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5.暗中斗法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618 2019.07.06 00:01

  朱慈烺的题本公布开来,震动朝廷。内阁为此讨论了好一阵子。新任的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方岳贡从题本上抬起目光,叹道:“兵精粮足,太子府已经强悍如斯。”

  首辅魏藻德默然片刻,说:“未闻太子出兵之事,骤然传来捷报题本,实在奇怪。倘若一切为真,倒也是朝廷幸事。闯贼到来,太子愤然一击,或许能将其殄灭。只怕是太子府的书生虚文粉饰,写得再好,能挡百万闯贼吗?”

  李建泰也开口了:“两千几百人马,能收复开封,击败贼将袁宗第数万兵,乍看仿佛说书戏文。”

  蒋德璟一直在深思,听到这里才说:“太子行事,智计百出,非常人所能知。前番京师粮商哄抬粮价,不料太子府运来大批粮食,不仅成功地平抑粮价,而且将一帮奸商摧败破产。此举实有管仲、桑弘羊之才。”

  说着,扫了一眼大家,也不在意众人表情,说:

  “太子府招募书生,训练有成,将武清土匪荡尽;年初孙传庭太子府精兵出战练兵,据说亦有成就,只是不曾公布而已;太子亲率人马出战练兵,更是兵强马壮、器械精良,获此大胜,并不奇怪。难道你们忘了,太子府校尉张方先,以一千人马,突袭山东,斩杀刘泽清,率山东镇人马勤王?”

  范景文轻咳一声,说:“当此艰难之际,储君能筹饷、筹粮、练兵、征战,可谓大明之幸。”

  魏藻德淡淡地说:“贼兵将至,届时一切必见真章。”

  蒋德璟想了想,明白魏藻德为何不高兴:太子所成之功,没有内阁一分一毫。但是,当此关头,岂能再顾虑个人私利?正要斟酌言辞劝诫一番,没料到魏藻德就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样,笑着说:

  “太子乃国之储君,吾等为人臣子,应当乐见其成。太子府若能一举荡平闯贼,大明幸甚!社稷幸甚!如今皇上太子父子同心,吾等只需承旨办差,尽心尽职即可。”

  东厂掌印太监齐本正也看到了太子的奏报题本,阴着脸,拿进了密室。里面的人靠着天井小窗看了,恨恨地说:“可恶!”

  齐本正望着他那不太清晰的轮廓,问:“刘爷,接下来,咱家如何办理才好?”

  “要你劫持一个东宫师的士卒,怎么到现在没有做到?”

  “监视甚久,未见东宫师士卒单独出行。”

  小窗下那人沉思了一会儿,才说:“务必尽快让崇祯怀疑太子,同时尽快打探他们的用兵方略。我有点不明白,孙传庭秘密出征练兵,你竟然不清楚其去向;太子出征练兵,你更不知道其时间、去向;你到底还算不算天子近侍?”

  齐本正无奈地说:“这两件事都是极端保密,东暖阁里也只有王承恩知晓。本来,高起潜知道了一些,可是他托大,没有详细告知咱家,就扬言要去‘收服孙传庭’,结果自己连同百二扈从一齐失踪了。”

  “心狠手辣的主。”“刘爷”自顾自说了一句,又说:“他炸死袁宗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你可能打探到?”

  “此乃东宫师内部机密,东厂在其中并无人手,无从打听。”

  “他使用的铳炮如此犀利,又是如何制造的?能否打听?”

  齐本正声音低了:“兵仗局现在被他经营得铁桶一般,密不透风,哪里能打听?”

  “你身为东厂掌印太监,原来这般无用!”“刘爷”恨声道。

  “太子府难以打入,但是若要得到一支东宫火铳,未尝不能做到。”齐本正忽然提高了声音。

  “好,你尽快去做!”

  差不多与此同时,田耀祖会见了李若琏。

  “李指挥使,你为太子做的事,太子都记下了。现在情势危急,太子需要你进一步效力。”

  李若琏从容地说:“只要是为君为国之事,在下无不遵从。”

  “我们要你的线人。最近你从东厂得到齐本正试图绑架太子府士卒的消息,究竟是哪位传出来的消息?此人若是可用,还要进一步用他。”

  李若琏犹豫了一下,说:“他叫李辛,是东厂的一个司房,他从齐本正的一个心腹那里得到了消息。”

  “齐本正这个心腹叫什么名字?”

  “阮桢,是一个掌班。”

  田耀祖想了想,点头说:“曾经听说过。”随即断然道:“李指挥使,务必及时传令阮桢,配合太子府行动,侦察齐本正所行之事。”

  李若琏定定地看着他,说:“由在下安排,其实亦可。”

  田耀祖诚恳地说:“此事由李指挥使来做,多有不便,也对李指挥使不利。由太子府来做更好。”

  “好。”李若琏点点头。

  李辛只是东厂一个司房,但是他有双重身份,也是李若琏的人。自从李若琏担任锦衣卫都指挥使以来,他接到李若琏指令:“凡是关系太子府,事无大小,一概急报。”随后,他向李若琏提供了一些情报,都不是要紧;但是最近听到东厂掌班阮桢要“逮一个东宫士卒打着问”,消息报上去,他心里有些期待,这个消息是比较要紧的,也许能得嘉许。

  等了几天,没想到得来回报超出意外:太子府赏银五百两!但是要求配合太子府的人行动。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齐本正的心腹掌班阮桢,今天有些垂头丧气,因为被齐本正训斥为“侦缉不力,探事不明”,于是自请亲自率人,到太子府附近抵近侦察,寻找绑架东宫师士卒的机会。

  “早该去了!”齐本正喝道。

  阮桢选了一个档头,带了两个番子,化装出门。出门之前,司房李辛上前巴结。阮桢三言两语将其打发了,一边往外走,一边笑着对身边档头说:“这个小子,渐渐会来事,学会奉承了。只是根基太浅,难以奏效。”

  阮桢乘坐马车,先去视察太子府不远处的监视点,才知道东宫师全部搬到京营大校场去了。

  于是折转,向京营大校场。没走多远,被一辆横过来的牛车挡住去路。阮桢正要呵斥,发现两侧有人夹住了马车,雪亮的刀刃伸了进来:“跟我们走一趟!”

  阮桢大怒,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敢要爷我跟你走?”

  对方沉声说:“太子府!”

  阮桢惊慌起来,想要跳车逃跑,却被扑上来的人七手八脚按住,很快上了另一辆车走开了。身边的档头和番子都被带走了。

  密室审讯开始时,阮桢有点不屑一顾,东厂什么酷刑没有见过?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先堆上来一批银元宝。对面一个壮汉,说:“这里是一千两银子,你若归顺,就是你的了!”

  然后,提起手中的刀具说:“这里还有金刀一把。乃是制作阉人的独家刀具。你也可以选择尝试。是要银子,还是要卵子,你自己选。”

  阮桢对那一堆银元宝醉心不已,再看看去势金刀,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归降!

  “好,银子是你的了!”壮汉说:“既然归降,说说齐本正为什么要和太子府作对?”

  “首先因为齐公公得到一封没有落款的投书,说太子设计逼杀了骆养性。骆养性管家知道实情。齐公公就找到了那个管家,问出了骆养性死前情形。其次因为高起潜被杀。虽然没有直接证明是东宫师所为,但是高起潜试图控制京畿一切军队,显然会和太子府有冲突,因此齐本正相信高起潜之死乃东宫所为。”

  “第三,是最关键的,东厂收留了不该收留的人,连本人都不知道其正面目。”

  黑暗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是不是闯贼奸细?”

  “不知。”

  “你们今天出来干什么?”

  “侦察东宫人马,准备绑架东宫士卒,以便打听消息!最好能抢到一枝火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