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1.调虎离山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560 2019.05.02 08:54

  且说铁葫芦庄匪首李三秃把周围村庄的土匪全部聚集到铁葫芦庄,一时间人声鼎沸、人头攒动。手下几个小头目都有些不解:“大哥,干嘛这么费事?也太小心了吧?”

  李三秃眼睛一瞪:“你们知道什么?武清正堂老爷就是个白眼狼,这些年,咱们真金白银白孝敬他了。咱们才灭了一个村子,他们就报到天津巡抚那里。那个巡抚早就想来清剿咱们,现在可算是逮着借口了。咱们不预做准备,一旦官兵来了怎么办?”

  小头目钱一虎说:“既然官兵要来,咱们就像以前建奴来了一样,直接向西逃了不好吗?大不了再钻进芦苇荡。”

  李三秃摇了摇头:“现在不比从前,家当多了,乱跑就要打烂坛坛罐罐。这粮食牲口哪里都能带走?以前乱跑,咱们都有兄弟饿死了!现在咱们也有坞墙,有壕沟,有粮食,官兵来了,熬几天他们也就撤了。现在哪里的官兵还有粮有饷?来少了不顶用,来多了没粮食!”

  钱一虎挺起了胸脯,大声说:“老大说得对!咱们现在能上阵的丁壮,全部凑齐了有一千二百人,老弱还有八百,倚靠坞墙,谁来也别想轻易打进来!”

  另一个头目李贵担心地说:“这坞墙还没有修好,虽然有近两丈高,却没有垛口;壕沟虽然有一丈多深,却没有水。也没有吊桥,大门前壕沟都还没有挖出来。只怕官兵来了,不好阻挡。”

  “今晚先安顿好。”李三秃果断地说:“明天无论老幼,一齐动手,加高墙头,挖断门前通路,打造吊桥。官兵到来,总要些日子的。”

  第二天一早,庄内丁壮就敲起了铜锣,组织大批人手加高墙头,又有几个木匠打造辘轳、吊桥。李三秃带着李贵和钱一虎,站在门口墙头上看着一拨人挖断门前通路。

  “东门前挖断,这壕沟就完整了!”李贵说:“西边小门外,官兵来了把板桥一抽,把门堵死,就没事了。”

  忽然一个丁壮来报:“西边来了一支马队!”

  “是官兵吗?”

  “不是官兵,是一伙行商。四十多匹马,马背上有大量货物。人数有六十多,都拿着棍棒,挂着腰刀。”

  李三秃手一挥:“走,去看看!”

  几个匪首就在弯弯的坞墙头上,向西绕去。很快就看了那一伙行商,牵着马,从西边迤逦而来,那些人抬头望见坞墙上的人,倒也不介意,继续赶马走路。

  “派个人下去问问,是干嘛的!”李三秃下令道。

  一个丁壮一阵风似的下了坞墙,从西门出去,跑到商队附近,大声问道:“喂,你们是哪里来的?”

  商队里一个出来回答说:“我等是从涿鹿来的商人,要送货去大沽!”

  “你们送的是什么货?”

  那人回答说:“你问得也太多了吧?莫非你是官府的,在这里设厘卡抽税?”

  丁壮看着马背上沉甸甸的货物,皮笑肉不笑地说:“我们当然要抽税!”说罢转身一溜烟跑到坞墙下,仰头对墙头的匪首说:“涿鹿来的商人,送货去大沽!”

  钱一虎两眼放光:“这是要出海的货物呀!肯定值钱!要是抢一票,也就发了!”

  李贵说:“咱们刚刚抢了杜庄,官司还没了,这伙人来头不明,还是不是招惹为好。”

  “是的。”李三秃说:“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他们走吧!咱们还是加固坞墙要紧。”说罢转身而去。

  钱一虎只好跟上,恋恋不舍地回头望了一眼商队,发现商队一齐大叫了一声,停了脚步,结阵围住马匹货物,阵后几个人正在忙碌收拾东西。

  “有情况!”钱一虎叫道!

  李三秃和李贵回转头来,望着紧张结阵的商队,不明所以。

  钱一虎说:“他们闹什么鬼?”

  “好像是货物翻了。”李三秃皱起了眉头:“叫人再去看看什么货物。”

  刚才出去打探的壮丁,这会儿刚刚登上了墙头,接令又飞奔而出,直抵商队附近。

  “喂,你们在搞什么鬼?”丁壮大声喝问。

  “我们的马腿踩坑里,摔倒了,货物翻了!正在收拾!”商队结阵的汉子中,一个大个子回答。

  “收拾货物,这么小心干什么?好像什么有歹人来抢一样!到底送什么宝贝?”丁壮好奇心大起,要往前凑。

  “站住!”大个子厉喝一声:“你这歹人,给老子滚远点!”

  丁壮大怒:“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敢这么横?”

  “老子看你就像是歹人!”大个子说:“不要偷看我们的货物!”

  丁壮从未见过过路的人还这么横,气得七窍生烟,冲过去道:“妈的,老子今天就要看!”

  大个子一跃而出,手中棍子一扬,就把丁壮戳翻在地,然后好几个人冲上来,向丁壮猛踹,丁壮满地打滚,大声惨叫。

  几个匪首在墙头看的清清楚楚。钱一虎大怒道:“什么鸟人,敢这么横!”

  李三秃也火冒三丈,说:“老子不想招惹他们,他们倒是蹬鼻子上脸了!鸣锣聚众,干他们!”

  李贵说:“这伙人这么横,恐怕来头不小!”

  李三秃大声说:“强龙不地头蛇!到老子的地盘上这么横,不给点颜色瞧瞧,老子没办法在这里混了!”

  一阵密集锣声响起,片刻功夫,两百多悍匪拿着武器集中到西门附近。三个匪首带着他们,出门直奔商队。商队望见土匪来袭,急忙整队转身逃跑。

  到了出事地点,只见那个被打倒的壮丁被踩得一动不动了。钱一虎眼睛都红了,冲在最前面,大声吼道:“日你奶奶的!哪里跑!”

  商队迅速动作,赶着马向西已经跑出一里开外。

  李三秃在队伍中间大声下令:“追!不要放过他们!”

  商队的马匹跑在前面,其余人跟在后面跑起来,速度不快不慢。钱一虎带着土匪拔步狂奔,渐渐逼近商队;但是眼看着快要追上商队的尾巴了,却见商队又加快速度,拉开了距离。

  就这样,很快追出了三四里地,越过了三座荒村、一处坟场,前面有一大片树林。商队在树林边缘放缓了脚步,队尾的十多人忽然停步转身,并列成行,举起黑色的棍子迎战。钱一虎这时才发现,因为跑得太快,身边已经只剩三个人,后面没有跟上来,拉成了长长的队伍。

  他立即收住脚步,心里有点慌,却不愿露怯,大吼一声,举起砍刀,招呼身边人:“上,砍死他们!”

  只见面前十多人一齐从身上抽出一把锋利的刺刀,咔嚓安装在黑棍的前端,随即两两组队,奋身跃进。

  钱一虎刚心想:“龟孙跳得还挺利索!”就看到两个人端着棍子向自己扑来,棍子头部的刺刀寒光闪闪,他有些不祥之感,猛的听见一阵炸雷般的厉喝:

  “杀!”

  他喉咙骤然一寒,腹部剧痛,瞬间领悟到:“我被刺中了,我要死了……”

  钱一虎被两柄刺刀闪电般刺翻在地,还没有气绝,抽搐不已,模糊看到身边数人也被飞快刺翻,倒在身边。而那十几个魔鬼般的人还不停步,持续喊杀,那些收不住脚步陆续冲上来的悍匪很快被放倒十几个。

  后面的土匪们终于不敢上前,远远聚成一堆,举起手里的刀枪棍棒,指向面前十几个端着血淋淋刺刀的“商队”。

  而前面商队的几十个人,也都收住马匹,整队逼了上来。

  李贵站在土匪群中,看到地上二十多具尸体,心头剧震,不禁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对面正中的大个子笑道:“我们是来给你们送终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