人真的听从?不过是数千亲兵而已。东宫师千人,即可将其击溃,拿下刘泽清。”

  魏藻德并不接话,只是冷笑。其余阁臣,各自沉思,不知道孙传庭所言,是不是太子的意思,一时间不敢接话。

  崇祯想到的另一个问题:“东宫师何人可以替孙督出兵,送诏宣旨,抚定山东?”

  孙传庭道:“太子亲手训练的东宫第二旅凌凯云以下,三位团长,个个堪当此任!可以派出其中一位,”

  魏藻德又冷笑的一声,不发一言。

  崇祯道:“孙卿不妨遴选保奏一位,迅速出兵,到山东宣旨。”

  孙传庭立即俯身道:“微臣遵旨!”

  孙传庭回到东宫师大营,立即下令,由张方先率兵第二旅第一团,率兵奔赴山东宣旨,接掌山东总兵之职,带山东兵马赴京勤王。

  张方先立即喊道:“遵命!”

  旅长凌凯云在一边有些担心地问:“一团中,至少一半以上是新兵,刚刚练习队列,火铳都不会放,能完成任务吗?”

  张方先说:“报告旅长!卑职以为,只需强化训练几个时辰,每人学会放铳就可以了。届时卑职将老兵放在前面,就不怕敌人冲阵。更何况,此去大义名分在手,不得已才用兵。”

  “正是如此。”孙传庭颔首说:“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奔赴济南宣旨,刘泽清定然不敢立即造反!可于宣旨之时,立即处置!另外,济南有皇店、钱庄的分号,知道内中详情,可以协助。至于新兵,上了战场,很快就会作战。多少闯贼,都是入伍即上战场,而我军火铳之兵,难道比闯贼的刀棒之兵还难适应战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