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0.崭露头角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457 2019.04.01 08:15

  “装弹!”东宫教导营一个小队正在训练,临时队正正在发布命令。随即,他和其他队员一起飞速装填弹药:咬开纸包,倒一部分进药池,作为引药;然后把剩下的火药和弹丸一起塞进枪管,用搠杖捣实;最后拉开击锤,端起火铳,铳把抵紧肩窝。

  “瞄准!”大家一齐瞄准靶子,努力做到“三点成一线”。

  “放!”扳机被扣动,“砰砰砰”铳声炸响。

  十杆火铳,七杆打响。剩下的三人急忙再次拉开击锤,开火,两杆打响;剩下一个人连续两次拉开击锤扣动扳机,却始终没有打响。

  临时队正喊道:“检查药池,重新补加引药!”

  打不响火铳的队员手忙脚乱地清理药池,重新撕开一发弹药,补充药池,终于打响了,脸上露出了尴尬而又庆幸的笑容。

  训练场上,共有两个中队,也就是六个小队,正在练习使用自生火铳。

  朱慈烺在周镜和战训室主事常怀山的陪同下,在附近观看。

  “这首批六十杆火铳,主要是用于教导营学习使用火铳,初步摸索编写三段击战术条令。”朱慈烺望着硝烟不断腾起的校场说,“让全营轮流学习使用,等到火铳装备到位,就可以立即形成战斗力!”

  常怀山躬身领命。

  “你们可有新的训练计划?”

  常怀山说:“回小爷,战训室制定了训练和评比计划,准备每日一小比、十五日一大比,表彰发铳速度快、打得准的队员;对小队整体练得好的,表彰临时队正!”

  朱慈烺点头道:“好!表彰,要精神表彰和物质表彰相结合。物质,无非晚餐加肉,赏银子;精神,要给予称号,譬如优秀个人,披红挂花;优秀的小队、中队,发流动红旗。”顿了顿又补充说:“训练成绩要张榜公布,做到公开公平公正,万万不能暗中操作,滋生弊端,让人不服。”

  常怀山认真记下了。

  傍晚,教官组向常怀山汇报:“六十杆火铳发下来第一天,所有队员都已经轮流学习并尝试了火铳发射!所有小队的临时队正都学习了发令指挥射击!”

  “每个人只练了一次吗?”

  “不,每个人至少练了五轮,开了五铳!”

  常怀山追问道:“训练成绩——发铳速度、上靶次数都记录了吗?”

  “记录了。已经排出名次,马上张榜公布。”

  “好!”常怀山轻轻一击手,说:“我来看看,抄一份报给太子殿下!”

  “第一名,张远志?那个人我有印象,是个大个子!”常怀山看着个人成绩报表,喃喃地说:“第二名,卞飞?他们一个营房……一个中队的?第三名,金火?此人名字甚怪!终于不是和他们一个营房的……”

  又看看集体成绩报表,训练成绩最好的临时队正,竟然是卞飞!排名第二的队正,竟然是张远志!

  常怀山来了兴趣:“咦,这两人倒是出色……想必能进入太子眼中。”

  张榜公布训练成绩以后,公布栏前一片喧哗,队员们都来挤着看。

  “哇,最高的人是第一名,我还以为他是傻大个儿呢!原来不傻。哈哈哈……”

  “我们小队排名第八!这个临时队正该换了!”

  “九号营房有两支小队占据第一第二,也太厉害了吧?”

  众人散开后,九号营房里气氛热烈。

  教导员萧伯一很是高兴,大声说:“咱们营房,也就是第九中队,乙、丙两支小队占据一二名,是我们全中队的光荣!剩下的甲小队,排名第十一,靠后了一点,临时队正、队员,都要努力啊!”

  “就个人成绩而言,张远志、卞飞确实不一般啊!分别是状元、榜眼!他们带的小队,却分别是榜眼、状元,真有意思!”

  “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多得第一!半个月评比的时候,优胜者会获得奖励!”

  甲小队临时队正钱小豪哭丧着脸说:“我个人成绩名次靠后,怎么当得好队正?这个队正,我不想当了……”

  萧伯一眉毛一挑,说:“你怎么这么怂?成绩不好,努力就是了。队正暂时又不是固定的,只是轮流担当而已,每人三天,都要学会担任队正的技巧——组织作战、指挥、训练,都必须是好手。因为将来扩军,你们最起码都是队正的职务。”

  “好好学习,好好训练,才是东宫教导营应有的态度!太子口谕:所有队员,都要以一个未来将校的要求来对待自己!不想当将军的队员,都不是一个好的队员!队员之间,要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相互鼓励!”

  “你觉得自己的队正没当好,没关系,学!下面,请卞飞、张远志两位临时队正,介绍学习、训练、指挥的经验!其他人都认真听取!”

  于是卞飞、张远志分别谈了自己学习使用火铳的心得,以及指挥本小队训练的感受。大家听得都很认真,也提出了若干问题。两人都分别予以解答。

  众人正讨论得热烈,忽然有人敲门。

  萧伯一问:“哪位?”

  外面回答:“战训室的!”

  萧伯一赶忙亲自去开了门,只见战训室主事常怀山带着两个人站在门口。萧伯一赶紧行礼。

  常怀山说:“你们九号营有两支小队练得出色,本官特地来请教他们二位,完善咱们的训练条令!”

  萧伯一大喜,说:“好事!”整个营房内的人都觉得光荣。

  张远志、卞飞到了战训室,在灯光下,与常怀山以及多位教官、书吏讨论到深夜,对原本简略粗疏的训练条令做了适当增改。常怀山最后说:“太子口谕:训练条令,过于简单,必须在实施中不断完善;要把那些崭露头角的队员吸纳进来,成为教导营的建设力量!所以,我们今晚就把你俩找来完善训练条令。以后还要不断找你们来完善,造就真正合用的训练条令。”

  深夜,朱慈烺看了成绩汇报表,对常怀山说:“待到半月大比的时候,对优秀分子要给予实实在在的奖励。”又看了新调整的《训练条令》,说:

  “不断召集优秀分子改进训练条令,是军校从无到有的切实办法。除了优秀士卒,现在这些教导员,看看各个营的情况,差异很大啊!所以,也应该让优秀营房的教导员,多出来说说自己的经验;落后营房的教导员,也应该加强训练。”

  顿了顿,又说:“传孤口谕:教导员的职位至关重要,也要相互交流,总结经验,编制完善的《教导员工作条令》。对教导员,也必须加强训练,严格考核,奖励优秀,淘汰落后,建立一直优秀的教导员队伍。”

  常怀山躬身领命,表示明晚召开教导员会议,交流经验,完善条令。朱慈烺说:

  “孤要依托小小的东宫教导营,既要训练出强军骨干,又要在训练过程中建立一所军校,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宋朝的武学根本不能与之相比。所有制度,都必须从头草创。战训室要时时不忘自己的使命,既要按照孤的要求训练军队,更要在这个过程中摸索出军校的经验章程。所以,这种交流经验、完善条令的各层会议,要不断召开。”

  常怀山刚走,保密室王渊就过来了,说:“‘杜三’送来一封急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