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密字当头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469 2019.03.15 07:20

  原来的信王府,现在太子府,终于换上了“太子府”的牌匾。

  朱慈烺召集一干东宫人员,在会议室召开会议。

  首先是田存善宣读会议议程,然后公布了东宫新设各科室的主事名单。随后,朱慈烺冷着脸讲话:

  “这几日东宫属官都来参拜,都是走过场而已,竟然无一人可用。他们基本都是词臣,只会奢谈仁义,妄谈心性,全是大言欺世,哪里会经世致用?孤暂时不需要他们参随辅佐,待东宫规模壮大,可以吸纳他们进来……誊写文稿。”

  “所以,刚才让田典玺颁布了各科室组建方案,各室主任全部是东宫老人。上次选拔出来的人,全部得到重用!”

  “东宫用人,孤唯求忠诚、实干、好学而已。第一要事,就是‘忠诚’,必须誓与孤同进退,共死生。”

  田存善刷地站起来,向朱慈烺躬身拱手,大声说:“誓与小爷同进退、共死生!”

  参与会议的一干人等也霍然起身,有样学样,一齐躬身拱手呼喊发誓。

  朱慈烺表情沉静,举手微微下压,说:“坐下。”

  待众人坐下,朱慈烺接着讲话:

  “第二要事,就是实干。东宫不需要空话,更不要谎话;我们需要的就是以实干求实效。”

  “第三要事,莫过于谦虚好学。当今之世,乃非常之时,需非常之人,成非常之功。在座之人,孤不知有几人是‘非常之人’,但是没关系,只要谦虚谨慎,积极好学,就一定能跟孤一起,成就不世之功!”

  又是田存善带领众人响应表态。随后,他又把太子曾经赐予的“密”“慎”“实”“捷”四个字,解释了一番。朱慈烺在一旁点了点头,接着说:

  “如今我们东宫,财源已经小有根基,为将来的扩张壮大奠定了基础。接下来,重中之重就是培养保卫力量,进而为将来保卫皇上、拯救江山做准备。”

  “所以,孤立意招募新的侍卫。这数百新侍卫到来,孤将要组织人手,教导他们队列、拼刺、弓弩、火枪、火炮、骑马等基本技能,灌输忠君爱民、拯救国家的思想,而且还要培养他们指挥作战的能力,将他们培养成军队骨干——最起码也是百夫长级别的骨干,凭借他们,随时可以招募壮士,组织起数万大军。”

  “他们到来以后,一要营房,二要教官,三要装备。需要新成立的各科室明确分工,及时落实。”

  “营房好办,太子府昔日曾经是‘十王府’,屋宇众多,不缺营房。但是需要改建校场,现有校场较为逼仄,六百人侍卫使用都颇为紧张。军需室,务必加紧制造木床,打通墙壁,拆改房屋,改造校场!”

  军需室主事韩谨初起身道了声“遵命”,候朱慈烺点头立即坐下。

  “至于教官,孤亲任总教头,主持训练大局,而且训练其队列。至于拼刺、弓弩、火铳、火炮、骑马,各找十名精于此道的军中好手充任教头,不仅负责教导,而且要在文士的帮助下,编制教材。至于指挥,要等前面的训练初步掌握以后,集思广益,制定军中发号施令、临阵指挥的作战条令,再让所有人学习掌握。寻找教头一事,战训室务必加紧!”

  战训室主事常山怀也一样领命。

  “至于装备,孤已经安排军需室准备了统一的内外服装,至于枪矛、弓弩和马匹,由装备室负责筹集。而火铳、火炮,还需要孤亲自召集工匠,进行研制。装备室,你们的任务也务必加紧!”

  在装备室主事骆镇山领命后,朱慈烺令会计室主任林惠泽颁布财会制度。

  待任务分配已定,朱慈烺说:“东宫力量,还非常弱小,在实现拯救大明的目标之前,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无虞。别看满朝大臣文恬武嬉,他们搞起破坏来,力量还是很大的。古人云:‘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所以,一切事务,密字当头。诸位在东宫领受的一切任务,都需要严格保密。孤已经制定保密制度,现在已经发到个人手上,还要让东宫所有人等,学习执行。”

  保密室主事王渊为众人分发印制好的《东宫保密条例》。

  朱慈烺待众人读得差不多,补充说:“真正的保密,并不仅仅是‘不说出去’,而是要有符合身份和任务的恰当口径。不然,外出执行任务,遇人询问,岂能说‘保密,不能告诉你’?必须事先准备合理说辞,让人不起疑心。各科室尽快统一口径,上报保密室,以便审核协调。”

  王渊站起来,向众人拱手一圈,说:“小爷把保密室交给了咱家,咱家不能不尽心竭力。这保密条例,关系东宫事业,乃至在座各位的身家性命,望全体同仁高度重视,执行到位。吾等身受小爷重托,也不管当初通过哪位大公公引荐提携进入东宫的,如今都要忠心为主,切不可私下通传、泄露机密、叛主背恩。否则,惩治条款昭然,杖毙都是轻的,剥皮抽筋、寸磔鼎烹、株连三族,皆有可能。”

  然后加重了语气:“诸位是如何进东宫的,小爷都已知晓,记录在册;咱家会密切关注各位与宫中、朝臣的联系。诸位遭遇宫中昔日恩主及熟人询问,务必按照统一口径说话,事后必须汇报登记,以证清白,以免刑戮加身。但是,肯定有不开眼的,把条例不当回事。小爷吩咐,三个月内,东宫必须杖毙三人、活剥一人、鼎烹一人,以立重威,以肃纲纪!望各位重之慎之,传达下去,教导、约束各室下属。”

  接着阴恻恻地笑了:“还有丑话咱家说在前头:宫里宫外,很多人——甚至包括各位的昔日恩主,这个干爹那个义父,已经心向小爷,其中有些人,受小爷吩咐,会对诸位进行‘忠诚测试’,故意打探东宫机密,哪位不长眼的若是不按照统一口径说话,事后又不汇报归档,届时就拿他杀鸡骇猴、立威肃纪。”

  众人听得毛骨悚然,坐得笔直,暗想:“这个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小人,怎么被小爷养成了酷吏?”

  朱慈烺接话说:“王主事的一字一句,都是孤亲自教导允准的,大家务必铭记在心。如今天下,不杀人,则不能平定。故而,孤虽在冲龄,却好杀人,只是至今锋芒未试,但愿在座诸位不要撞到孤的刀口上。孤赏罚分明,对有功有劳的人,决不吝于重赏。各位主事,除原有月银之外,每人每月加银十两。每年加银一次,每次加银不少于三两。立功者,另有赏格,百两起步,五百两、一千两各级不等。”

  众人一起施礼谢恩。

  朱慈烺又道:“东宫内部各室,办事者暂时以内监居多。从长远看,必须加紧培养招揽人才。尤其是熟悉各种庶务的人才。”

  散会之后,周镜亲自给朱慈烺送来一封信,说:“禀告小爷,有一个名叫‘弋桑志’的侍卫,外出招兵,尚未办差归来,却先让人传回一封信件,说有一个积年老吏自荐,说自己熟悉顺天府衙门及里坊庶务,想为太子府献计效力。”

  朱慈烺接过信件看了看,说:“他想为孤献计,孤倒是愿意见见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