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8.荒谬变乱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944 2019.07.19 15:58

  姜瓖、董复等一干降官大惊。姜瓖当即就站了起来,却被扑上来的顺军精锐按住了。后面若干部将站起来,却看到一柄雪亮的长刀架在了姜瓖脖子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李自成看着他们,冷笑道:“果然天生反骨!”

  姜瓖回头呵斥道:“都跪下!”站起来的部将立即跪下了。

  姜让已经回到顺军队伍,正在刘宗敏身边。看到这个场景,也十分意外,忙向刘宗敏拱手道:“权将军,家弟是诚心归附啊!”声音很大,不远处的李自成、姜瓖也听见了。

  姜瓖猛然跪地,膝行数步,隔着士卒,朝李自成大声喊道:“新顺王在上!罪臣姜瓖,诚心归附,乍一见面,为何未有封赏,反而加罪?这岂是新朝待人之道?”

  李自成大怒,正待叱骂,身边顾君恩先上前喝道:“既然诚心归顺,为何不恭敬从命,反而昂首咆哮?雷霆雨露都是恩,难道你不晓得为臣之道吗?”

  李自成笑了:“他当然不知道为臣之道!朱明皇帝待他何等恩情,他却要开门献城。这样的叛主背恩之徒,如何能留?不如杀了!”

  姜让急忙跪倒在李自成乌骓马前,哭道:“臣弟无知,莽撞行事,冒犯天威。求顺王看在他恭送降表、开门请命的份上,饶他一条性命吧!”

  李自成抡起胳膊,身子前倾,一鞭子抽在姜让头脸上,骂道:“你办的好差事!还‘恭送降表’,开口就索取契券,要求封王,何等狂妄!”

  “顺王!冤枉啊!臣弟降表并无此等要求!”姜让哭喊起来。

  李自成怒火万丈,夹紧马肚,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乌骓马向前猛蹿,一蹄子就把姜让踏倒在地;姜让在蹄下翻滚哀嚎,姜瓖悲苦地大喊道:“兄长!”

  这时,李自成的一个部将,绰号“过天星”,名叫张天琳的,看不下去,上前拉住李自成的辔头,诚恳地劝说道:“顺王,他们好歹是率部归顺之人,对之不可过苛。否则前面路上,难以招降明狗将帅。”

  李自成勒住乌骓马,余怒未消地说:“这等无情无义、狂妄自大之辈,留之何用!”

  张天琳将受伤的姜让拖到一边,吩咐人手将他抬下去好好将养。姜让面如金纸,喃喃地说:“臣等是诚心归顺啊,怎么敢妄想王侯之位?”

  刘宗敏目睹这个场景,心生疑窦,对李自成说:“顺王,其中似有蹊跷……”

  李自成说:“有什么蹊跷?他的降表你没有看到吗?”

  刘宗敏并不回答,而是向姜瓖上前一步问:“奉送降表,乃是大事,你为何只派帐下亲兵校尉送来?”

  姜瓖大感意外:“罪臣再糊涂,怎敢如此轻率?罪臣乃是派亲侄姜虎,恭送降表到顺营的!”

  李自成、刘宗敏都变了脸色,刘宗敏追问:“你帐下有没有一个叫做‘乐贺’的亲兵校尉?”

  姜瓖道:“没有!舍侄姜虎在宁武关以外数十里遭遇顺军前锋探马,探马夺去降表,代为呈览,随后不到一个时辰,就送来诏书。”

  刘宗敏越听脸色越难看:“竟然有人胆大包天,拦截降表,然后冒充信使到了顺营。显然,降表、诏书都被换了!”

  李自成征战四方,杀伐果决,很少听说有人敢在他面前玩这样的阴谋诡计,当下忍不住骂道:“如此小人之为,又有何用处?”然后斜视姜瓖一眼,冷声说:“此人纵然未曾索要王侯之赏,但的确是忘恩负义、叛主背恩的东西。既然有人想要孤杀他,看来他还有用处。孤岂能让那小人如愿?”然后放缓语气,说:“起来吧!”

  姜瓖现在是肠子都悔青了,但也只好叩首道谢,站立起来。

  刘宗敏松了口气,接了姜瓖的大同总兵印信关防,说:“顺王一时雷霆大发,而后必将洪恩浩荡。既然妄求封王的降表不是你写的,那么今后再无猜疑。你要忠心为顺王做事!”

  姜瓖点头道:“罪臣一定忠心耿耿,为顺王效犬马之劳!”

  刘宗敏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对李自成说:“顺王,快传令给制将军李过,接管城内营兵,不可轻易杀戮!”

  李自成也想到了,进城之前,曾向李过下令:夺取城门之后,立即向城内推进,一路杀皇室宗藩,以断绝守军退路;一路占据军营,收降守军士卒;如遇犹豫阻拦的守军部将,立即格杀勿论!

  这个命令十分强硬,搞不好中了那个篡改降表的小人的奸计,影响接管大同城!

  李自成立即开口下命令:“速速传令给制将军,如遇守军部将抵抗,可以暂时等候总兵印信关防!”

  此时,城中姜瓖属下一处大营中,一万精锐士卒全部手拿武器,戒备森严;受命督率大营的李时华正在焦躁地踱来踱去。事先安排好在城门方向打探情况的亲兵,还没有过来汇报情况。姜瓖另一个部将裴季中说:“新顺王入城,只怕要戒严封路,打探消息的人未必能回来!”

  李时华道:“再派两个可靠的人去看看!如遇阻拦,立即回转!”

  下面有人应了一声,两个亲兵将校就飞奔而去,很快回转汇报:“城中百姓,多去拜迎顺王入城。但是各处路口已有顺军把守。”

  李时华沉默片刻,又问:“首先占领城门的李过在哪里?”

  “他率军直奔王府,据说已经将宗室斩杀完了,几乎是鸡犬不留……而且分兵进占数处兵营,唯独还没到咱们这里。”

  李时华点点头:“此处乃是姜总兵特地挑选屯兵之所,最后才向顺军投降。倘若形势有变,还需保护总兵,杀出东门!”

  外面忽然一声巨响,不知是炮是雷,营门外随即一阵喧哗,有身穿衙役服装的人在外面喊:“不好了!闯军杀了姜总兵和董知府!还要杀守城降兵!大家快逃吧!”

  李时华奔到营门口,对那些奔走而来的衙役大声说:“你们可是亲眼所见?”

  “我等都是董知府带去衙役,亲眼看到闯军杀了姜总兵和董知府,而且放炮来杀你们了,扬言一个不留!”那几个衙役说罢,立即又逃散。

  李时华当即厉声传令:“闯贼不仁,不容我等!杀出东门,逃命去也!”

  全营人马,立即倾巢出动,向东门杀去。

  且说李过派兵抄杀代王府,自己率兵接管守军兵营。才接收了两处营兵,都是老弱,心中甚是鄙视:“就如此残兵,姜瓖也敢索要封王?”

  忽然,随着一声炮响,有一帮衙役跑来,说:“不好了!姜瓖部将李时华假投降,向东夺门而去!一路斩杀我等归顺的官僚衙役。”

  李过闻言大惊,果然听见喊杀之声,随即遥遥望见汹涌人潮冲过街口,向东而去,于是立即大喊道:“三路分进合击,杀往东门!”

  李过所率三千顺军前锋,李时华所率大同守军精锐,在东门口相遇,立即厮杀成一团。大同精锐一心夺门东逃,人人拼命;李过所率前锋乃是百战精锐,悍不畏死;两军相互砍杀,一时间杀声震天,人头滚滚。东门之上的,还是大同守军,当下打开城门。李时华所率部将士卒毕竟人多,挤到门边,不少人先逃了出去。

  李自成刚刚派出传令兵,准备在西门大街接受百姓的夹道迎接,却忽然听到炮响,随即杀声骤起。他瞪着姜瓖问道:“你还藏有伏兵?”

  姜瓖忙躬身道:“可能是印信关防未到,个别部将不服。只要罪臣一到,他们都将归附!”

  李自成不耐烦地对刘宗敏说:“带他去!”

  刘宗敏带着姜瓖上马,正要出发,前面有人来报:“一股守城明军,人数过万,直奔东门而去,制将军上前拦截,双方正在厮杀!”

  姜瓖大惊,说:“李时华误我!权将军,快带罪臣前去!”急忙向前驰骋,刘宗敏率军紧随。到了东门,看到双方杀得难解难分,尸横遍地;而城门忽然打开,门口的守军向外涌出。

  姜瓖向前,喊破喉咙,无人理会;刘宗敏也命令士卒呼喊,李过在垓心也无法听见。

  刘宗敏厉声道:“杀明军!”麾下士卒立即向明军冲去。

  明军顿时抵挡不住,一面有人在城门逃走,一面又要抵挡顺军攻击,当下乱成一团,自相践踏,死伤惨重。

  两刻之后,李过终于夺回了东门。略一清点,发现明军留下四千具尸体,而李过前锋精锐也伤亡一千六百多人,李过本人腿上还中了一刀,血流满靴。

  姜瓖心腹部将李时华带着五千多人逃走了。

  姜瓖面色惨白,喃喃地说:“荒谬,荒谬……”

  刘宗敏冷冷看了他一眼,说:“你办的好事!果然荒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