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1.莫非有鬼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771 2019.06.10 09:00

  大顺归德府同知陈奇接到一份报告,说是虞城黄河边上,夜里似乎有人马从单县渡河而过。虞城两名守兵白天去看了,河边的确有不少马蹄印,还有车辙。

  两名守兵手执长矛追踪下去,忽然听到远处砰砰两声铳响,一名守兵额头爆出一蓬血花,后仰倒地;另一名守兵肩头受伤,扔下长矛捂着血淋淋的伤口仓皇而逃。虞城守备接报,率了一百名守兵严密戒备,小心翼翼搜索前进,找到了那名被爆头的守兵。再往前,荒林枯草,地形略显复杂,虞城守备不敢追踪了。

  陈奇想了半天不知所谓,于是找来以前衙门里的胥吏,想请他们帮忙参详一下。

  然而,这些人不知是故意不出力,还是真的不明白,七嘴八舌半天,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只是说:“没听说过这样不见人踪,却能伤人性命的火铳。纵然是鸟枪,也没有这么准的。”

  还有人说:“也许是马贼,躲在旁边的草丛里放的铳。受伤守兵回来撒谎。”

  陈奇说:“无论如何,本官不能辜负闯王的托付,任由这里闹出乱子。”随即搜罗聚集了一千守兵,由大顺守将吴贵春率领,向虞城杀去。在旷野游荡巡视了两天,未见异常情况,于是直抵黄河边上,沿着大堤巡视了一番,整队准备回府城。

  吴贵春骑着一匹劣马,因为好马都被闯营大军待到豫西、关中去了。由于是回程,所以他放心得很,走在队伍前面。

  离开黄河大堤不远,吴贵春忽然听到砰的一声响,随即感觉胯下劣马忽然塌了下去,跌扑在地。他赶紧脱镫下马,看到马脖子上有颗血洞,鲜血汩汩流出;他抬头向前望去,寒风吹拂的衰草丛,忽然闪出一队人马,组成薄薄的阵列线,向着自己的人马包抄过来。

  “列阵!”吴贵春一声大吼,身后人马本来听到铳声正在相顾惊疑,听到命令立即迅速变阵。但是毕竟是闯军淘汰的余卒,训练不足,调整队伍显得较为混乱。

  对面阵列线忽然举起手中的火铳,瞄准吴贵春及其周围的士卒。吴贵春想到倒下的坐骑,有点惊慌,厉声喊道:“快,保护本官!”周围士卒赶紧向他靠拢,这时随着一声尖利的铜号响,铳声猛然炸响,就像鞭炮放倒酣畅处,呼的一下密集响过,吴贵春感觉就像有冰雹横扫过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躯体多处绽出血花,顿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扑倒在地上挣扎的劣马肋骨上。

  吴贵春周围以及后方的士卒也纷纷倒地,像劲风吹倒麦子,一下子扑地数百人。后面士卒还没有搞明白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密集的火铳声又响了,再一批士卒纷乱倒地。剩下的人终于明白死神来了,炸了窝似的纷纷夺路而逃,你推我桑,辗转挣扎,在弹雨中死做一堆。

  铳声响了四轮,虞城守备率领的一千守兵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尸体横七竖八相互叠压,伤者的呻吟声和哀嚎声响成一片。

  忽然,那阵列线发出整齐的呐喊:“杀——”端着明晃晃的铳剑,疯狂冲上前去,把哀嚎的伤者全部捅死,已死的人也被补刀。

  待大顺士卒全部死亡,孙传庭走上前来,满意地扫视了一下现场,命令道:“把尸体全部扔进黄河,挖个大坑把他们的破旧武器埋了。”

  大顺归德府同知陈奇等了几天,也没有得到吴贵春的消息,感觉有些诧异,派了胥吏出去寻找,茫无头绪:吴贵春及其队伍好像凭空消失了。

  陈奇接到报告,勃然大怒,命令胥吏再去打探,终于得到一个令他毛骨悚然的消息:黄河边上发现大片血迹,河冰也有巨大的破口,下游冰面之下,有尸体隐约可见!

  “莫非是魔鬼?”陈奇不禁脱口而出:“明军不可能杀掉一千人还能渺无影踪!”

  一时无可奈何,他只好整顿府城残兵,加强守卫。同时发出文牒,谕知属下各县,加强防备,并且向府城增派援兵。这日傍晚,府城西边来了一队人马,到城下呼叫,说是开封过来的顺军,听说归德府出现异常,前来加强兵力。

  陈奇听了,有些疑神疑鬼,跑到西门城头问:“你们说是开封来的顺军,为何旗帜稀少,衣色驳杂?”

  城下军校骂道:“他娘的,不要老子进城守卫,老子回去!”

  陈奇忙道:“总要给个凭证,你们前来一个人出示凭证!”

  下面有人喊:“好的,我来!”

  一个小校拄着一根裹着破布的棍子,一瘸一拐地上前来,举起棍子说:“凭证就在这里面!”

  陈奇不明所以,说:“这是什么凭证?”

  忽然,他想起最早接到的守兵报告,有人远远地放铳,打死打伤各一名守兵!于是他猛然向身边胥吏的身后躲去,瞬间听到“砰”的一声爆响,那个倒霉的胥吏被打爆额头,脑浆溅了陈奇一脸。

  城下的小校一跺脚,收起火铳往回跑,而后方的大批士卒一齐亮出火铳,砰砰砰泼出一阵密集的弹雨,城头顿时不见一个站立的人。

  几个战士抬着简易的梯子,搭在城墙上,有几个腰悬手榴弹的战士立即顺着梯子往上爬。

  快要到垛口的时候,最上面的战士拿出一颗手榴弹,左手揭盖木柄上的盖子,捅破油纸,抠出拉环,猛地一拽,木柄里就冒出青烟火花,他赶紧奋力一扬,把手榴弹扔进了垛口。

  “轰!”城头发出一声巨响,却没有惨叫奔走的声音,显然并无守兵。战士们立即飞速地爬上去,开铳向远处的守兵射击,并且占领垛口和城头。

  很快,城头聚集起了一个排的兵力,其中十个战士立即冲下去打开城门,外面的大批人马一拥而入。

  陈奇被抓住的时候懵懵懂懂,问:“你们是哪位大王的属下?”

  孙传庭悠然过来说:“吾等是朝廷王师!”

  陈奇还在犯迷糊:“哪个朝廷?”

  孙传庭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大明朝廷!”

  陈奇听了,挺直胸膛,鄙夷地看了孙传庭一眼,说:“原来是朱明鹰犬,猪狗不如的东西!”

  孙传庭噌地抽出腰刀,架到陈奇的脖子上,厉声喝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你也读过圣贤书,竟然还附逆从贼,岂不辱及祖先,遗臭万年?”

  “要杀便杀!”陈奇自度必死,也就豁了出去:“朱明气数已尽,你们不识大体,甘为朱明殉葬,岂不可笑?若是幡然悔悟,弃暗投明,闯王恩宽似海,一定会不吝封侯之赏!”

  孙传庭忽然收回腰刀,说:“杀你如杀一狗。吾就要让你活着看到闯贼败亡!”下令道:“绑了,解送到京师去!”

  两个战士上前反剪了陈奇双臂,陈奇大吼道:“有种杀了我!我要做闯王的忠烈!”

  孙传庭冷笑道:“你且看着!”

  东宫旅占领归德府城,张贴安民告示,晓谕百姓,朝廷已经废除加饷,严禁加派,蠲免受灾之地的正赋。

  城里百姓只是静静看着,并不言语。而城里士绅,倒是一齐来慰问东宫旅,倾诉被闯军拷打勒索以助饷的苦楚。

  有人跪在孙传庭面前,痛哭流涕,请求朝廷军队帮他夺回城外的三千亩田地,因为那些田地被分给了佃农!

  孙传庭沉着脸,训斥道:“你们但凡稍微仁义一点,也不至于把小民逼得纷纷从贼!你们在那饫甘餍肥、穷奢极欲之余,给小民一点活路,也不至于如此隳坏天下!”

  士绅们大失所望,不明白孙传庭为什么会如此训斥他们;更让他们绝望的是,孙传庭竟然发布了一道告示:“凡是已经分给佃农的田地,朝廷一概承认,予以保护。”

  这道告示让城中百姓和城郊佃农开始对东宫旅表示亲近,开始有人给东宫旅送来些许粮草。

  一天早晨,城中百姓忽然发现,城门大开着,而东宫旅不见了。

  此时孙传庭已经带领着东宫旅奔出东郊。凌凯云问:“为何不待见被闯贼残虐的士绅?”

  孙传庭道:“太子说了,这些士绅,盘剥百姓,兼并土地,还借着各种名目不纳赋税,实实在在是大明蠹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