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5.恭送降表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961 2019.07.16 10:29

  周遇吉立即显出会意的表情:“你们要截杀信使,坏其勾连?”

  乐贺微笑着说:“坏其勾连又有何用?总有兵临城下的时候,他还不是要投降?太子早已定计,要让他们演一出好戏。”

  周遇吉有些不解,也不好多问,拱手说:“就此别过!”妻子刘氏带着二十多个女兵过来了,为周遇吉更换了新的铠甲,上马而去。后面七百多血战余卒跟随。

  且说姜瓖早已见到化装而来的哥哥姜让,把他藏在府里,昼夜密谈。姜让告诉弟弟,天命已归大顺,“十八子,主神器”不可逆转,应该及时归顺。

  姜瓖有些犹豫:“兄长所言,似是事实。为了姜家的富贵,必须顺天应人,归附天命。本来弟已经认定,明朝气数已尽。然而半年来,太子忽然崛起,筹饷练兵,生气勃勃,隐然有明主之象。边关积欠军饷,竟然补发大半,弟虽然截留颇多,但是将校士卒,感恩戴德者不少,若要骤然投顺,只怕人心不服。”

  然后,想了想又说:“而且,一个月来,边关不知为何流传一个谣言,说太子是天上星宿下凡,要中兴大明来的。士卒百姓,信者不少。因此投顺之事,还需谨慎。”

  姜让也觉得事情难办起来,思考良久才说:“既然如此,就要放大顺探马进来,宣扬‘十八子,主神器’之谶语,告知百姓及士卒:大顺治下,何等快乐!以此招揽人心。但是,降表务必提前送到,以示诚意。”

  “降表可以先起草,但送达还是要等等,看看代州、宁武战况如何,毕竟周遇吉乃是智勇双全的猛将,而且忠心耿耿,必然要与顺军殊死一战,我等正好看看,鹿死谁手。”

  等了两天,姜瓖派出去的探马还没回来,周遇吉的信使却到了,说代州难保,大军已经撤往宁武关,需要大同、宣府两镇派兵支援。

  姜瓖详细地问了代州之战,然后说:“我们粮草不足,难以支援。但是山西总兵不能不救,本帅一定设法筹措,支援宁武关。你们先回去吧,援军随时能到!”

  把信使打发走了,姜瓖对姜让说:“兄长,周遇吉所率步卒八千上下,竟然能在代州杀敌过万,可见顺军战力,也不甚高。”

  姜让冷笑道:“顺军再不济,也得了民心。所到之处,官吏无不望风投降。周遇吉这种人,放眼天下,能有几人?他再武勇,不也丢失代州了吗?宁武关未必能保住。周遇吉一死,大明还有几人能为朝廷死战不屈?”

  “兄长不必多言,看看宁武关之战况,再做定夺。”

  没多久,又有周遇吉帐下亲兵,前来送信,请求大同官军迅速支援宁武关,“否则关破人亡,贼军直抵大同”。

  姜瓖依然托词敷衍,周遇吉的亲兵跪地苦苦哀求,最后无奈地挥泪而去。

  终于有一拨探马回到大同,汇报了代州之战的详情,姜瓖叹道:“这位周总兵,也确实悍勇多智。只可惜生逢末世,无力回天啊!”

  接着又有一拨探马星夜兼程,回到大同,汇报了宁武关第一天的情况。

  姜让对姜瓖说:“宁武关血流成河,砖石皆红,新顺王定然不会饶了周遇吉,也不会饶了宁武关城里的军户百姓。此人为了一己令名,竟然不顾士卒百姓,实在是心如蛇蝎!”然后扶住姜瓖的胳膊说:“吾弟万万不可像那周遇吉,为朱明殉葬!”

  姜瓖道:“这是自然。”

  正说着,外面有人传报:“卫巡抚派人送来一封书信!”

  姜瓖拿到信件,看罢一遍递给姜让,一边说:“右佥都御史、大同巡抚卫景瑗,邀我一起奖励士卒,歃血盟誓,以鼓舞士气,迎战闯贼。”

  姜让一目十行地看了,哼了一声说:“书呆子,百无一用!”

  姜瓖笑道:“场面还是要应付的,他要搞什么歃血盟誓,那就去吧!”

  卫景瑗费尽心思,筹划了一个声势浩大的誓师仪式,宣誓时,他声泪俱下,呼吁将士与贼军死战。姜瓖在一旁陪着,心中好笑,脸上却不得不做出庄严的样子。

  仪式结束,代王朱传齌派人来请姜瓖到王府。朱传齌见到姜瓖,立即问道:“姜总兵善战,不知这大同军心如何?”

  姜瓖想起刚才看到的士卒宣誓情景,说:“上下同心,誓与大同共存亡。大同城墙高沟深,精兵十万,闯贼打不进来的,代王请放心!”

  朱传齌说:“如此甚好!孤不是那贪财忘义的蠢人,既然将士同心,共保大同,孤决定拿出府库银两,犒劳将士!哪怕家财散尽,也在所不惜。”

  姜瓖躬身道:“代王深明大义,微臣深自佩服。有代王之助,大同城将固若金汤。唯一可虑的是,就是无耻官吏,暗地里交结闯贼,纳款输诚,出卖城池。”

  朱传齌一脸惊疑:“大同城内,究竟有哪位官吏,暗中从贼?”

  “秉王爷:既然是暗中结交,如何能预先知晓?危难关头,可见真心。”

  姜瓖回府,已是天黑,他立即布置人手,宣扬“卫景瑗已经暗中从贼,将缚王献城”。

  第二天一早,市井就谣言四起,说卫景瑗暗中从贼。代王朱传齌很快听到了,与王府属官商量说:“无风不起浪,务必严防。”外面卫景瑗求见,朱传齌说:“不见,打发了事!”

  此时姜瓖正在吩咐人手,送降表到顺营。此事干系太大,一般探马信使都不可信,姜瓖最后决定派侄儿姜虎带二十个可靠亲兵,装作探马,顺着官道直奔宁武关。

  姜虎出发时,被吩咐“务必万无一失”,所以也不敢狂奔,只是保持队形,前后呼应,顺着官道向南奔驰。路上遇到一队转回的大同探马,姜虎出示盖有大同总兵印章的文书,拦截询问宁武关的战斗情况。

  距离宁武关还有五十里的时候,姜虎又遇到一队探马,为首者面白无须,目光如电。姜虎还是上前拦截,要求提供战报。对方拒绝,说:“此乃绝密。”

  姜虎依旧拿出文书,自证身份。对方笑道:“原来也是大同探马。在下乐贺,数日前被派到此处打探军情。前方宁武关激战正酣,周总兵拼命死战,闯贼尸积如山。周总兵现已撤退。闯贼已经被激怒,十分疯狂,占据宁武关后,悍然屠城,在关下逢人就杀,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跪下投降都不行。你们前去打探,恐怕危险。不如随我等一起回大同。”

  姜虎听了,颇为畏惧,出神片刻说:“我等还有要紧差事要办,你们先回吧!”

  “老兄,差事要紧,性命更要紧,千万小心!”乐贺说着拱手就别过了。

  姜虎继续率队向前,磨磨唧唧,边走边望,唯恐遭遇闯贼,还没有来得及投降,就杀了;但是送降表的差事还没完成,心头如压巨石,思前想后,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骂道:

  “周遇吉这个蠢货!为什么要和顺军死拼?激怒顺军,坑了我等!”

  慢慢腾腾,大约走了十几里,周围草木丛中忽然窜出一伙士卒,至少有六十人,把姜虎等人三面围住了。姜虎定睛一看,对方打扮是顺军,忙在马上躬身拱手道:“大顺军爷,我们是大同姜总兵派来的信使,前来献降表的!”

  对方头目矮壮健硕,一抖手上的刀,道:“下马来!不要欺骗额们!”

  姜虎滚鞍下马,捧着文书给头目看。头目接过去看了,说:“原来是姜总兵的侄儿,阳和总兵姜瑄的公子。你怎么证明是来送降表而不是来打探的?”

  姜虎又拿出一道密封函件,说:“这里正是家伯大同总兵姜瓖的亲笔降表。”

  头目手如闪电,就把降表夺了过去,说:“额来看看真假。”

  姜虎道:“万万不可拆封,必须直接呈报给顺王!”

  头目一笑道:“也对,我等现在就去送给顺王,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免得窥见大顺军的虚实。”

  姜虎道:“家伯嘱咐,务必见到顺王。大伯父姜让早已归顺顺王,他也说降表一上,必得顺王召见……”

  头目两眼一翻,道:“顺王召见与否,要等顺王旨意。冒冒失失把你带过去,万一你是刺客怎么办?”

  姜虎想想也有道理,说:“还请军爷速速报给顺王,小的就在这里恭候顺王旨意。”

  对方把密函放进怀里,说:“你们在这儿好好等着!”说罢率队转身,到附近丛林里骑马离开了。

  一个时辰以后,等得焦躁不安的姜虎终于等到了顺军头目回来,对方扔过来一封密函,说:“顺王看了降表,亲笔写了旨意,你速速拿回去报给姜瓖,不可延误!”

  姜虎连忙把密函放进怀里,调转马头飞速回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