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甲申太子征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 历史

    类型
  • 2019.02.02上架
  • 61.52

    连载(字)

1750位书友共同开启《甲申太子征途》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深宫倦皇

甲申太子征途 汉苑秋风 2308 2019.02.02 12:20

  崇祯十六年八月初五三更时分,紫禁城乌云满天,本该不断摇响的警铃也悄然无声。几处灯光黯淡不明;唯有一处灯烛明亮,那就是乾清宫东暖阁。烛光下,崇祯皇帝正在辛勤地批阅奏章。

  他才三十出头,两鬓却已可以看到几丝白发;面容憔悴,却时刻保持着威严刚毅;只是在忙碌之中,他不时地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喟叹,旁边侍立的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听了,隐隐心悸。

  今夜,崇祯又像平时夜晚一样,坐在案前,眉头紧皱,时而低头阅读,时而挥毫批字,时而查阅地图,时而闭目苦思,时而抬起头来,对王承恩说几句话。

  “粮饷,粮饷,到处都在催发粮饷,可是府库一空,民不堪命,到哪里去搜寻粮饷呢?”低声的自言自语,在王承恩听来就像是痛苦的呻吟。

  崇祯忽然打开一封急报,说:“这个左良玉,捷报倒是不少,八月初一收复武昌、汉阳,控制了长江中游,南都、庐州、凤阳无忧了。只是那张献忠并未受到重创,从容西去,终究是祸患未除。左良玉却连续上奏,说‘势如破竹’‘杀敌无算’‘余贼仓皇豕突’,当朕是不谙世事的童子吗?”

  王承恩静静听着,并不发言。

  崇祯发作了一下,语调又低了下去:“虽然如此,他毕竟还能听从调令,比以前虚言推诿,还是好些。这里还有好几封奏章,都弹劾他‘纵兵劫掠、虐毒良民,所过残破’;朕恨不能将其即刻锁拿,以正国法。然而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也只能压下。”

  王承恩听出了皇帝的无奈,只是道了一句:“皇爷圣明。”

  崇祯喃喃地说:“这献贼到底要往哪里去呢?”

  “献贼逆流而上,只怕要与闯贼再次合兵一处。”王承恩猜测着说。

  崇祯摇头:“这个倒不必过忧。献贼两个月前在武昌僭称王号,闯贼则在襄阳伪立京都,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两贼各有逆谋,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联兵作战了。”

  说着以手扶额,道:“左良玉步步进逼,献贼西窜,形势倒也不错。只是闯贼才是腹心之患,不能任由其在立足荆襄,盘踞豫南,从容壮大。左良玉已经发动,孙传庭也该出关进剿了啊!”说着,又翻了几本奏章。

  “可恶!”他不知道读着谁的奏章,怒气勃发:“这个孙传庭,朕命他兼督河南、四川军务,又封他为兵部尚书,改称督师,加督山西、湖广、贵州及江南、北军务,并赐予尚方宝剑,只希望他一鼓作气,全力进剿,尽快剿灭闯贼,纾解我民困苦。他却推三阻四,究竟意欲何为!”

  抬起头来,对着王承恩道:“大伴,你说,他想干什么?”

  王承恩犹豫了一下,道:“老奴愚钝,不敢妄言。”

  崇祯皱了皱眉头,说:“大伴,你是藩邸老人,朕的心腹,有什么不敢说的,只管说来!”

  王承恩迟疑了一下,字斟句酌地说:“孙督师娴于战阵,曾于崇祯九年擒斩闯贼头领高迎祥,又于崇祯十一年平定商雒,几乎将李自成贼军剿杀殆尽;当时若非东虏入寇,不得不调兵勤王,恐怕李贼之首早已悬于西市了。他可谓用兵老矣——”

  说到这里,他停住不说了。

  崇祯凝视着他,说:“如今已经不比往日。他自从起复以来,寸功未立,去年襄城大败,朕一再优容,令其于陕西筹饷练兵,及时进剿,已经恩宽至此!而他呢?显然已是气虚胆弱,拖延时日,任由中原糜烂!他就如此报恩?他的心里,还有君父吗?还有这大明江山吗!”

  说着,声音就不知不觉提高了。

  王承恩的声音则低沉了:“皇爷仁德如此,孙督师想必不敢不尽忠以报。只是他率新练之兵,粮饷不足,而贼军势大,不能不慎……”

  崇祯摆摆手:“好了,你说的和冯元飙说的差不多。”随手翻出两封奏章,向王承恩举了举,道:“看看陕西巡抚冯师孔的奏报,孙传庭在秦地搜饷练兵,实际是‘玩师糜饷’,而秦地缙绅已经‘苦孙久矣’,都道‘秦人日在火中’,如此下去,闯贼未除,而秦中又反,局势如何收拾!”

  说到此处,崇祯的声音已经非常响亮,王承恩就不敢再说话了。

  崇祯手一挥:“晓谕兵部,继续催孙传庭出兵,会同各路精兵,齐心进剿,不得任由闯贼坐大!”

  王承恩立即起草谕旨,一挥而就。

  崇祯看着草拟好的谕旨,沉默片刻,道:“兵部也是怯懦不堪驱使了。冯元飙身为兵部尚书,竟然为孙传庭说话,说什么‘贼军势大,不可轻战’;廷臣都说‘不战则贼势更加嚣张,兵久易懦’,他却说‘将士习懦,未经战阵,宜致贼而不宜致于贼’,真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究竟是何心肠?”

  王承恩嗫嚅了一下,道:“皇爷圣明,冯元飙的见识,自然不及皇爷万一。不过此人乃天子门生,多年来忠心耿耿,纵然谨慎过度,大节上应是可靠的。”

  崇祯点点头:“谨慎也不坏,只怕过犹不及,近乎怯懦——要说他怯懦,好像也不对——朝堂之上,他竟然和朕打赌,情愿立即下狱,候孙传庭打了胜仗,直接斩了他。他是不是看戏看多了?这军国大事,可以如此赌胜儿戏吗?”

  王承恩回应道:“皇爷明见万里,自可以乾纲独断。”

  崇祯的面容在烛光里变得十分坚毅:“除了要晓谕兵部催兵,朕也要警饬孙传庭,不要再逡巡不进、贻误战机!对了,还要谕告陕西巡抚冯师孔,加紧筹集粮饷军需,以便秦军出关作战。”说罢提笔蘸墨,准备亲拟谕旨。

  这时,一道闪电在殿外闪过,瞬间把暖阁窗棂、帷幕都照得透亮;同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响雷在大殿上空炸响,震得两人耳朵嗡嗡作响。整个大殿,似乎也在轻轻震颤。

  崇祯手中的笔差点掉了下来,王承恩则双肩一缩,屏住呼吸,半晌才放松。两人相顾惊疑。王承恩强自镇定,上前扶住崇祯,说:“皇爷安心,不过是闪电打雷,可能要下雨了。”

  崇祯回过神来,坐正身子,微微吸了口凉气道:“这雷声也太响了点……白天还是大晴天,这晚上怎么就要下雨了?”说着语气又充满忧虑:“这雷电如此之近,会不会又有房子遭击着火?先帝之时,建极殿遭雷击起火,大殿焚毁。为重修殿宇,耗费多少金银!如今帑藏空虚,倘若起火,哪来的金银修缮殿宇!”

  话还没说完,听见殿外远处隐约传来嘈杂之声。

  崇祯侧耳倾听,两条眉头拧成一堆;王承恩转身出了东暖阁,吩咐外面当值太监出殿探看。过了一会儿,当值太监进来回话:

  “端本宫遭受雷击,太子受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