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5.矫枉过正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963 2019.06.25 23:47

  邱祖德看着张方先的微笑,心中不禁一寒:这位钦差,明明还是少年,谈起杀人,却如此淡定。可见心地何等狠毒!

  张方先忽然问道:“邱巡抚,皇上下诏,减赋废饷,不知你落实得如何?”

  邱祖德答道:“回钦差的话:下官早已颁布诏书,告之全省各州府县,饬令实行。”

  “呵呵,还是不要空发文牍才好,要真正落实,必须深入乡村,广为宣扬,让平民百姓,人人尽知方可!否则未免有隐蔽皇恩之嫌。本钦差回京之后,少不得如实禀报。还望邱巡抚好自为之!”

  邱祖德听了有些气闷,但是不得不应承:“钦差提点得是。下官将再次宣扬皇上德政,务必使百姓人人尽沾皇上恩泽。”

  张方先点点头:“邱巡抚赶快去善后吧!”

  “禀告钦差,山东府库空虚,只怕善后不易。”邱祖德硬着头皮说。

  “你这个巡抚怎么当的?”张方先皱起了眉头:“待会儿裕东皇店、裕东钱庄分号掌柜到来,先借点银子给你们山东用用。但是将来一定要还的!”

  过了会儿,裕东皇店、裕东钱庄分号掌柜一起到来,汇报了闭门抵抗刘泽清亲兵的过程。邱祖德听得心惊肉跳:“这太子产业,何等可怕!保卫如此森严,还藏有火铳!只怕还担当着太子耳目的作用……”

  张方先点头称赞,说:“你们差事办得好,能未雨绸缪,应对果断,好!”

  两个掌柜躬身致谢。张方先说:“你们各借五千两银子给邱巡抚,好稳定山东地面。将来由山东慢慢归还。”

  “遵命!”两个掌柜躬身道。

  邱祖德也躬身致谢,心中颇为感激:原来这小杀神,还颇为识大体顾大局。

  张方先忙着去清点整顿刘泽清留下的军队。

  “呵呵,号称二十万,实际只有六万!其中堪战之卒,不过二万而已!”张方先冷笑道:“怪不得太子殿下在教导营授课时说:‘如今藩镇,外强中干,不堪一击,但恨朝廷无精兵以威慑天下!’如今东宫精兵已成,一切不遵皇命者,死!”

  随即传令,在校场集合驻在山东镇大军,杀人肃纪。

  首先斩杀的,是刘泽清的三个侄子刘之榦等人,及其副将李化鲸、郑隆芳等人。这几个人大声嚷嚷,声嘶力竭:“我们无罪,钦差不能滥杀无辜!”

  张方先置若罔闻,平静下令:“斩!”刘泽清的骨干顿时死做一堆。

  张方先宣布,接下来铳毙趁乱掳掠百姓的一百多个士卒,并且放进来有大批百姓和受害的苦主围观。

  杀一百多人的场面十分震撼。这些人被杀之前,有的吓得浑身瘫软,屁股尿流;有的人拼命嚎哭,声震云霄,有的人拼命挣扎,几乎按捺不住。

  “砰砰砰!”火铳连珠响起,被押跪在地上的乱兵一个个被爆头。

  “好!”百姓们看着那帮乱兵脑浆飞溅,血洒校场,都激动地喊了起来。

  山东镇大军一片惊惧肃然。

  少数将校站在人群中,看着昔日的同袍血溅黄埃,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心中暗道:“你才一千人,哪天我们哗变一回,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方先宣布,没收刘泽清全部家产,为底层士卒们补发欠饷!

  现场顿时一片欢腾。那些抵触的将校们,顿时变了脸色:“这小子,挺会收买人心的。”哗变之念,顿时冷淡了许多。

  张方先又宣布,全军大比武,比试跑步、弓箭、刀枪、骑马,重赏优胜者!

  现场公布了比试方案,处处强调“三公”:公开、公平、公正。奖项分为八个等级,每个等级有不同的银两,最高为三百两,最低为一两。

  两天之后,就比试出了优胜者,当中发放了银两,获奖的面积很大,共有八千多人获奖。

  张方先当场宣布:获奖者,全部编为一支新军,叫做“山东选锋营”。当场根据获奖等级确定了各个层次的官佐。

  剩下的一万二千堪战士卒,被分配到选锋营。

  其余四万人,先允许一部分被裹挟而来的农夫回归田亩,再淘汰老弱病残;留下两万人三千人,其中一万充作跟役和辎重兵,另外一万三千作为守城兵——大量刘泽清昔日提拔的游击、参将、营官都编入其中。

  巡抚邱祖德密切关注张方先对刘泽清旧部的整顿,很担心他控制不住,贻害山东。

  得知张方先一边杀人一边重赏,用比武的方式,抽走精锐,邱祖德忍不住赞叹道:“釜底抽薪,如此则山东定矣!剩余残兵,纵然试图作乱,也能迅速平定。”

  当得知张方先花钱如流水,裁汰士卒,沉默良久,说:“东宫确实有钱。”

  张方先控制山东选锋营,操练了三日,立即发布公告,率兵勤王。除了一万三千守城兵留下,两万选锋营、一万跟役、辎重兵全部带到北京去,勤王护驾!

  邱祖德想和年轻的钦差谈谈,听听东宫的消息,但是每次去拜会,钦差都忙忙碌碌,敷衍几句就端茶送客。现在钦差要率兵勤王,邱祖德急忙于深夜拜见钦差,庆幸的是钦差接见了他。

  “深夜冒昧拜访,还望钦差恕罪。”

  “只要是办实事,哪怕下半夜来访,也没有错误。你不妨直说。”张方先端坐太师椅上,语气铿锵有力地说。

  邱祖德斟酌了一下词语,说:“下官目睹钦差率一千精锐,平定山东;又从容措置,整顿兵马,军纪肃然,山东出现多年未有之景象,下官实在心悦诚服,无比敬佩。”

  张方先有点不耐烦,说:“夸赞之语,不必再说。且说要紧的。”

  邱祖德窘了一下,说:“下官斗胆,想知道太子府中,到底还有多少钦差这样的属官,还有多少这样的精锐人马?”

  张方先微微一笑:“本钦差在太子府中,不过是平常之人。太子属下,人才济济,而且都是太子亲手栽培训练而来。你的心思,吾全知道!告诉你一句:平定天下、中兴大明的,必然是太子!”

  邱祖德心道:“太子羽翼已成,若能平定天下,倒也是社稷之福。只是太子位高权重,尾大不掉,皇帝将何以自处?……”然后又笑自己:“想那么远干什么?大明若是不亡,天家父子之间,岂容臣子置喙?”当即躬身道:“下官受教了!只是钦差率兵勤王,离去之后,这守城兵里有刘泽清大量将校,若是忽然作乱,将如何处置?”

  张方先笑道:“本钦差自有安排。万一有人作乱,你只管保护府衙即可。”

  邱祖德只好告辞。

  张方先率大军浩浩荡荡离开济南,向北而去。一天之后的深夜,济南守城兵就发动骚乱,乱兵纷纷上街四处抢劫,杀人放火,奸污妇女。巡抚邱祖德率府兵弹压不住,只好退守府衙,哀叹道:

  “钦差到底还是少年,哪里知道世事险恶!他率大军出发一天两夜,纵然回援,济南也是地狱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几条街外的远处,有密集的火铳响起!

  “钦差这么快就回来了?”邱祖德心想:“莫非大军出城未久,东宫兵殿后,所以能迅速回援?但是也没有这么快进城呀!”

  外面的惨叫声、奔走声、呼喊声,连成一片,被渐渐逼近的火铳声压过了。

  两刻钟后,外面渐渐平静,邱祖德打开府门一看,街道上尸体遍地,血流成河!一支八百多人的火铳兵,在城内四处弹压屠杀乱兵。

  一个东宫军官率火铳兵出现邱祖德面前,拱手躬身道:“禀告巡抚:钦差留下我等埋伏城内,等待刘泽清余部作乱,将其全部剿杀!现在已经平定乱兵。初步估计,尸体有六千多具,伤者无数。”

  邱祖德结结巴巴地说:“尔等火铳何等毒烈……钦差呢?”

  “钦差在二百东宫兵的保护下,率大军出发了。我们是他留下的八百伏兵!”

  邱祖德震撼之余,忍不住问:“你们要杀刘泽清余孽,何不在走前直接杀尽,也省了他们祸害百姓!”

  “钦差说了,若是直接杀尽,必然令数万大军不服。唯有大军出城,待其作乱,才好剿杀殆尽!”

  邱祖德还是不能理解,问:“若是刘泽清余孽暂时隐忍,数月后才作乱,尔等如何等得及?”

  对方哈哈一笑:“不会的,刘泽清余孽一定会作乱。看来巡抚不懂‘钓鱼式执法’,这是太子独出机杼的创造……”

  “原来如此!”邱祖德喃喃地说:“你们一定早已在守城兵中安排了细作,挑动他们作乱……”

  对方收敛了笑容,说:“邱巡抚,你知道的太多了!”

  邱祖德依然说:“你们,未免矫枉过正了……”

  “当今之世,不过正,如何能矫枉!”对方断然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