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仗义死节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444 2019.03.25 07:21

  东宫教导队上午练习队列,下午却换了项目:练习拼刺。

  校场台上,站着一位教官,身边四尺开外处,是一个草人;再右边,用一尺宽的方形木砖摞起了一人高的柱子。

  教官身穿奇怪的竹木甲胄,手里拿着一根奇怪的木棍,那木棍四尺多长,尾部一尺处弯曲并且变宽。只见他挺立台上,大声说:

  “军中有刀枪剑戟十八般武艺,但是,在战场上,对面交锋,最有用的,还是枪矛拼刺!白刃相交,招不过三;三招之内,必有胜负;胜者得生,负者必死。遵太子殿下钧令:所有队员都要学会拼刺!拼刺招数,务必简化、简化、再简化,所有无用的繁杂动作,一概淘汰!”

  “所以,战训室教官组反复揣摩,经太子殿下批准,确定拼刺致胜两招:突刺,防拨。”

  “对阵之时,必须心怀必胜之念,有我无敌,奋力一击!”

  说着,他忽然持棍挫身——姿势有些滑稽,随着一声凄厉尖锐的厉喝“杀!”,上半个身子像豹子一样向前一扑,,木棍闪电般刺出,插入草人咽喉。

  只见教头又恢复了挺身站立,说:“这一招练好了,不怕任何强敌。任你千招来,我只一招去!拼刺的要领:快、准、狠。”说着,越过草人,侧身急进,一声断喝木棍如闪电一般向木砖柱子中间刺出。

  “啪!”木砖摞成的柱子正中间被击中,一块木砖平飞了出去,上半截柱子“哒”的一声下沉,微微摇晃了一下,竟然没有倒塌。

  教导营五百队员大感意外:“好快!”

  说罢又连续重复了好多次刚才的动作,而且越来越快,木砖一块一块连着飞了出去,直到砖塔被削平了一半,他才收棍挺立,大声训话:“要练到这个地步!”

  他收式之后,站立持棍大声说,“发训练棍,开练!”

  有人推着车过来,给每个队员都发了一根和教头使用的一样的木棍。

  有人举手问:“请教教头,为何这木棍如此古怪,尾部有弯曲?常言道:一寸长,一寸强,为何这木棍这样短?”

  教头笑道:“问得好!告诉你们,这是火铳的形状!将来你们使用的武器,是火铳!火铳适合远战,一旦敌人冲到眼前,火铳装填不及,难道束手受死?太子殿下在火铳前头安上刺刀,使尔等即使和敌人当面作战,也有一战之力!”

  众人恍然大悟。

  “这是你们最后的保命之术,一定要练好!而且要掌握训练要领,以便日后身为将校,训练士卒!”

  五百士卒在十多名教官的指导督促下,认真练起了拼刺,校场一片叱咤喊杀之声。

  一天训练下来,五百名队员几乎都累瘫了,嗓子也哑了;回到营房,吃晚饭,轮流洗澡,然后再分组学习文件。

  文件分三块:一是《贼情汇编》,汇集了关于闯贼和献贼的塘报和地图;二是《奴情汇编》,汇集了关于辽东的塘报和地图;第三是《教导营条例》,汇集了教导营的纪律和训练计划。

  张远志与其他二十九名队员一起,坐在桌前,认真阅读了三份文件,听了战训室教导员的简单讲解,心想:“太子果然是要训练我等,成为名将,扫平流贼和建奴。”

  教导员忽然换了恭肃的表情,问:“今日身在太子近侧,聆听太子宝训,作何感想?”顿了顿,说:“谁来回答?”

  好多人都迅速举起了手。教导员随便点了一个,那人站了起来,激动地说:“我……太感动了……做梦都想不到,我一个乡间子弟,祖上世代不曾有一官半职,如今不到二十岁,就能见到太子,真是旷古未有的恩遇……”

  教导员说了声“好”,问过姓名,让他坐下,又点了一个人,那人说:“太子年方十五,却龙行虎步,气象不凡,果然是天生龙种!大明中兴有望……”

  接连点了十多人,看看大家说得差不多了,教导员郑重其事地说:“你们说得,大多不错。我要为你们总结一下:你们能以平民之身,骤然进得太子府,身在太子近侧,这是你们家几世几代修来的福分,更是太子的旷古隆恩!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一齐回应:“是!”

  “你们看了《贼情汇编》《奴情汇编》,应该知道大明危在旦夕,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大家激情飞扬,七嘴八舌地回答起来。教导员认真倾听,最后一挥手道:“你们回答得都不错,我总结一下,无非八个字:仗节死义,澄清宇内!”然后奋臂出袖,厉声喝道:“好男儿,跟我一起来:仗节死义,澄清宇内!”

  全场一时间情绪燃烧起来,大声吼道:“仗节死义,澄清宇内!”

  差不多同时,各个营房吼声此起彼伏:“仗节死义,澄清宇内!”

  卞飞听了,未免有些惊诧:“各营房怎么都同时喊起了这句口号?莫非教导员提前准备好了?”

  营房里回荡的吼声渐渐平息,外面忽然有人高声传报:“太子驾到!”教导员立即道:“列队,出门迎拜!”

  教导营的营房,由王府一处沿着通道对称的房屋改造而成。十八个营房里的人一时全都出来跪迎于通道两侧。只见太子穿着大红常服,头戴金抹额,身后四个太监高挑着明亮宫灯,缓步向跪迎呼礼的教导营队员们走来。

  “免礼!”太子朗声道。

  “谢太子殿下!”众人哄应如雷。

  太子忽然响亮地发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

  全体队员一阵啪啪啪的脚步声,又一阵窸窸窣窣的调整队形的声音,站出了较为严整的队伍。

  太子走近一侧队首,轻轻按住第一个队员的胳臂,温声问道:

  “乍离父母,想家吗?”

  那个队员激动地说:“启禀太子殿下……这里好,不想家……”

  太子微笑着一点头,又去看下一位,却只是轻轻拍了拍队员胳膊,看着他的眼睛,点头示意,没有问话,就这样一路缓缓拍了过去。中间忽然又停下,按住一个队员的胳臂问:“乍离父母,想家吗?”

  那个队员大声说:“太子待我,如同父母!不想家!”

  太子朗声说:“孤不是你们的父母。但是愿与你们情如兄弟,同生共死!”

  那个队员不顾教导员交代过的礼仪,一把抱住太子的胳膊,激动地说:“愿为太子效死!”

  太子还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臂,说:“好男儿!”过了一会儿才抽出手来,向前走去。下一个队员刚刚被拍上胳膊,就已经泪流满面,吞声道:“小人张远志……愿为太子效死!”

  太子微笑道:“衣服终于合身了。”用力拍了拍其胳膊,说:“好高的身材,好一条汉子!”

  于是,接下来被拍到的队员,全部都是同一句话:“某某某,愿为太子效死!”

  太子走到队尾,转过身子,又到另一侧队伍,一路拍过来,中间站住问一个队员:“一天训练,辛苦吗?”

  被拍了胳膊的队员忙道:“启禀太子殿下,不苦!不苦!”

  “好好练,热身要充分,注意要领,不要受伤。”

  那位队员一低头,语带哽咽:“……愿为太子效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