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为娘娘贺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504 2019.02.06 09:45

  周后直到进了坤宁宫,才开口道了一声:“皇天菩萨!”坐到灯下,轻拍胸口,颦蹙蛾眉。一直陪伴身边的坤宁宫刘宫正柔声劝慰道:“闹了一夜了,太子平安,娘娘就不必担心了。”

  周后没有接话,而是问:“报信的小公公,赏了没有?”

  刘宫正答道:“赏了十两银子,夸奖了他几句,吩咐他日后东宫有事,务必及时来报。”

  周后点点头:“这条线,布置得好。看似闲棋冷子,关键时候就有用了。”举手按住胸口说:“刚才王承恩带你们在殿外伺候,所以你不知道春哥儿说了些什么。真真吓坏本宫了。”

  刘宫正笑着说:“太子一贯忠厚仁孝,礼仪周全,能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吗?”

  周后叹了口气:“不是不得体,而是太奇怪了,就像换了个人。”随后,就把太子在床榻上讲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

  刘宫正听得很认真,迟疑地说:“是不是东宫哪个先生教他说的?”

  周后摇了摇头:“连皇上都说了,春哥儿这些话断然不可能是先生教的。‘满朝尽是亡国之臣’这话,是文官万万说不出来的;至于春哥儿的所献三策,别说满朝大老们不会说出来,若是被他们知道了,肯定要交章弹劾的!”

  刘宫正想了想,说:“如此说来,这些话都是太子自个儿想出来的,那可真是非同一般,小小年纪,胸怀大志,见识不凡,有英明神武的气象,娘娘养出这样的好儿子,该为娘娘贺喜呀!”

  周后眉头一松,嗔怪道:“哪有宫正这样谬赞的。你是不知道,刚才他先是躺着不动,把我吓死了,心想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下去了。听到他大声大气地说话,我才放了心。可是他说话就像大人一样一本正经,根本就不像平时的春哥儿,又让我心生狐疑,担心他中了魔障;皇帝对他也是一会儿怒,一会儿笑,我这心儿呀,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真是受煎熬。这孩子,怎么就突然变得不省心呢?”说着眼圈又红了。

  “娘娘宽心吧!自古英明有为的主儿,哪个是省心的?以前太子忠厚沉默,未免太乖了些。若是那太平盛世啊,安安心心做个储君,异日稳稳当当做个太平天子,不折腾,不闯祸,那是极好的。然而如今天下灾荒打仗没个完,实在需要那狠一点的主儿才能收拾局面呢!”

  周后白了她一眼:“宫正嘴快了吧?‘异日’二字,传出去都能叫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刘宫正赶忙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瞧我这张嘴!”又笑着说:“娘娘,奴婢也不会说话,就知道想到什么说什么。”

  周后莞尔一笑:“你要不会说话,这天底下就没有会说话的了。当年轻飘飘一句话,‘难道田妃宫中就没有吗’,一下子就救了本宫,救了我们母子呀!”

  刘宫正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嘴上却说:“娘娘仁善,这点事还一直惦记着。”随即以不经意的口吻,谈起了往事:

  “当初呀,奴婢也真是看不过去。这个田妃也太阴毒了些,故意把抬轿抬辇的太监换成了宫女,自然引起了皇爷的好奇询问。田妃说:‘臣妾听说皇后那边的太监与宫女多有龌龊之事,故而把太监换成宫女。’皇爷可是个眼中不揉沙子的主,大怒之下竟然搜查咱们中宫,果然从几个不长眼的奴才那儿,搜出了不少亵具。”

  “娘娘,宫中太监与宫女结成对食,从隋唐至今,史不绝书,田妃故意挑破,实在是没安好心。当时皇爷龙颜大怒,甚至说出‘废后’的话来。奴婢实在忍不住,才说了那句话。皇爷最是英明不过的,下令搜检,果然在田妃宫中也找到不少亵具。这田妃呀,害娘娘不成,反而被皇爷斥责,真是枉做小人。”

  周后扶了下鼻子,握住刘宫正的手,泣道:“我一想起这事儿,心都在抖。当时皇爷一时情急说出‘废后’二字,我真是浑身冰冷,如堕冰窖,满心眼里都道‘我母子完了’,不成想,那个关头,还有你敢站出来说话,眨眼扭转局面,就像菩萨派来的救兵一样。我母子的今天,有你莫大功劳啊!”

  刘宫正心满意足,却说:“娘娘说哪里话!说到底,这都是娘娘仁德所致,奴婢有何功劳。”

  然后捧着周后的手,恳切地说:“如今小爷的事儿,娘娘也不必多虑,皇爷是个英明刚毅的主,太子怯懦,未必对他的脾胃;太子放胆敢言,而且能说到点上,才真对上了皇爷的脾胃。娘娘刚才不也说了吗,皇爷称赞太子‘果然深肖朕躬,不比朕在潜邸时差太远’,这就是皇爷被太子打动了。这些年,娘娘可听见皇爷在宫里夸奖过谁?”

  周后想了想说:“还真没有。”于是破涕为笑,接过刘宫正递来的绢巾擦了擦,展颜道:“宫正果然看得清,道得明。”

  “娘娘如何看不清?奴婢不过是替娘娘说出来而已。”

  周后心神已定,想起太子所说的话,叹息道:“春哥儿也真是道出了如今的弊病。这些年,外面文武大臣,有几个实心办事儿的?都在敷衍推诿。没钱没粮,如何打仗?朝里的大老们,一心想着挖咱们内帑,其实内库也见底儿了!大明朝宫里的用度,何曾如此紧张的?本宫亲自带领宫女纺织苏锦,以示崇俭节用,可是能有什么大用呢?给你们的恩赏,自大明建立以来,没有这样少的!”

  “娘娘的御下之道,最是仁善宽厚不过的,宫里谁不知道?坤宁宫奴婢们,哪一个觉得娘娘恩赏少了?至于小爷的主张,奴婢不是太懂,既然皇爷称赞,想来也是很有见地的。但是,小爷身为储君,身份尊贵,想要做事,却是千难万难。”

  周后叹息道:“言之有理。也罢,祖宗家法,咱们妇人,万万不能干政的;这外面的事,咱们私下里谈谈也就罢了,无论如何也不能传出去。”

  刘宫正躬身道:“娘娘放心。奴婢敢保证,自从娘娘把坤宁宫交给奴婢,坤宁宫再也没有一个不可靠的。”

  周后拍拍她的手,笑着说:“有你在,我放心。”然后叹道:

  “春哥儿说的那些外面的事,且不理会。但是他说到里面的事,却着实让我意外。皇五子死前讲九莲菩萨的话,他竟丝毫不信,断然说是‘内监伪托鬼神,欺君罔上’。唉,这孩子的心,怎么变得这么硬朗?”

  刘宫正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儿,抬眼望见周后询问的目光,便果断地说:

  “小爷说得对。”

  周后一惊:“真是内侍教皇五子说的?谁这么大胆?”

  刘宫正声音变得低沉:“娘娘,所谓兔死狐悲,李国瑞被惊吓而死,勋戚无不震动。当年勋戚和宫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宫正当时也知道?”

  “知道。”

  “为什么没有禀报本宫?”

  刘宫正跪了下去,垂首道:“当时勋戚都吓坏了,纷纷谋划改变皇爷心意,嘉定侯也在其中。”

  “我爹……国丈大人也在其中?”

  刘宫正点了点头,立即说:“娘娘,这事儿早已过去,小爷虽然在皇爷面前提到,皇爷却未必会追究此事。娘娘更不必再追问。”

  周后沉默,一声叹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