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东宫侍卫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530 2019.03.13 07:35

  朱慈烺站在信王府门口,看着夕阳的余晖给面前陈旧沧桑的王府涂上黯淡的灰黄,渺远的天空飘着几缕火红的云,像淡淡的血痕。

  信王府占地广阔,树木蓊郁,屋宇繁多,在沉寂十六年之后,再次迎来了大批人群,惊起一群暮鸦,在空中盘旋鸣叫,听上去说不出的苍凉。

  呵,这就是1643年的时空,这就是崇祯十六年的明朝!沉重的历史感压得朱慈烺喘不过气来,他努力吁出长长一口气,又感觉到一股颓败陈腐的气息从王府里沉甸甸地压了出来。门前大街上还不时地有行人匆匆走过,他们或挑着担子,或推着小车,或赶着骡马,或空着手。

  他们大多会看一眼王府门口这群鲜衣华服的人们,继续走自己的路。

  “你们,不知道命运!你们,不知道未来!”看着这些匆匆而过的人影,朱慈烺心里呐喊着,“没有我,你们注定会成为任人蹂躏的亡国奴!”

  田存善的声音打破了朱慈烺的遐想:“恭迎小爷,王府寝宫书房已经打扫布置完毕。”

  朱慈烺环视周围的人们,心想:“你们谁知道我要征战天下,改变那悲惨的华夏未来?”

  他一提袍子,挺起胸脯,向大门里面走去。左边是东宫侍卫领班周镜,右边是东宫典玺田存善。

  “周镜,东宫侍卫现在有多少人?”

  “回小爷,六百人。”

  “住处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现在二百人当值保卫,四百人还在清理住处。”

  朱慈烺点点头:“听着:一个时辰以后,孤想了解这六百人的大致情况,你去准备一下。到时间,到书房来向孤汇报。”

  周镜躬身领命而去。

  “田存善,王掌柜那边情况如何?”

  “回小爷,账单、情报单已经送来,已经锁进密匣里,在书房桌案上——桌案布置与端本宫一样。”

  “会议室、刻板室布置好了吗?”

  “回小爷,已经随时可用。”

  朱慈烺在书房桌案前坐下,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这是自己的空间了,不再像端本宫里,始终被崇祯的气息和威严笼罩。这里虽然有点潮,有点霉,但是让自己感觉踏实。

  打开皇店账单看了看,这几天裕东皇店每天能收入五百多两银子,卖出的多是笔架、门帘、酒杯和茶杯,还有果盘和小鱼缸,弥勒像和关公像等大件少有人买。下午,宫里内库来人,用银票兑走了一万两白银。

  朱慈烺暗想:“宫里竟然信不过银票,还要来兑现银。应该使用出去,让商家来兑现银。老爹手上还有九万两的银票,可供各部分配使用,希望能在市面上略微周转一下,也好让更多的人见证一下银票的信誉。”

  打开情报单看了看,近期有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在皇店附近出没探望,今天下午,东宫詹事项煜去了皇店左瞧右看,没买东西,又进了钱庄看了看,一言未发就走了。

  朱慈烺写了个回复:“来件已知悉,一切照常。”盖章后亲手封藏好,放在一边,等明天早上由田存善负责发出去。

  周镜进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张纸,向朱慈烺汇报六百侍卫的成分:勋戚子弟,占六成;锦衣卫子弟,占三成;腾骧四卫选锋,占一成。

  “日后如果孤领兵征战,这六百侍卫能有几人能跟着孤驰骋沙场,冲锋陷阵?”朱慈烺盯着他问道。

  周镜嗫嚅答不出来。

  “你能吗?”

  周镜摸了一下额头,期期艾艾地说:“誓死追随保护小爷!”

  朱慈烺微微一笑:“说起关系,你是国丈大人的侄儿,也就是孤的舅舅。但是孤的侍卫领班,没那么好当。孤没有生在太平岁月,注定不能安享尊荣。所以,孤的侍卫,必须能征善战、悍不畏死。”

  “当然,没有天生的战士,战斗力都是练出来的。从明天起,东宫侍卫就要开始加紧训练,以上阵杀敌的标准来练!”

  周镜惶恐地说:“遵……命。”

  “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上战场。孤会从中挑出一些精锐,亲自训练,作为教官。所以,你让他们精神点,精锐会有额外的奖励!”

  “另外,孤要扩充卫队,凑够一千人。为了便于拣选,要略微招多一点——招募五百人。”

  “这五百人,孤的要求如下:一、健康无残疾;二、识字,识字多者优先录取;三、年龄全部在二十岁以下。”

  “识字,才能学习古今战法,及时总结战斗经验;年轻,才能按照孤的要求,去塑造灵魂。”

  “你组织四十人,准备四出分区分片为孤招兵,每人招十几个人,回来再次拣选,略加淘汰。标准和要求,都写在这里了,刻板室明日会雕刻印刷。招来一个合格的侍卫,奖励二钱银子,符合的标准越高,奖励越多。”说着递过去一张纸说。

  周镜双手接了过去,认真阅读,然后小心地折叠收在身上。

  第二天一早,朱慈烺就出现在侍卫营房门口。“你们比孤起得还晚。”看到侍卫慌慌忙忙、陆陆续续从营房冲出来,朱慈烺冷冷地对周镜说。

  周镜气喘吁吁地说:“回小爷,明日绝不再有这种事。”

  朱慈烺面无表情地说:“按照规矩,一样一样地操练给孤看。”

  周镜组织侍卫们站队列,简单变阵,然后演练长兵器,再演练短兵器,最后演练开弓,但是没有射箭。因为第一箭矢不足,第二还没有竖起鹄的,也就是箭靶。

  看了一个时辰,朱慈烺面无表情地冷哼一声:“花拳绣腿,金玉其表。”待周镜命令侍卫整队停歇,自己满头大汗地走过来请求训话,朱慈烺大声道道:“孤只想告诉你三句。”

  “一,时刻准备着,明天上战场!”

  “二,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三,贪生怕死者,莫进东宫门!”

  “五天之后,孤要组织比武。综合考绩前六十名,每人赏银十两;第一名加赏三十两,共四十两。”

  “好好练吧!”

  临走之前,朱慈烺对周镜说:“招兵之赏丰厚,必有多人愿意外出招兵,务必选择品行端正、有家业者派出。新兵招来之后,孤会派人询问,甚至直接交谈,若有欺诈克扣之事,招兵之人一律乱棍打死。”

  午饭后,周镜点选了四十个识字的侍卫,集中一室训话道:“你们多赚一个月饷银的机会来了!奉太子之命,拣选你们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去招兵。招兵条件、待遇,奖励方案,都在纸上,你们仔细看看,可不是随便拉人就可以的。”

  招兵方案发了下去,一个侍卫眼快,先看清了招兵待遇,大声说:“如此待遇,招兵有何难处?月饷二两,安家费十两,谁不想来?”众人纷纷附和。

  周镜叱道:“你再看看招兵条件。”

  “识字一千以上,有功名者优先。年龄不得超过二十,有功名者可放宽两岁。身高不得低于五尺三寸,有功名者可放宽五寸;视力需能读出一丈五尺外的蝇头小楷……”

  众人顿时静了下来,低声道:“如此条件,不太容易。”周镜又说:“为了防止年龄作弊,需要当地里正作保;测身高,布尺已经准备好了;测识字、测视力,一千字蝇头小楷一张。其它文书若干,以作证明。”

  周镜忽然提高声音说:“你们也别忘了,还有一张《奖惩条例》。奖励固然丰厚,惩罚也是严厉。待你们招兵回来,必有人贪渎犯规,届时,太子请大家一起观赏乱棍杀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