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筹办钱庄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332 2019.03.05 08:41

  就在朱慈烺给两个主要手下训话的时候,一个伙计从外面进来了。磕头行礼后,向王宜中汇报:“南京富商送银子来了!”

  王宜中给朱慈烺解释:“这是首批十万两白银。”

  朱慈烺大喜,心中默算了一下,明朝一两银子大约相当于后世37.3克,十万两银子就是3730公斤,接近四吨!一吨银子的体积,大约是边长为45.6厘米的正方体。

  田、王两位太监到前面接银子。朱慈烺跟到门口,发现郑怀谦用四辆骡子拉的大车,就把银子送来了,每辆车拉了将近一吨的银子。只见郑怀谦掀开车上油布,露出加锁套绳的大木箱,四个大汉走过来,用木杠穿过绳子,一齐喊“一二三”,抬起了大木箱,向院子里走来。

  郑怀谦望见朱慈烺,犹疑了一下。王宜中附耳小声道:“这是咱们东家,称呼‘爷’见礼即可,不可多礼,也不可多说话。”

  郑怀谦压制心中的激动,向朱慈烺施礼。朱慈烺点头应礼,和蔼地说:“不必多礼。屋里说话。”

  堂内坐定,简单寒暄两句,朱慈烺问道:“这些银子,都是银锭吗?”

  “回小爷,并非银锭,是四个银冬瓜。”

  “这就是传说中的‘没奈何’?”朱慈烺哑然失笑。

  郑怀谦陪笑道:“草民确实听说过。”

  “你就自称‘我’吧,不要自称草民了。以免泄露机密。”

  “谢小爷,草民……我就唐突了。”

  “一共四十万两银子,这不是小数目。你一个人拿不出这么大手笔吧?”

  “小爷说得是。首先是我和杜天楠合伙做的,后面会再拉两个朋友入伙,最后若是还是有缺口,我们会向当铺、钱庄贷银子。”

  朱慈烺听得很认真,说:“这笔生意,你们肯定大赚。凡是和我做生意的,我都会让他大赚,绝不让他吃亏。因为我要做的,是长远生意,并非做一锤子买卖。我有问题需要问你。”

  “小爷尽管问。”

  “刚才你说到当铺和钱庄。当铺我知道一点,这钱庄现在是什么个样子?”

  “钱庄都是一个做生意做大了的商铺,转做钱银生意。平日以兑换银钱为主。不过,也经营两地之间的大笔银子的汇兑。譬如在南北京之间,南京到扬州、苏杭之间,北京到山西之间,汇兑银子,免除了千里解银的风险。”

  “如今商人,使用汇兑很普遍吗?”

  郑怀谦摇头道:“如今民生日蹙,百业凋零,汇兑规模并不大。我曾听人说,山西到京城的汇兑生意,倒是南北之间的还要好。山西有数家巨贾,历年与边墙之外的鞑子互市,获得的牲畜毛皮数量巨大,也经常要到京城销售,有大笔银子往来,故而汇兑较为频繁。”

  “为何没有山西巨贾来接本店珍品销往山西的生意?”

  “小爷有所不知。那山西巨贾在边关互市,卖给鞑子的货主要为茶叶、粮食、盐、绸缎、铁锅,水晶琉璃虽好,却不是鞑子日常必需,所以会有山西商人购买自用,暂时不会有大宗买卖。南方不同,向来奢靡,奇珍异宝,正是商人所爱。”

  朱慈烺点点头,道:“果然是处处留心皆学问。我若想开一家大钱庄,在各省开设分号,汇通天下,将来连各地田赋兵饷,全部通过钱庄汇兑,你觉得如何?”

  郑怀谦吃惊地瞪大眼睛:“小爷气魄非凡,那将会大大便利!然而有两个难题,却是十分麻烦。”

  “哪两个问题?”

  “第一是战乱,商旅往来不便;第二是假冒,现在汇兑少,都是十分可信的商号钱庄之间进行,风险不大。一旦汇兑频繁,必然会有人试图造假冒取。倘若有人拿着假票到异地兑银,乍一看印章齐全,何以辨别?”

  朱慈烺微微一笑,心想:“明白了,原来是此时防伪和密押技术还不够完善。正好,我懂得后世山西票号密押技术,可以防范伪造冒取的事。”说道:“日后天下太平,我又想出防范造假冒领的方法,必然开办钱庄,届时你也可以入股,各地开办分号需要人手,你也可以举荐熟手。”

  郑怀谦拱手致谢,慨然允诺。

  送走郑怀谦,朱慈烺又一次开会。

  “孤打算在京城开一个钱庄,就叫‘裕东钱庄’,先设总号,以培养人手为主;待培养出足够的熟手,再在城内开设若干分号,并把分号开到通州、天津,以及各省的省城和通商要地,如此,则可以汇通天下!利润将以千万两计!”

  王宜中听得热血沸腾,太子说什么,他都信。田存善则非常吃惊,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当然,眼下还不是开办钱庄的最好时机,但是必须着手筹办,设计架构,制订章程,培养人手。王掌柜,你要加紧招揽、培养、提拔人才!”

  王宜中扶额说:“奴婢对钱庄不甚了了,怎样的人手才算合用,还需要小爷明示。”

  “待孤写出钱庄大致章程,你再张榜招聘若干熟手,一起制定详细规则和运行模式,并招揽年轻后生,开设培训班,教会经营方法,就可以开设钱庄总号了;在经营中,进一步完善制度,培训人手,逐步开设分号。”

  “孤崇尚‘内升式’。什么内升式?就是商号的发展扩张,依靠内部人手的升迁,而不是靠外聘空降。”

  “敢问小爷,什么叫‘空降’?”田存善听得很认真,忍不住问道。

  朱慈烺皱了一下眉头,说:“王掌柜,你告诉他!”

  王宜中想了一会儿,说:“小爷所言‘空降’,应该是‘从空而降’的意思,就像鸟儿从天上落下来一般。也就是说,小爷不乐意从外面招来人手,凭空落到东宫老人的头上。。”

  “正是如此!你明白了吗?”

  田存善又羞又喜,道:“小爷英明!小爷果然是念旧情、体恤人的好主子!”

  朱慈烺白了他一眼,继续说:“这山西大商巨贾甚多,家中银子无数,却不肯拿出一点来为国效力。你们也要留意他们在京城的商号,孤现在会和他们做点小生意,将来会和他们做‘大生意’!”

  田王二人领命。王宜中说:“小爷,奴婢现在身边发现了一个机灵堪用的人才,叫罗日臻,是个落第秀才,筹办钱庄,这人能做奴婢帮手。”

  “呵呵,皇店才开几天,你就能发现人才了。说说你怎么发现的?”

  “就是他把南京商人郑怀谦引到奴婢面前,说他们想在南方包销皇店的货。当时奴婢就有点奇怪,他一个新来伙计,如何知道奴婢正在寻找南方客商?又如何知道皇店东家小爷急着要银子,不会派人去南方卖货?事后一问,才知他送货上门之时,猜到了小爷急于筹饷的心思!”

  “嗯,人才难得。你先提拔他为二掌柜,回头孤抽空见见他。”朱慈烺沉默片刻,点点头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