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9.雷霆夜袭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308 2019.06.19 00:00

  信使出发前,袁宗第唯恐诚意显示不足,于是加码说:“只要这位唐寨主用心,能想办法挑动两寇交攻,本侯立即给予封赏!来人,先赏他五百两银子!事成之后,再付五百两!封官更是不在话下。”

  周围将校知道,主帅实在是病急乱投医了。

  信使将银子送到之后,那位唐寨主大喜,立即叫一个喽啰,去给沈万登送一封信,告诉他:刘洪起的兄弟刘洪礼看守的寨子里,有大量金银。

  沈万登一看,立即点起人马,趁着月黑风高,突然扑进刘洪礼的寨子,一阵烧杀,然后掠走了一百多两金子,一千多两银子,扬长而去。

  待到刘洪起率兵赶到,只看到遍地尸体,到处是焦黑的灰烬,一番搜寻,找到了刘洪礼的尸体。刘氏兄弟们大哭一场,誓言报仇,倾巢而出,直扑汝宁城。

  沈万登已经做好了准备,紧闭城门,严守城头。刘洪起命令全体士卒,不顾一切,拼死进攻汝宁城。打了一天,互有胜负,城下城头,都有大量尸体。

  且说流落附近的明朝官员陈潜夫,对此很有想法。他是开封府推官,开封陷落以后,一直流窜豫中、豫南,试图联络各地土寨,驱逐闯贼,但是一直没有很好的机会。

  最近,他看到刘洪起和沈万登相互攻伐,深感痛惜,于是仗着朝廷命官的身份,出面调停,希望双方停战,共同抵抗闯贼。

  刘洪起听了陈潜夫劝说和封官许愿,说:“在下历来心向朝廷,盼望招安。但是这次沈万登欺人太甚,竟然杀我亲弟,夺我金银,实在不能忍让。在下愿意给陈推官一个面子,只要沈万登退回金银,而且赔偿我一批粮草,就既往不咎,一致对敌。”

  陈潜夫大喜,到城下喊话,然后乘坐吊篮缒上城头,见到沈万登,亮出了刘洪起的解决方案。不成想,沈万登公然道:“老子要钱不要命,人老子杀了,金银老子抢了,城池在老子手上,怕他个鸟!”

  陈潜夫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沈万登却油盐不进,陈潜夫只好黯然缒出城外,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刘洪起一看和议不成,勃然大怒,进一步调集人手,把汝宁城围得死死的,更加疯狂地攻城。沈万登的守城人马渐渐伤亡加重。

  袁宗第大军远远驻扎,派出探马将情况打探得清清楚楚,心中有喜有忧。喜的是土寇愚昧,强敌压境还相互残杀,忧的是不知两寇何时才能两败俱伤,他好收渔人之利。开封那边几天没来消息,也不知情况如何了。权衡一番,袁宗第决定给予刘洪起猛然一击,然后招揽沈万登。

  一声令下,袁宗第大军全力东进,向汝宁城下的刘洪起部扑去。刘洪起一直也在密切关注袁宗第大军的动向,得知其汹汹扑来,立即撤围,向土寨老巢退去。

  袁宗第大军前锋迅猛直插,堵住了刘洪起的归寨之路;刘洪起也是机敏,并不纠缠,立即向东逃去。

  待到袁宗第抵达汝宁城下,刘洪起已经仗着道路熟稔,逃得无影无踪。“奶奶的,这龟孙像鲇鱼一样滑。”袁宗第破口大骂。但是,惊喜随之而来:汝宁城门开了,沈万登部下砍了沈万登的人头,出来投降了!

  原来沈万登困兽犹斗,全军伤亡惨重,身边大小土寇早已不满,于是发生了火并与哗变。

  袁宗第迅速入城,说:“本侯在汝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要赶紧去开封,留一万人马镇守此地,消灭残敌。四万大军,立即跟随本侯赶到开封去!”

  朱慈烺率军走得比较快,几乎是日夜兼程,直逼开封。在黄河北岸,遭遇闯贼侦骑,前锋将其歼灭。很快全军抵达黄河岸边。

  侦察队发现,一批闯贼就在对岸加紧防御。

  张远志向朱慈烺建议说:“殿下,看来开封守敌已经打探到我军到来的消息。我军可以派少数人在岸边故布疑阵,吸引其注意,然后另找一个地方迅速渡河,直捣开封。”

  朱慈烺道:“好!”下令由张远志和卞飞着速详细策划。

  大顺开封守官周开山最近几乎整夜不眠,不停打听前线消息。近日得知明朝太子亲军已经抵达黄河北岸,更是焦虑不堪。虽然开封筹集了四千多守军,但是未必有什么用!毕竟归德府的一系列事实证明,这支人马就像鬼神一样可怕!

  “挡住!给我挡住!不能让他们过河。”周开山对属下的各级头目们说:“密切关注渡口,他们一有渡河迹象,立即全军压上,半渡而击!”

  属下头目哄应如雷,分头奔走而去。

  正在这时,西边郑州及其领属的荥阳、荥泽、河阴、汜水凑了三千多人前来增援,让周开山心里放心了不少:“增加了三千多人,现在几乎有了八千人马,其中两千是骑兵,也堪一战了。幸好黄河没有结冰,纵然有地方结冰,也极薄,不能踏冰渡河。”

  于是传令,加紧侦察,一旦发现敌军渡河,立即派步兵阻挡,骑兵沿着河岸包抄。

  很快汇报就来了,对面明军在傍晚一片忙碌喧哗,尘头大起,似乎在绑扎木筏,准备渡河。天黑时分,对面更是火把通明。周开山立即下令全军分批压到黄河边上,严阵以待。

  然而,对面虽然一直喧哗,火把点起来几乎有三四千人,但是并没有立即渡河。几次大批火把涌向河边,让闯军高度紧张,但是火把的潮流很快又退回去了。

  深夜,周开山一直在北门城头紧绷神经地等待着明军渡河,身边一些属吏及小校都有些疲倦了,他却依然保持着高度集中的注意力。

  忽然,有人来报:“三更刚过,对岸的火把渐渐熄灭了。”

  周开山有点疑惑:“他们闹什么鬼?”

  一个属吏说:“莫非是故布疑阵、声东击西?”

  话音刚落,东门方向就传来一声震天巨响,那显然是大炮的声音!

  一个侦骑疯狂跑来,说:“明狗从下游渡河,一上岸就直扑东门,直接开炮!”

  天气虽冷,周开山却额头出汗,说:“这大炮怎么过河的?怎么上岸就放炮,也忒快了点!”

  侦骑说:“他们的大炮下面都有车轮,不需要扛抬,上岸推着就往前走了。”

  “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汇报,刚才为何没有发现?”

  “长官们都命令俺,准备防着明狗直接渡河,没想到他们绕得还挺远……”

  周开山也不理他,断然挥手下令:“支援东门!”

  岸边列阵的人马全部转而向东,准备支援东门。还没走多远,东边就响起连珠密雨般的铳响,火光连成一条炽亮的蟒蛇,在黑暗中疯狂扭动,铅弹如同飞蝗一般飞来,惨叫声连成一片。

  周开山在后面城头疯狂地吼道:“冲过去!他们人少!”

  身边属吏拉住他说:“官长,不能再冲!赶快收军进城防守!”

  周开山顿时醒悟:“敌军已渡河,未必赶得下去了,还是守城要紧。”立即下令鸣金收兵。

  城下顺军如蒙大赦,纷纷向亮着灯笼的北城门涌来。周开山在灯笼影里望着城下紊乱的人马,说:“如此只怕明狗跟来,混进城池。”

  身边都说:“没事,纵然混进来几个,又有何用!待会儿看到他们跟来,立即关门!”

  周开山点头称是,说:“好……”忽然远处一声铳响,他猛地向后跌去,属官们急忙扶住,却发现周开山的胸脯上有一个血洞!

  城头顿时大乱,城下也更加混乱,城门口瞬间上演一场惨烈的踩踏事故。

  “砰砰砰……”那炽亮的火光再次闪耀,连成一线,大批顺军倒下,也有很多人向西逃散。

  卞飞站在东宫一旅队中,大声喊道:“射击前进,拿下北城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